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秋山雅人的终点,属于‘他’的开始(序幕终)
    咔嚓,咔嚓,咔嚓……

    运动鞋跟与落叶断枝之间不时的发出细小的声音

    景明瞥了一眼身后,那只两米高的蜈蚣王闷头跟着,十分安静

    噌

    蜈蚣王头顶的两根毒刃摩擦了一下,黝黑尖锐的黄眸瞄了他一眼便再次低头一言不发‘t^t’,那模样颇有几分受气小女生的样子

    这只蜈蚣王,是雌的吧,绝对是雌的……景明收回视线,将所有的事情重新仔仔细细回顾了一遍

    据他所知,秋山雅人是两年前来到尼比市训练家学校任职

    根据对方的神奇宝贝蜈蚣王可以推测为另外一个地区——合众出身

    家庭不详,女儿似乎实力极强,起码对于他而言肯定是极强

    像这样有家室的训练家如果外出游历还可以理解,但在尼比市逗留了两年,肯定事出有因

    按照‘银白色火焰任务’的推断,是为了幻影传说·索罗亚!

    先且不提银白色火焰是如何判断的

    但如果真是索罗亚的话,一切都能对得上

    知道他方位的独角虫,再加上强大的恶系力量

    景明眉头一挑,那位披风少女呢?会不会也是索罗亚变化而成的?

    有可能!

    但是按照性格氛围来看,似乎又有些违和

    索罗亚应该是一种调皮爱恶作剧,敏感胆怯的神奇宝贝

    而那位披风少女则要更为悠然自我一些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常磐馆主坂木的大针蜂不也是大针蜂,但那只大针蜂跟普通的大针蜂比起来又何尝不是云泥之别

    “宛若幻影的神奇宝贝,一切所见皆非真实,一切所见又是真实”

    幻影传说·索罗亚!

    景明哪怕没有亲眼见过,也能想象得到这种神奇宝贝的力量

    能够变化为任何神奇宝贝,人类这本身便是一种可怕的天赋

    仅仅以目前的信息,景明都找不到收服的方法

    因为首先你根本找不到索罗亚的真身,其次它可以操纵你的视觉味觉甚至于五感,如果若是连神奇宝贝的感知都能蒙蔽的话,简直堪称无解

    这是一种唯心的力量

    本能的,景明内心同样涌现出了一种想要收服索罗亚的**

    就在这时,他眼前银白色的火焰蓦然扭曲,一行行文字先是模糊又再次清晰

    ‘任务:深思熟虑之下,你最终选择了隐瞒有关索罗亚的情报信息

    奖励:索罗亚的好感’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景明眉头再次皱起,显然,这个系统要更加的神秘

    而且明显不是弱鸡帮扶版

    如果他真的按照第一次的任务去做,恐怕反而会离索罗亚越来越远

    这时,秋山雅人的声音打断了沉默

    “到了”

    他下意识的似乎准备捏烟,但又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家里的那两位可不喜欢烟味

    “你们两个先回去,近期不要再深入尼比森林”

    秋山雅人指了指前方的灯光,转身便再次向着森林深处探去

    他仍然有些不甘心,在这最后一天,准备再次争取一下

    索罗亚,索罗亚克,如果收服到这种神奇宝贝的话

    他们‘秋山’的名姓一定会再次录入到道馆训练家的行列

    “我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他叹了口气,即使自己的女儿即将接任电系道馆,但终究,他心中的那份火焰仍然没有熄灭

    一代代的薪火,不仅是动力,同样也是责任,是枷锁

    “……”

    蜈蚣王眸光瞥了一眼身旁的训练家,默默跟上,一如既往

    唦唦唦——

    景明目送秋山雅人与蜈蚣王消失在尼比森林中,他跟沙久耶互相道别后便回到了宿舍

    至于那只两米长的蜈蚣王则被守夜的教师暂时安置在了模拟森林中

    咕咕同样如此

    宿舍之中,景明将头顶的尼多兰放在床头后便脱了衣服准备入睡

    仅仅几秒钟的功夫,他便陷入了浅层睡觉

    “……”

    尼多兰红瞳扑扇了两下,仍然还没有适应新的作息

    她长耳抖了抖便再次飘到了窗口仰望着天空中的圆月

    今晚,似乎让她又多了解了一分自己的训练家

    尼多兰趴在窗边,红瞳一直凝视着月空,她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长耳一动

    景明露出在外的左臂便轻飘飘的抬起,被压住的被角又恢复了平整,重新盖上

    “哈——”

    尼多兰蓦然打了个哈欠,红瞳蒙了一层水雾,她晃晃悠悠的飘到了床头,依偎在对方的身边浅睡了起来

    尼比森林外,林叶剧烈的震动起来,秋山雅人和蜈蚣王的身影再次浮现

    秋山雅人两手空空,面色却十分平静,他仰头看了一眼圆月,嘴角一翘,自嘲一笑,“终究是无缘”

    他的祖上曾经有人收服过索罗亚,但可惜,这份缘最终没有延续到他身上

    他从怀中郑重的拿出了一根长羽,黑红交接,就像是燃烧的黑红焰火一般

    “索罗亚克的深红焰羽”

    此时这根焰羽似乎燃烧起了一般,在月光下如梦如幻,这代表着附近栖息着索罗亚或者索罗亚克

    这也是他在尼比市呆了两年的根本原因

    秋山雅人深深的凝视了两眼,便揉了揉卷发,使得鬓角翘起

    他将景明装有空棘草的木盒拿出,将深红焰羽装进,合上后递给了蜈蚣王,“将这个交给那个小家伙”

    蜈蚣王蓦然抬头,毒刃碰撞了一下,就像是再说什么一样

    “为什么不是我送?”秋山雅人倦怠的打了个哈欠,“算了,道别什么的太麻烦了”

    “而且,谢来谢去的又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给他而已,不需要他回报什么,没有必要”

    他伸了个懒腰,眼神微眯,看上去轻松了一大截,“快点,我们今晚直接横穿常磐,争取一周内回到合众”

    秋山雅人摆了摆手,示意蜈蚣王赶紧,“对了,把那只蜈蚣王也带上,合众应该是它的家乡”

    始于合众,又归于合众,没有比这更圆满的结局了吧

    蜈蚣王用毒刃轻巧的夹着木盒没有多说什么,它尾巴摆了摆,而秋山雅人像是听懂了一样,“也是”

    他再次扔过去了一个玻璃瓶,“去吧”

    蜈蚣王头下的小爪夹住玻璃瓶后便向着训练家学校无声的窜去

    很快,两只蜈蚣王的身影便又再次出现,秋山雅人平静的看了一眼四周,闭目片刻后,“走吧”

    这次回去,应该便是他训练家之路的一个终点

    没有遗憾,也没有后悔,只是有些恍然

    他也只是一名普通人,训练家并不是他的一生,只是他的前半生而已

    训练家这条路,磕磕绊绊,他也终究是走到了终点

    硬要说得话,也满足了

    然而

    久我啊,你的终点又会停在哪里

    月光一暗,等再次亮起的时候,秋山雅人和蜈蚣王的身影便永远的消失在了常磐森林当中

    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这便是大多数训练家的生活与归宿

    秋山雅人漫长的旅途踏上了终点,但属于久我景明的旅途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