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刀剑争辉
    正在磨刀堂外,对抗着剑意与刀意的宋智,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接你宝剑一用。”

    接着,就听到左手上拿着的宝剑,“锵”的一声,蹦出剑鞘。

    接着,就在宋智与宋鲁两人懵逼的眼神中,飞进了磨刀堂的大门。

    这样的变故,直接吓得宋鲁和宋智气息一窒,真气紊乱,被剑意与刀意压的趴到地上。

    宋鲁艰难的扭过头,看着宋智问道:“刚才是你的剑飞进去吗?”

    说完后,宋鲁还看了看,被宋智扔到一边的空剑鞘。

    宋智在调匀呼吸,运转真气坐了起来后,才有些惊骇的说道:“我的剑,被那剑神借走了。”

    宋鲁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宋智的额头,喃喃的说道:“不烫,没发烧啊……”

    “啪!”

    一把打掉宋鲁的手,宋智黑着脸问道:“你刚才没听到剑神的声音?”

    宋鲁皱眉思索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没有。你不会出现幻听了吧?”

    “咝…!”宋智瞬间倒抽了了一口凉气,转身对宋鲁说道:“记住!以后若与林剑神发生冲突,直接服软认输。不丢人。”

    宋鲁这时,倒是认可的点了点头,得意的说道:“你不说,我也不会啊!你当我傻。”

    磨刀堂内,宋缺并没立即出手,只是收敛了身上四散的刀意,融于手中的厚背刀中。

    与此同时,随着刀意的收敛,一股让林道全身汗毛都竖起的恐怖的杀气,从那厚背刀中爆发出来,直接让磨刀堂化作了血海地狱。

    不像原著中调教寇仲那样,只是借助境界和招式玄奥,压制调教着寇仲。

    面对林道的那一刻,宋缺就已经感觉到林道的强大。

    当林道剑意腾空的那一刻,宋缺心中战意勃发的同时,也知道自己这次必须全力以赴,连收手的无法做到。

    他能感觉到,即使自己全力以赴,爆发到极限,或许也无法伤到林道。

    就如现在,在自己全力爆发的威势下,林道能够只凭借自身蕴养的剑意,剑气,守护住身体周围三尺方圆,让自己借助宝刀之力,全力的刀意,刀气,都无法侵入那三尺防御分毫。

    这还不算什么,在心神进入天、地、人、刀合为一体后,宋缺的那多年搏杀凝成的武道直觉,更是感觉到那三尺方圆之中,似有大恐怖般,让自己每一次想要杀进去时,都心惊肉跳,身体本能的定在原地。

    其实,宋缺的感觉,非常的敏锐和正确。

    林道在发现自己不拿起宝剑,自身剑意根本无法与宋缺抗衡之后,脚下就本能的扎起了混元桩,手中更是自然的捏起了混元印。

    而对在国术修行上,已经超凡入圣,踏出新路,并使出最强杀招的国术高手来说,“三尺之内,人尽敌国”,本就不是说笑的。

    而在林道这样的超脱者身上,则进一步加强。

    就连林道自己都没想到,这些年来第一次爆发,使出国术,用出绝杀的那一刻,自己竟然能够将身周三尺范围,直接化作一个独立的领域。

    这个领域,不光能够阻挡一切飞物理性攻击,还能在提升自身攻击与防御后,对进入的敌人进行全方位的压迫。

    这才是宋缺的威压,无法侵入林道身周三尺的真实原因。

    不过,这一次,林道决定与宋缺比武,主要还是想要借助宋缺之手,完善淬炼自己的剑道。

    因此,当门外一道白练飞入磨刀堂内,被林道接住后,林道就收起了混元印这门自己最强的搏命杀招。

    宝剑在手,林道原本被宋缺刀意压制的剑意,瞬间爆发,直接开始飞速的扩张,直到占据磨刀堂内的一半空间后,才再次形成平衡。

    可这个时候,在发现林道威胁大减的宋缺,趁着林道接剑时,露出的一丝破绽,瞬间就出手了。

    只见,宋缺突兀的踏前一步,发出“噗”的一声,整座磨刀堂竟像摇晃一下,随其步法,一刀横削而出,没有半点花巧变化,但却直削向林道因接剑,而让腰间出现的那丝破绽。

    刀势刚起,林道就感到宋缺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刀,大巧若拙,能化腐朽为神奇,常人除去挡格一途,再无他法,主动立即沦为被动。

