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髓原型
    这个洞十分狭窄,爬在其中,连回头都无法做到。

    爬了一会之后,只感觉心里越来越憋屈,内心也开始烦躁不安了起来,就好像心里憋着一股火,却又无处发泄一般。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没一会,我便浑身是汗,气喘吁吁。

    而前面的夏雨欣显然也不好受,就见她不时的扭动身体,似乎想要回头看我。

    但这里空间有限,更别说回头了,连翻身都做不动。

    “一凡,后面怎么样,尸鳖爬进来没有?”

    夏雨欣停住了身子,趴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闻言就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身后的情况一点都看不着,不过没听到尸鳖的声音,应该没爬进来!”

    夏雨欣闻言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她竟然一下就趴在了那,虚弱的说:“一凡,我,我爬不动了,我们休息一会吧!”

    夏雨欣之前进山,在山里跑了好几天,之后又被尸鳖大军追赶,最后被困在菜窖内,没吃没喝,熬了这么久实在是不容易。

    别说是她了,就连我这个没进山的人,都已经有些力竭了。

    “行,前面的小何怎么样,能看见吗?”我擦了擦脸上的汗,问道。

    “看不到,这里面黑漆漆的,而且七拐八绕的,他应该是爬远了!”

    夏雨欣说完之后还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说:“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这些天我一个电话都没打出去,自打村子里起了浓雾之后,电话就失灵了……”

    “一凡,我们,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我闻言沉默,没有吭声。

    此刻的我们,就好像是被困在囚笼里的小白鼠一般,只能慌张逃命,却永远都不会有人来解救,甚至帮我们一把。

    想要活下去,只能依靠自己。

    可是,村子里现在这么恐怖,危险丛生,我们,真的可以活着逃出去吗?

    希望实在太渺茫,我甚至,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

    有时,我会想,就这么放弃,不再逃了,因为我太累了,不仅身体累,心里更累。

    无穷无尽的恐怖和危险,不仅摧残着我的**,更摧残着我的心灵。

    此刻的我只感觉身心俱惫,此时一停下,疲惫感便深深的袭上了心头,真想趴在这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我脑袋开始昏沉了起来,眼皮也越来越重。

    但就在我浑浑噩噩,介于半睡半醒之间的时候,尸姐的冷喝声却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废物,不要睡!”

    这一声冷喝犹如闷雷,在我脑海中轰隆作响。

    而且,伴随着这冷喝一起传出的,还有一股寒冷的气息,那气息又冰又冷。

    一瞬间,我整个人如坠冰窟,忍不住心头一震,浑身打了个激灵,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你想死么?”

    尸姐冷哼:“我真的不明白,一个连意志力都这么薄弱的家伙,怎么会背负血灵棺?你家里的长辈,全都老糊涂了么?”

    尸姐的语气冷冰冰的,而且说话毫不留情。

    我闻言有些火大,嘟囔了一声:“你才老糊涂,这个世界上好像没你岁数大的了吧?”

    “你说什么?!”

    尸姐语气越来越冷,我闻言打了个激灵,随即紧忙说:“没什么!”

    我嘿嘿笑着,但在心里还是挺感激她的,若不是她将我唤醒,可能我这一觉睡下去,便再也无法醒来了。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咬着牙,继续往前爬。

    夏雨欣似乎也睡着了,我叫了她两声都没有反应,我伸出手晃了晃她的腿,依然没反应。

    我狠了狠心,在她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但奇异的是,她竟然还没有反应,仿佛睡死了一般。

    我顿时有些惊慌。

    但这时,就听尸姐说:“放心吧,她只不过是吸入了太多的阴气,伤了她的神智,若是在别的地方,就算她醒来,可能也会变得痴傻。”

    “不过呢,算你们运气好,这里的尽头处,会有传说中的神髓,到时候只需让她服下一些,便可无碍了!”

    我闻言皱眉,阴气入体?

    哪里来的阴气?

    而神髓到底是什么?似乎,很珍贵?

    尸姐冷笑,说:“你以为你们村弥漫的大雾是什么?你又以为,那些口大棺材,只是为了躲避阴兵么?呵,小子,你还太嫩了!”

    “而至于神髓嘛,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却在这里出现了,唉,我真替那个无头死鬼感到悲哀啊,人死了,尸首分离,就连脑浆,都化成了神髓!哈哈!”

    我心头一惊,我靠,那些笼罩村子的气体,难道并不是雾气,而是阴气?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心里忍不住暗暗惊异,这阴气,也太重了吧?

    馒头山到底埋葬着什么东西,怎么会散发出这么浓重的阴气?

    而那神髓,竟然是人的脑浆?

    一个人能有多少的脑浆?这洞里黏糊糊的一片,到处都是那种东西,别告诉,这全都是脑浆?

    而且,这白花花黏糊糊的东西,很像某种东西,我之前,竟然还以为是……

    “小弟弟,你是不是想歪了,嗯?”

    尸姐的声音忽然变得娇媚了起来,说完之后便‘咯咯’的媚笑。

    然后道:“小弟弟,长这么大竟然还没有破身,真是难得,等你把姐姐放出去的时候,要不要姐姐帮你……嗯?”

    尸姐的声音很妩媚,极具诱惑,此时,她声音娇媚,似是在挑逗我,那‘咯咯’的笑声中满是邪恶,让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随即咽了口吐沫,不再理她,闷着头继续向前爬去。

    夏雨欣趴在那一动不动,我想了想,便爬到了她的腿上,随即用手推着她的屁股,用力的往前拱。

    夏雨欣很高挑,一双长腿更是诱人,屁股的手感就更不用说了。

    而此刻,她的双腿就被我压在身下,但我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诱惑,只想着快点出去,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我推着夏雨欣艰难前行,速度很慢,但好在不一会就到了一个转角,这个转角挺宽的。

    我侧着身,紧紧贴着夏雨欣爬到了前面,随即在前面,连拉带扯的,拖着夏雨欣往前爬。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我只感觉越来越疲惫,而且洞里很闷,最后,我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而且,右手越来越疼,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

    之前被鬼婴咬了一次,随后在馒头山,又被尸鳖王咬了一口,刚才,又被几只尸鳖咬过。

    此时,我的右手全是淤青,里面全都是毒液,那些毒液正在网胳膊肘上蔓延,看起来很是恐怖。

    ‘呼呼呼!……’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随后,再次咬牙,闷着头向前爬去。

    也不知爬了多久,只听前方传出了小何激动的大叫声,他的声音很兴奋,内里透发着一股癫狂。

    我不禁疑惑,小何这是咋了,莫不是,也吸入了过多的阴气,疯了?

    正想着呢,忽然就见前方传出了一丝光亮,我顿时心头大喜。

    求生的**越来越强烈,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咬着牙,拼命的往前爬。

    十多米的距离,我拖着夏雨欣,几乎只用了三两分钟就爬了过去。

    而当我爬到洞口,看清洞口外的情形之后便愣住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见,在洞口的下方,竟然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

    那东西有点像人的大脑,上面经络密布,而那白花花的东西,不时的,还会发出轻微的抖动,看起来很是恶心。

    而这时,我就看到,小何竟然就趴在那白花花的东西上,正大口大口的啃食着,吃的满嘴油腻,很是恶心。

    我甩了甩头,想要自己清醒一些,但我太累了,眼皮就好像被灌了铅一样。

    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拉着夏雨欣,一头就从洞口栽了下去,‘噗通’一声,掉落在了那白花花的物体上。

    随即,我便彻底的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