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好机会
    “什么?水师打退了明国水师?”皇太极听得大吃一惊,连忙接过内侍转递过来的奏章,快速翻看了起来

    崇政殿内的其他人,则是很兴奋,没想到那尚可喜还真有点本事,竟然能打赢明国水师!

    皇太极很快看完了奏章,脸色明显轻松了一点,一边让内侍给代善等人也看看,同时也对他们说道:“尚卿刚好修复整顿了之前的战船,和来犯的明军水师打了一场,最终我大清水师还有三十来艘战船,而明国水师这只有十来艘了……”

    听到这个,岳托不由得很是兴奋,连忙奏道:“陛下,既然如此,可传旨给智顺王,让他截断明军的海上退路,而后我大清大军一到,便能瓮中捉鳖手到擒来了!哈哈……”

    其他满清的亲王贝勒,也都是哈哈笑,之前的担心,因为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他们一下轻松了起来

    不过,皇太极却没有他们的乐观,而是摇摇头说道:“尚卿在奏章中有提及,说水师战船虽然还剩三十来艘,可多有损伤,且水兵损失也较大,需要朝廷拨下钱粮人力另外,再次求恳朕下旨向朝廷调水师前来助战!”

    听到这话,刚才还笑呵呵的崇政殿,忽然之间,又一下没了欢快的气氛

    什么意思?这是向朝廷要钱要粮要人了?不知道朝廷如今缺的,就是这些东西么?

    大清如今的家底就那么一些,上次已经拨了一些过去,再往水师那边拨的话,其他地方就要少了,在殿内的这些亲王贝勒,肯定是不愿意的了

    然而,尚可喜的奏章中也说了,他的水师是击退了明国水师,正是让他断明军海上退路的时候,那能不拨么?

    当殿内这些人都看完了尚可喜的奏章之后,就又开始讨论了起来

    “父皇,既然大清水师比明国水师要多,那就下旨让他出击好了,只要能断了明军海上退路,那就差不多了!”豪格第一个开口奏道

    皇太极还没开口,岳托皱着眉头摇头道:“不妥,智顺王在奏章中说了,虽然估计明国战船就那些了,可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战船过来,如果冒然以残破战船出战的话,就怕会有问题!明国那边如何,我们不知道,这一点确实要考虑周全才行”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济尔哈朗忽然插嘴说道:“陛下,不如就准了智顺王所请,让朝鲜水师前来助战,如此一来,就算不再拨下他要的那些东西,截断明军海上退路,应该也没问题了!”

    一直比较谦卑的范文程一听,难得反对道:“陛下,奴才以为不妥刚昨天向朝鲜发了圣旨过去,要求朝鲜这次进贡大量粮草物资如果再追加,要求朝鲜水师出兵的话,相关粮草军械等消耗肯定也要朝鲜自己负责,奴才怕……怕逼急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多铎一声冷笑道:“逼急了怎么样?还敢反了不成?”

    听到多铎说话,范文程便闭紧了嘴巴,一言不发了

    代善倒是考虑多一点,觉得范文程说得也有道理,不能逼迫朝鲜过甚,一旦超出了朝鲜君臣的承受范围,很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崇政殿内,就尚可喜的这第二封八百里加急奏章讨论了起来

    最终,皇太极做出了决断,就拨下一点物资意思下,朝鲜水师就不调动了,督促尚可喜在朝廷大军到的时候,就一定要领水师出战,断掉明军海上退路,至于损失多少,回头再说言外之意,其实也就那样,并没有特别重视

    不过,这份旨意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尚可喜的第三封八百里加急就又到了

    这一下,盛京城内,很多人都纳闷了

    一次八百里加急,在这种年代,应该也不算特别

    短短时间内,两次八百里加急,那就不同寻常了

    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说道说道的时候,竟然来了第三次八百里加急

    于是,盛京城内,街头巷尾,王府大院,但凡有人的地方,就都在议论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就短短三天时间内,三次八百里加急,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竟然这么急?”

    “该不会是明军打过来了吧?”

    “放屁,明军打过来干嘛?找死么?真要明军打过来,还用八百里加急?”

    “那会是什么事情,需要八百里加急呢?难不成……难不成又有什么人叛逃了?”

    “这不可能吧,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大清越来越强大,怎么可能还有人会叛逃呢!”

    “说得也是,可到底什么事情需要八百里加急呢?”

    “……”

    虽然盛京的这些人讨论了半天,甚至都联想起了当初刘兴祚叛逃回明国的事情,可还是想不出来,到底什么事情,能让盛京这边连收三次八百里加急

    这个事情,也只有一些满清高层,一些比较有见识的,才能猜出个大概

    比如说满清所封的恭顺王孔有德,虽然他没有参与崇政殿议事,可当他听到金州那边尚可喜连发三道八百里加急奏疏,而后盛京这边已经开始调兵遣将时,他就猜出来了,该是金州那边出现明军了

    得到这个结论,又让孔有德有点难以置信

    他是东江镇的旧将,也去过登州,吴桥兵变造反,闹得明国几乎没什么抵抗力,一直到后来,从关宁前线调兵回去,他才最终乘船过海逃到了辽东因此,对于登莱明军还有什么,他心中是一清二楚的

    对于尚可喜这个人,孔有德当年是同僚,如今换了主子,又还是同僚,不管如何,肯定是了解的如果明军渡海而来,小打小闹的话,相信尚可喜自己都能解决,没必要连发三次八百里加急!

    那么,他连发三次八百里加急,是抵挡不住明军的进攻了?想到这点,孔有德还是觉得不敢相信

    正在他苦思费解这事的时候,怀顺王耿仲明来访,不用说,也是和孔有德一样,对于尚可喜那边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们推来推去,推出来的结论,只能是渡海而来的明军强大,尚可喜那边没法应付了,才会发三次八百里加急的但是,对于明军底细的了解,又让他们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两人,实在有点难以相信,明军怎么可能会短短时间内就变得那么强大?

