0140 还有救命稻草吗?
    科技广场上几千上万的观众对林辰交代徐鹏的战法都有忍俊不禁的感觉。

    林辰老大,你就直接说让徐鹏蛮干就是了。还文绉绉地说‘一力降十会’干吗?

    庄月听了林辰交代给徐鹏的战法,脸色不由一变。

    她最怕的就是型的人物,因为轻易破不了对方的防。她的身形不够灵活,被蛮力逼近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没想到林辰的眼光真的有这么毒辣啊。

    腾祖德等人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说起来他们也够憋屈。因为林辰把他们的对手安排好了。

    如果让他们自选对手,他们肯定能胜上那么一两场。

    可是这时已经容不得他们后悔。

    再说,即使林辰同意他们五人可以任选对手,那被他们选中的天狼战队出战人员或许在战斗中就会有无尽的红蓝药水使用。那样耗都会把他们耗死。

    在双方异能等级差不多的情况下,想说秒杀真的好难!真正武者俞华健或许有那么一丝可能秒杀对手。但也只是可能而已。

    因为俞华健强的只是技击经验。能力者在身体素质差不多的情况下,俞华健或许可以轻易击中对方,但是对方对要害处的防护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他们还不知道其实天狼队员的体质普遍比他们强出不少。

    五人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今天,两院或许会全军覆没。

    庄月与徐鹏的战斗结束得很快。三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因为庄月为了压制徐鹏不要徐鹏贴近,金刃的释放从未停过。当她释放金刃的时候,徐鹏只能把金系能量密布在盾牌上进行抵御。不到逼不得已,徐鹏是不会用身体去抵御金刃的。

    当庄月金刃的释放速度一慢下来,徐鹏就会拼命往上靠。于是庄月只得继续释放金刃。

    不到三分钟,庄月能量耗空,只能举白旗。

    对这场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对决,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但是不管怎样,这场比赛还的继续下去。

    观众们对天狼战队的连胜已经感到麻木,希望最后三场能够出现爆冷的场次来打破天狼的垄断。

    毕竟大家对天狼的强势心里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嫉妒。他们希望能看到天狼一次失败。

    大家同时进入末世,同时发展本体能力,凭什么你天狼就要比我们强出这么多呢?还要不要人活了?

    第三场比赛是迟启文对林雅。

    迟启文来自中医世家。他身材修长挺拔,面容英俊潇洒,一幅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当他看清清纯美丽到极点的林雅时,他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他平时自视甚高,没有什么女生能够进入他的眼帘。

    可是这时候他清楚地发现,他的心,动了。为眼前这个似乎不属于凡间的清纯女生动了。

    但是女生仿佛根本没看到他这个大帅哥一样,只管乖乖地站在林辰面前仔细听着林辰的‘锦囊妙计’。

    在林雅眼里,仿佛世界上只有林辰一个男子似的。

    迟启文平时并不八卦,所以不知道林雅其实就是林辰的亲妹子。他这时竟然对林辰产生了莫名的嫉妒之情。

    林辰对林雅说道:“雅雅,听说迟队长是木系异能,有一根葛根藤灵植。这根葛根藤对敌的主要手段就是缠绕捆绑。并且藤上还有很多锐利尖刺对敌人进行杀伤。可是他的葛根藤对你的柳皇分体完全无效。你直接放出柳皇分体缠住他的葛根藤,然后用水箭远程攻击。很快就可以结束战斗。”

    听到林辰所授的战法,人们才知道林雅原来是一个多系异能者!

    迟启文心中一凛。赶忙把心思收回到战斗中来。

    如果林辰所说的不差,他基本上是败局已定。不过他对自己的灵植很有信心,不相信对方什么柳皇分体能够抵挡。

    然而事实给了他当头一棒。

    当他放出葛根藤向林雅缠绕而去时,林雅释放出了几十根翠绿柳条。这些柳条把他放出的十几根葛根藤一一缠绕住后,还有多的向着他本人缠绕而去。吓得他左躲右闪。

    这时候林雅的水箭攻击如期而至。

    挨了两记水箭攻击后,迟启文发现林雅的能级并不比他低,甚至还略高一点。两记水箭攻击都突破了他体表的能量防御,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一些损伤。

