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 上当了
    捋出这些疑点之后,赵梨白才跟孟昭见面

    “老同学直说吧,我不相信你有谋杀人的动机”

    赵梨白开门见山,同时也带有示好,她希望从孟昭口中挖出她想知道的信息

    孟昭叹道:“老同学你还真想错了,我真的实施了谋杀行为,只是未遂罢了!”

    赵梨白神情关切:“孟昭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铁面人事件之前,你的任何举动,都证明着你是一个合格且优秀的公职人员我想知道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孟昭苦笑:“我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赵梨白道:“好吧可能是我太急切了,我们慢慢来我相信你不会对我有隐瞒的”

    孟昭摆手:“别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也做过深思熟虑的考虑,我愿意负责也愿意承担后果但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你们一而再的提铁面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信息不对等,让一直被拘留的孟昭始终停留在他谋杀的事情上,而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赵梨白审慎的思考起来,她发现他有必要告诉孟昭一些特殊信息,否则可能就无法从对方嘴里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这不是对方配不配合的问题,而是对方明不明白如何配合的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你那天偷了同事的枪,闯入交大宿舍的时候,几乎同一时间,铁面人出现在太真中学门口……”

    赵梨白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这不是什么秘密,此次事件中,配合她行动的警察都知道,当然她并没有解释铁面人的身份问题,这个信息此时还需要保密

    孟昭听完也很感慨,没想到他被拘留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其实这几天他的心态很好,自从跟李锦瑟见面之后,他最大的心病就是李锦瑟,李锦瑟死了后,孟昭突然有一种所有心愿已了的超然感

    孟昭脑中将赵梨白的描述整理了一番之后,非常干脆的问道:

    “那么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赵梨白看孟昭肯配合,非常欣慰:“我有两个疑问第一,你为什么想要杀李锦瑟?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后,我在决定是否要问第二个问题”

    因为两个问题也许会是一个答案

    孟昭整理了下思路,然后娓娓道来:“我之所以想杀李锦瑟,是因为他知道对方对我,对我们国家,对整个世界甚至整个人类,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威胁……”

    当然孟昭也保留了许多信息,比如他被寄生的事实,因为说出来后,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怎么看待他,怎么对待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一个知道他不是正常人的世界

    孟昭说出来的信息量十分巨大,赵梨白也仔细整理了一番,才再次求证:

    “你是说那日你先遇到铁面人行凶接着陷入了一系列困扰之中,误以为自己生了重病,产生幻觉然后又因为李锦瑟夜闯你的卧室,对这些本来确定的认知产生了怀疑,然后卷入了之后的事件?”

    赵梨白的逻辑线理的很清晰,孟昭点了点头

    赵梨白又道:“你是先通过私人渠道,阴差阳错的先找到了李锦瑟的孪生妹妹李晚晴,接着从她哪里得到的信息顺藤摸瓜找到了李锦瑟接着李锦瑟告诉你,她是外星生物,是来毁灭地球的,于是你有了杀死她的意图?”

    赵梨白说的这些,如果心理医生或者其他任何有正常思维逻辑的人在场,一定会觉得两个神经病在谈话,可赵梨白说的却十分严肃

    孟昭回答的也十分认真:“可以这么说”

    赵梨白眉头一皱,有些不解:“作为一个有正常思维的警察,我很难相信你仅仅因为听到某个人说她是外星人,要毁灭世界,你就会产生谋杀对方的念头,并付诸行动!”

    孟昭苦笑道:“可能我表达的不够准确,她不是用口说的,她是直接向我脑子里灌注进了一段信息,让我不能不信”

    赵梨白有些明白了,李锦瑟向孟昭表现出了超自然能力,引起的震惊让孟昭无法怀疑

    这勉强能够理解

    “你说她向你脑子里灌输了一段信息,是什么信息?”

    孟昭突然不肯说了:“能给支烟吗?”

    赵梨白道:“女士的啊!”

    说着从自己包里拿出一盒烟

    孟昭小小惊讶了一下:“你还会抽烟?”

    赵梨白叹道:“偶尔工作压力大嘛”

    女士香烟抽起来很淡,用来排解压力也凑合,孟昭深吸了几口

    “我要求信息交换!”

    赵梨白犹豫了下道:“你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你知道,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并不是好事”

    孟昭苦笑道:“是啊如果有的选,我宁愿那天没碰见什么铁面人,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他把结果摆在你面前之前,根本不会和你商量我已经知道了太多,可是我就更加疑惑”

    赵梨白也点起了一根烟,美女抽烟的样子,有种别样的气质她也有些同情孟昭,无缘无故的摊上了这些事情

    赵梨白叹道:“那你想知道什么?”

    孟昭问道:“铁面人到底是什么?”

    至此,孟昭对铁面人依然一无所知,而赵梨白则并不太清楚李锦瑟的信息,俩人确实有交换信息的必要,问题是俩人地位上却不对等

    因此赵梨白很为难:“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但我没有权力向你透露不过既然你掌握了许多我们不了解的信息,而且已经深深牵入其中,我会向领导争取向你透露一部分秘密那么你能先回答我的疑问吗?”

    孟昭只是这么一提,对方真的不愿意告诉他,他也必须配合对方

    所以点头道:“当然,我相信你李锦瑟告诉我的信息是,它们是这样一种生命……”

    孟昭基本上将李锦瑟当时灌输进入他大脑的那些信息用语言描述了一遍,当然不够准确,因为李锦瑟当时使用的传递信息的办法,显然要比语言高一个维度,她传递的信息,不但包含了声音、画面甚至还有感觉和情绪李锦瑟还是一只虫子状生命,被冰封在陨石中,航行在漫无边际的宇宙中,孟昭不但看到了这些画面,甚至感受到了寒冷和孤独

    “它们自己的称呼中,在它们的语境中带有至高智慧、至高生命的含义对了,它告诉我说,有些人类称呼她们为金字塔人!”

    孟昭最后对李锦瑟那类生物的称呼做了描述

    赵梨白突然惊讶道:“金字塔人!它知道这个名字?它,它是金字塔人?你确定它不是普通的寄生体?”

    孟昭疑惑道:“它是这么表达的,它会分出无数的分身,寄生在地球生命中”

    赵梨白十分震撼,她还有许多疑问想问,可突然一拍桌子

    “糟了!”

    一切疑问都必须暂时搁置

    赵梨白迫不及待的拿出电话,她甚至都来不及避开孟昭,当面就拨通了电话

    “首长!在机场扣下那架飞机,不惜一切代价我们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