    半天之后,相对无语的两人,其中孔有德喃喃自语道:“该不会,是要变天了?”

    他们两个人的交情,那是过命的交情至于尚可喜,和他们关系其实并不好因为尚可喜是东江总兵黄龙的心腹将领,当年他们两人渡海过来的时候,就在旅顺遭遇了黄龙的截杀,这其中,应该也有尚可喜在内

    后来,孔有德和耿仲明投降满清之后,就领兵攻打旅顺,把黄龙给杀了,顺带着,尚可喜的家眷也在那次战事中被杀

    黄龙死,接替他的人,刚好是尚可喜的对头尚可喜感觉要完,就领着他的手下劫掠了辽东沿途海岛的明军,把东江镇破坏殆尽,也投降了满清

    因此,不要看他们三人被满清封为三顺王,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好也因此,孔有德和耿仲明之间,却是能什么话都说

    “这不可能吧?”耿仲明听了,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孔有德紧皱着眉头,虽然知道院子里空旷,没有人在,可他还是环视了一眼,而后对耿仲明低声说道:“你别忘记了,多尔衮在天津大败,镶白旗固山额真图尔格都被俘了,而后又连累了土默特部,这些事情,你觉得都是偶然么?”

    “可……可明国皇帝不还是那个皇帝么?”耿仲明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道,“就那些当官的德性,除了当年的孙巡抚好一点,其他那些……啧啧,反正我是不信的三次八百里加急,肯定是有另外的原因!”

    听他这么一说,孔有德微微叹了口气道:“还是我们害了孙中丞啊!来来来,不说了,管他什么事情,我们喝酒!”

    他们口中的孙巡抚,是登莱巡抚孙元化,奉旨训练新军,招募了葡萄牙人担任教官,而孔有德等辽人,就很受孙元化的重视,甚至封了孔有德为骑军参将这要是再上一级,那就是副总兵了

    孙元化就是因为吴桥兵变,被孔有德俘虏后放归,却最终还是被朝廷论罪处死徐光启想救,也救不了要说是孔有德等人害了孙元化,也不算错

    耿仲明听了,也是默认,便没再多说,跟着一起喝酒,把那些陈年旧事都抛在了脑后

    在原本的历史上,要说对满清的死忠,孔有德和耿仲明是及不上尚可喜的不过在后世的名声,终归是孔有德要大一点

    在他们喝酒的同时,崇政殿内,气氛却又好了不少因为尚可喜的第三次八百里加急奏章,是禀告驸马伍忠的事情随着奏章一起过来的,还有伍忠和江南大盐商乐庆天的盟约

    就见皇太极拿着这份盟约,那是乐得合不拢嘴啊!

    江南大盐商啊,这是有钱的主,这也说明,有足够的实力和大清做生意只要大清能出得起钱,粮食物资等等,就全都不是问题了!最理想的晋商替代商人,如今已有了!

    皇太极最担心的事情,最困扰大清的事情,差不多就能解决,也就不枉费一个女儿了!

    高兴之余,他连声称赞道:“不错,不错,伍卿果然不负朕望啊!甚好,甚好,来啊,给驸马府看赏!”

    没说的,皇太极毫不犹豫地往那盟约上盖上他的玉玺印章

    见他这么高兴,范文程便也凑趣提醒道:“陛下,智顺王在奏章中说了,明国漕运要改海运,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皇太极一听他这话,总算冷静了下来

    尚可喜在奏章中再次提议,大清当壮大水师,如此一来,不但能断了明军过海侵袭之隐患,还能渡海过去,抢夺明国海运漕粮一能断明国北方粮食供应,二能补充大清所需,可谓一举二得更不用说,他日搞不好便能在明国随处登陆,让明国防不胜防

    而退一步说,江南那边要和大清通商,如果大清没有足够强大的水师,不但不能击退明国水师,就连和明国江南那边的通商,都会受到严重的干扰

    皇太极听得心中痒痒,恨不得他手中立刻就有强大的水师,抢他明国的漕粮去!

    不过,他也算是满清皇帝中精明的,因此,并没有马上拍桌子下结论,而是等尚可喜奏章中所提到的大盐商乐庆生的心腹管事,随船过来的见证盟约的乐天平,见面会谈之后,他才会下结论

    在皇太极等待的时候,他派去的宦官便到了伍忠的府邸,传达圣旨,给奖赏

    管家听到,连忙跑回后院,匆忙去找固伦端靖长公主不过她没见到人,被门口侍女拦住了,由侍女进去通报

    等了好长一会时间后,固伦端靖长公主才出了房门,似乎有点不高兴,不过脸色好像有点红,随着管家匆匆赶去前院接旨去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又有一人,从房子里溜了出来,做贼一样跑了

    要是伍忠在的话,就能认出来,这厮就是当初追着他到范府,想要打他的那个管事

    再说乐天平一行人,赶来盛京肯定不是八百里加急的,但也是日夜兼程地赶路没让皇太极等多久,就见面了

    乐天平是货真价实的,和乐天平一起赶来盛京的,还有伍忠带去江南的随从,皇太极也悄悄地召见了,两相核对,根本不可能发现问题

    不用说,皇太极放心了也就不管朝鲜君臣的感受了,一道旨意发了过去,还是八百里加急的那种,限期朝鲜水师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金州

    另外,他还给金州尚可喜的水师拨下了不少钱粮人口当然了,随着物资满足的同时,他也派了一个监军过去这个监军,不是别人,就是曾被明军俘虏过的图尔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