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英雄宴(求订阅)
    朝阳初升,陈郡城门大开,人群熙熙攘攘的涌入城池之中,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与往日不同,现今大街上多有背刀负剑之人,酒楼茶馆里,讨论的也大多是一件事。

    英雄宴!

    英雄宴是三河帮的一个传统,每隔三年,三河帮帮主就会宴请帮中群雄,封赏其中的杰出人才。

    但上一次的英雄宴,三河帮帮主余静石一改往日的规矩,不止宴请了帮中众人,而且广招群雄,把英雄帖送至陈郡各位知名人物的手中。

    宴会之上,还当众选出了当时众人公认陈郡最为出色的四位年轻俊杰,并赠与厚礼。

    货真价实的厚礼!

    足以让所有人艳羡!

    而那四位杰出的年轻人,也被称之为陈郡年轻一辈的四大高手!

    自那时起,三河帮的英雄宴就不再是它一家之事,而是成了陈郡的一次狂欢。

    赴宴之人,必定是各地的英雄豪杰。

    但英雄帖毕竟有数。

    为了以壮自家声势,又不寒江湖众人之心,因而三河帮在英雄宴上又设下考验关卡。

    没有英雄帖还想参加英雄宴之人,都可挑战拦关之人,只要挑战成功,都可入内。

    “关卡一共有三个。”

    大街上,一位手持折扇的书生边走边道:“第一关拦路的是三流人物之中的好手,以葛兄弟的本事,自然不在话下。”

    在书生身旁,是一位侧耳倾听的年轻人。

    年轻人面色憨厚,一声灰布短打服饰,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只有一双眸子,时不时的透出股灵动之意。

    “那就好,那就好!”

    闻言,葛辛轻拍胸膛,状似松了口气:“能进去就行,这样家师就说不出什么了。”

    “葛兄弟,这我可就要说你了。”

    书生一收折扇,脸泛不悦的开口:“陈前辈一生自傲,绝不屈居人下,你怎么能过了第一关就满足了?”

    “再说,通过第一关,只不过有资格进去外院用餐,但参加内院真正的英雄宴,却还不够资格!”

    “足够了!”

    葛辛轻摇头颅:“我有自知之明,第一关就是三流好手,第二关岂不是二流人物?我怕是不是对手。”

    他虽然言怕,但表情之中并无多少畏惧。

    似乎二流高手,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强势人物。

    “葛兄弟,你早年得了奇遇,平白比常人多了一个甲子的内气积累,如今也是二流高手了啊!”

    书生无奈的看向对方,顿了顿,才继续道:“而且,只要是打通第二关的,三河帮都会有五十两白银赠送。”

    “五十两银子!”

    葛辛脚步一顿,双眼猛然大睁:“罗兄此言当真?”

    “自然是真。”

    罗毅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对一位二流高手来说,五十两银子,怕是没几个能够看上眼的。

    除了这位自幼穷困的葛辛!

    “那罗兄可知,第二关的拦路人是谁?”

    罗峰沉思片刻,才缓声开口:“按理说,第二关的拦路人会是三流巅峰或者初入二流的高手。三河帮既然要彰显自家的威风,拦路之人的年纪就绝不会太大,依我看,三河帮的斩风狂刀孙恒、小天罗宋凌峰一起出现的机会最大。”

    葛辛眨了眨眼,好奇问道:“小天罗宋凌峰我知道,那位斩风狂刀是谁?”

    “这位啊!”

    罗峰得意一笑,一展手中折扇,笑道:“这位是去年才出头的一位年轻高手,往日里并不出众,但在三河帮围杀盖山群盗的时候,却是当场斩杀了一位二流高手的!”

    “据闻,此子如今也不过刚刚年满二十,但十二正经已经全部贯通,至于有没有开始冲击奇经八脉,就不得而知了。”

    “能够杀死二流高手?”

    葛辛面色一白,眼神已经有些迟疑:“要不然还是算了吧,五十两银子,可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你怕什么?”

    罗峰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这又不是生死厮杀,点到为止的,众目睽睽之下下手杀人,就算是三河帮,他也不敢啊!”