    而这显然是对方收了力的。要不然他的伤势会更加严重。

    他只得黯然认输。

    但是他心里对林雅的爱慕之情却高涨起来。

    他决定暗中打探清楚这个青春美少女一切事情。

    从没谈过恋爱的迟启文公子,正式坠入情网,开始了对林雅的单相思。

    倒数第二战开始。武者俞华健出战。

    俞华健紧紧地看着林辰,想知道他对自己安排了怎样的战法。

    对于林辰知道他们的战斗特点,他们也无可奈何。

    每个高手的战斗特点都不可避免地会被人传出去。至少你的异能属性和得意手段想隐瞒都隐瞒不了。

    除非你的某种对敌手段从未被人发现过。或者把发现的人全部弄死才能保密吧。

    不用说这都是难度很高的事情。

    林辰一定会知道他的水链控制和武者能力。现在俞华健想知道林辰会给那个熊平交代怎样的战法来对付自己。

    “小熊,你这一战将最为艰难。俞队长是一名真正的武者,武技战法极为精纯,物理攻击力极为强大。他的水链控制技能也非常难对付。不过你也不是没有机会。抛开双方的异能不说,他的长剑很难突破你的重盾防御。”

    “如果你将土系能量附加在重盾之上,更加能增加重盾的防御能力。你的土系能量天生克制水系能量。只要你不主动出击,只将土系能量在身体里保持快速运行,他的水链附着在你身上将无法牵动你的身形。于是他的克敌之法就只能是凭借身法武技和你近身搏杀。”

    “这时候你要打起精神,看清他的动作,不要让他有秒杀你的机会。一旦他靠得太近让你难以摆脱,不用客气,一记土刺就可以摆平他。”

    “如果他同样小心谨慎,那就是一场持久战。真进入那样的节奏,虽然你可以使用红蓝药水最终获胜。但我会直接判定结果为平局。”

    熊平凛然点头。

    俞华健却听得汗水直冒。

    林辰当众传授的战法果然是对付他的最佳战法啊。

    没说的,打吧。他也想看看战况的发展会不会象林辰说的那样发展。

    事实证明,林辰的判断再次正确。

    战斗中,熊平就象不动窝的乌龟,尽量缩小自己的活动范围。他大盾一立,受攻击的面积减少大半。重剑挥舞,也能挡下俞华健大部分攻击。即使俞华健偶尔破袭成功,熊平也只是拼命防护住要害,其他地方运起能量抵抗。

    俞华健左手发出斩不断的水链把熊平的身躯绑住。结果果真如林辰所说的那样,限制不住熊平的动作,也拉不动熊平的身形。

    他自己反而因为发动能量攻击,放松了手上动作,差点被熊平土刺攻击秒杀。

    吓得他连忙放弃了水链控制技的施展,专注地施展武技攻击。

    可是如林辰所说,他的武技攻击秒杀不了熊平的话,几乎不会再有太大的作用。想靠近一点寻找最佳攻击角度的话,又会遭到土刺反击。

    靠得越近,土刺反击就越不容易避开。

    于是战况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持久战的节奏。

    林辰喊了‘停’。

    双方停下后,林辰说道:“俞队长,根据你们双方体力和能量的消耗程度差别甚微的情况来看,你们这场战斗可以算作平局。你认为呢?”

    俞华健还能怎么说?只能苦涩地点头同意。

    不同意还能怎么的?

    真要动真格,人家随便一枚红蓝药水就能让自己半天的努力付诸流水。

    拖到最后自己铁定一个‘输’字。

    现在这情况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熊平向着林辰和俞华健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自己归队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少言的性子。

    他心中略微有点失落。虽然他知道动用红蓝药水肯定能赢,但平局就是平局。

    天狼队员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小看或者埋怨熊平。

    刚才那场战斗他们都看在了眼里。

    要是换做他们上去,恐怕小半人都有被秒的危险。

    这场战斗由于有林辰事先解说的原因,大家都看得很懂,也觉得很精彩。

    体院那边的学生敬仰地看着俞华健。还好俞队长给我们这边拿了一分。不然今天以零分收场就太令人难堪了。

    接下来就看体院扛把子腾祖德能不能给体院拿三分回来。

    不过体院学生都觉得可能性不会太大。

    扛把子的异能尽管很逆天,可是对方的红蓝药水更加逆天。要是对方不顾脸面地在战斗中使用红蓝药水,恐怕他们的腾祖德扛把子一样要凉。

    出场的腾祖德心里也怀着这样的想法。

    他自己明白他的异能目前不具备秒杀特性。红蓝药水真的是他异能的天敌。

    林辰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说道:“滕队长放心。如果我这方的队员在比赛中使用了红蓝药水,就算我们这方输。毕竟我们现在不是在进行生死之战,只是纯粹能力方面的切磋。”

    腾祖德这才放下心来,心里有了一些信心。

    体院学生也是精神一振,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事实真会让体院学生们如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