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钢铁直男宁儿
    卓景宁醒来的时候,身旁没人,只听到外头有熟悉的呼喊声,原来是又下雪了,那只小狐狸又在玩雪了。

    卓景宁又眯了一会儿才起来,慢吞吞的犹如老爷子一般,穿好衣服,刷牙洗脸,然后才慢慢走出去,这会儿,刚好有白家的下人过来喊他用饭。

    白翁牙口不好,喝的是米粥,卓景宁则是烧饼、油条和咸豆浆,外加一笼小笼包一碗馄饨,自从惩戒给体质加了第二层后,不知为何,卓景宁的食量快速上涨,也得亏他混了个举人功名,又吃喝不是在白家,就是在李家,若不然……他真有可能饿死。

    穷人一日两餐,哪怕是这寒冬腊月也不例外。

    小富人家则是一日三餐,比如说一村的村正,那定然是一日三餐的小富人家。而白家李府这般家大业大的,一天用餐四顿。早中晚,外加一顿夜宵。而如果是那些达官显贵,还有一顿点心,并且厨房里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的,主人家什么时候想吃了,随传随到。

    用过了早饭,卓景宁便说了去找白乙。

    白翁嘴上说让白乙死在外头算了,但这是他唯一一个儿子,他怎么能不在意?

    这是个口嫌体直正的老头。

    不过他去找白乙,可不是去救那个小子,只是敷衍下白翁,他这次出去主要目的,是去找上次卖他考题那些人。

    卓景宁骑着马,带着卓元清一块儿出去。他这是怕纠缠白乙那些锃亮光头垂涎他的美色,所以带上这只小狐狸,让那一群伤风败俗的锃亮光头们不要太肆无忌惮。

    这段时间相处,不说对卓元清完全信任,但从卓景宁对她的称呼变化上来看,卓景宁对这只小狐狸没有戒心了。

    这终究是看脸的世界。

    对于直男而言,一个很粘人又很会撒娇并且又格外听话的可爱小萝莉,是没有半点抵抗力的。

    尤其是卓景宁这种钢铁直男。

    卓景宁骑着马,一路到了那处府邸,敲了敲门,自表身份后,没一会儿就有人来迎接。除了上次买考题之时见过的那位外,还有两人,都是身穿官服,一人是县令,另一人品级也不低,只听他们介绍,卓景宁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买卖府试考题这帮人的背景,还真是深不可测。

    不过没那么大的后台,也不敢做这种一旦被发现,直接株连三族的买卖。

    约莫一顿饭的功夫后,满脸笑容的卓景宁,就和同样满面红光的那几人一块儿出来了,卓景宁要走,他们这是送他出来。

    “这就先恭送刺史大人了,还有刺史大人的千金。”

    “朱大人客气了,魏老,朱大人,柳大人,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不过,青州地界上的事情,就得有劳二位大人帮忙联络说道一下了。”

    “一定一定。”

    他们送卓景宁老长一段路才停下,卓景宁也这才上马,去白翁提到的那个城外庄子。

    “官官相护的丑恶嘴脸。”卓元清骑在马背上,小手托腮,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叫相互扶持,共建美好未来。”卓景宁伸手揉了揉这小狐狸的脑袋,什么叫官官相护的丑恶嘴脸,官字两个口,还是串联在一起的,造字的先辈都这么暗示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那我们去哪儿?宁儿。”小狐狸仰着小脸问。

    “别学你娘三姐儿说话,不过……三姐儿真的走了吗?”卓景宁翻了白眼,语气迟疑着道,其实他那天听着许三娘有些托孤般的语气,就有些这方面的猜测了。昨天他听卓元清说许三娘死了,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合适些,所以没问。

    “狐狸老头迷惑了我娘,用我娘的身体培养鬼术。那天你来的时候,我娘其实已经死了一半了。虽然还有意识,但身体已经变成尸体了,也就是尸鬼。”

    “死了一半?鬼术?”卓景宁眯起了双眼。

    小狐狸没说话,似乎是因为提到这些心情不太好。

    卓景宁轻叹口气,也不再问,一只手搂紧了她,用自己的身体将风雪遮挡住,另一只手握紧缰绳,直奔城外。

    那处庄子不太好找,兜兜转转的,卓景宁始终找不到,这放眼望过去,远近无人烟的,也没办法找人问问路。

    卓景宁呼出口气,见雪越下越大,就准备回去了。

    这骑着马跑了一路,很快见到了焦郡的城门,只是快要进城的时候,这匹老马突然发狂似的狂奔,险些撞到了人,直到跑出一段路后,才停下。

    “刚刚发生了什么?”卓景宁这话是问卓元清。

    这匹老马灵性十足,要不然卓景宁也不会上哪儿都带着。这匹老马平日里走路都慢悠悠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像刚才那么跑,就很反常了。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这马突然就跑了,我还当是宁儿你让它跑快点。”小狐狸迷糊的眨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卓景宁闻言诧异,他环顾四周,然后在马尾上发现了半张黄纸。

    是那种黄纸钱。

    圆形的,裁剪好了的。上面还有一些略微被火烧过的痕迹。

    卓景宁伸手将黄纸拿下,递给小狐狸,“能看出些什么来吗?”

    “有鬼气缠绕。”

    “鬼?”卓景宁看了看天空,因为在下雪,所以天空灰蒙蒙的,阴霾一片,见不到日头。这样的天气里,鬼是能够出行的,不过也还是会受到一些限制。

    “刚刚有鬼魂接近?”卓景宁看着卓元清。

    “看我干吗?人家又不会察觉鬼怪,除非它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又看不到。”小狐狸眨了眨眼,轻哼一声。

    她还真没撒谎,上次她能发现路长天,只是因为路长天还没适应怎么当鬼,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才让她听到了声音,然后走出去,才看到了混入风雪中远去的路长天。

    卓景宁点点头,他随手将黄纸扔了,然后捏了捏卓元清的小脸:“有外人在,不许喊我宁儿,其实时候随你怎么叫。”

    “这是你拿过死人钱的手,不准捏人家脸!”小狐狸却有些炸毛,差点现出九条尾巴来抽卓景宁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