    “这样啊!”

    葛辛双眼一亮:“既如此,那打通最后一关,是不是还有奖赏?”

    罗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是有没错,一百两银子,不过能过最后一关的,差不多都是一流高手了,怎么可能会没有请帖?”

    整个陈郡的一流高手才多少?

    这等人物,三河帮的英雄帖,早早就会送到他们的府上。

    听到一百两银子,葛辛已经把其他的话全都选择性遗忘,急急道:“那罗兄可知最后一关的拦关人是谁?”

    “这我还真知道!”

    罗峰手中折扇轻拍掌心:“是上一届陈郡四大才俊之一的冷剑客阮元香,她虽是二流人物,却曾有剑斩一流高手的战绩,葛兄弟想去试试?”

    “冷剑客阮元香?”

    葛辛面色一白,当即慌忙摇头:“那个女煞星,我可不敢招惹。”

    “嗯?”

    葛辛的表情,倒是让罗毅一愣:“怎么?你认识那位?我听说,这可是一位美女。”

    “是美女才更可怕!”

    葛辛嘴角一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杀性那么重的女人。你不知道……,啧啧。”

    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出来什么。

    “开始了,开始了!”

    前方,突然想起一连串的喧哗之声。

    周围的人流突然开始加速涌动,更有些功夫好的,甚至运转轻功,直接跃高穿去,丝毫不顾脚下的人头。

    一瞬间,叫骂声不停响起。

    “啪!”

    罗毅一收折扇,侧首朝葛辛笑道:“葛兄弟,咱们也走吧?”

    话音未落,他已迈步朝前行去。

    他的步伐明明看上起极其缓慢,但眨眼之间,他已是闪过道道人影,不疾不徐却偏偏把所有人都留在身后。

    葛辛耸了耸肩,脚下一点,地面上莲花般气劲爆发,托着他朝前行去,速度与对方相比,也是丝毫不慢。

    顺着人流,没过多久,两人就已来到一处宅院之前。

    宅院的大门前,一众三河帮中人围成一圈,把人群远远拦住。

    圈中,九位持刀负剑之人彼此散开,双目凌厉的扫视着围观众人。

    这几人,应该就是第一关的拦关人了!

    “诸位!”

    一位长须飘飘的老者迈步出现在宅院门口,双手前伸,无形音波瞬间把在场的所有喧哗尽数压下。

    罗毅侧首,朝着葛辛小声嘀咕:“是执法堂的副堂主万胜刀殷天秧,一流高手!”

    “嗯!”

    葛辛面色凝重的缓缓点头。

    他师父,曾经也是一位一流高手,但早年与人争斗,受了重伤,实力倒退。

    而今更是年老气衰,就连葛辛都打不过,气势更是无法与面前之人相比。

    “我帮的英雄宴,本就是广招群雄,诸位都是英雄豪杰,但武道争锋,总有个强弱之分。”

    殷天秧轻捋胡须:“设下关卡,不是为了为难诸位,实则地方有限,不得已而为之。”

    “…………”

    “三河帮这几年势力一直在扩张,这是又在招人了。”

    罗毅声音不断:“自四年前雁浮派灭亡之后,江家家族为根,江家人少,扩张缓慢。如今陈郡,几乎是三河帮一家独大了。”

    “嗯,如果葛兄能够闯过第二关,不只是能有五十两银子的奖赏,还可直接加入三河帮,甚至直接做个执事也不是不可能。”

    “算了吧!”

    葛辛轻轻摇头:“我自由自在惯了,不适合加入帮派。”

    “哎,背靠大树好乘凉。”

    罗毅倒是不以为然:“葛兄弟你有奇遇,但以后要想再进一步,还是背靠一个势力来得好,要不然做事也不方便。”

    葛辛还是摇头:“再说吧!”

    两人这边小声嘀咕,那边殷天秧的话也告一段落。

    “诸位,如想入内的,请上前一步,与我帮几位拦关之人比划几下,只要胜上一招半式,都可入内。”

    “诸位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