    可林道并非常人可比。

    只见他,左手似慢实快,但轨迹却清晰无比,在宋缺刀势临身前,对着右手握着的宝剑剑脊,弹了一指。

    “铛……”

    “嗡嗡……”

    一指过后,整个磨刀堂内,就被拥有极强穿透力的低沉雷音充满了每一寸空间。

    这低沉的雷音,直接穿透力宋缺的刀势,进入了宋缺的脑海,在他意志模糊的瞬间,原本被他心神锁定的林道,就直接消失在感知之中。

    林道身影刚一消失,宋缺就将手中的厚背刀,本能的改削为格,脚尖点地,化攻为守,转身侧步。

    “铛…”

    宋缺感觉到刀背上一沉,身体不由得后退三步之。接着,耳边才传来一声金铁交鸣声。

    而等双方身形站定时,又回到各自原本的位置。

    林道看着宋缺慎重的脸色,在剑意的影响下,也是语气淡漠的说道:“好刀法。刀法已经达到神意交融,随心所欲的境界。”

    此时,宋缺也开口赞道:“不愧是能够让傅采林不战而逃的剑神林道。竟没想到,先前的那个破绽,竟然是你故意而为的陷阱。”

    是的,先前林道接剑时,故意将手抬高了一丝,看似自然无意,却只是引诱宋缺将先前蓄势半天的一刀,提前使出。

    这样的做法,其实就是为了打断宋缺的节奏。

    而宋缺,也是在自己出刀的那一刻,心中灵光一闪,就感觉到不对,可那时已经无法收手,只能以攻代守,留了八分力气。

    若非如此,估计先前就会被林道那一式快若闪电般的一剑伤到。

    不过,只一次交手试探,却让两人都非常满意,更是放弃了侥幸的心里。

    因此,在林道剑路一引,使出一式基础剑法中的弓步直刺后,宋缺也直接以基础刀法应对。

    只是,两人手上的每一招,每一式,全都快如闪电,势大力沉不说,还都完美无瑕,毫无破绽,并蕴含着两人的剑意和刀意。

    因此,这些招式虽然简单,但杀伤力比之寻常的地阶武功不差分毫,几乎比拟那些绝世武功。

    但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从交手到现在,两人已经毫不重复的使出了数百招,但却没有再碰撞过一次。

    若有人在旁观战,只会觉得林道与宋缺每一刀,每一剑,均似是简单朴拙,但若身在局中,就会却知道双方方刀起剑落间,实酝藏千变万化,教人无法掌握其来踪去迹,只能见招拆招,随机应变。

    而两人的身影,更是在那磨刀堂内交错闪现,留下了一地的残影。

    这样的情形,让等候在磨刀堂外的宋智两人心焦不已,却不敢向前踏出半步,反而还已经又退了三四十米。

    磨刀堂内,在感觉到林道那扎实无比的剑道基础后,宋缺终于决定不再与林道硬拼。

    因此,宋缺的厚背刀猛地快了一丝,一道磕在林道的剑上,封住林道的下一步攻势的同时,并借势后退。

    接着,就见宋缺眸中精光一闪,喝道:“小心了。”

    说完之后,就直接以神驭刀,一式力大势沉的刀劈华山,直接砍向林道头顶。

    林道见此,只能提剑侧引,脚下步伐游动,躲过了宋缺的这式杀招。

    可没想到,宋缺并没有变招,反而脚下一踏,继续向前窜出,来到放刀的墙壁前,手中的厚背刀,突然借势射向了林道。

    而后,就见宋缺左手向墙上一招,一把刀体薄如绸缎,像羽毛般轻柔灵巧,还渗出蓝晶晶的莹芒的宝刃,就出现在宋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