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我是一个猎人,莫得感情,死要钱!
    纯阳山脉大地深处,第四十七号矿洞,一处生长满夜光植物颇具异域风情的地界,有一男一女相对而立。

    青年男子身材高大,披覆道袍,虽然光头,但却形容俊美且充满一股如神如魔般的奇异魅力。

    而对面的那名少女,相貌娇美略有些矮小,手执一柄一米有二狭而窄的长刀,在长刀脱鞘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隐隐有些如刀般锋利的意味。

    “你一直把我当小女孩,一直都瞧不起我,今日我要让你刮目相看!”

    “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快点出刀行吗?另外刀尖往下压五厘米,化阳劫起手式的威力可以增加两成。”

    “哦……”轻轻一撇嘴,但华云还是听话得略往下压住刀尖。然后方才挥刀虚斩出化阳劫刀法,一时间刀光滚动,绕身而飞,虽然独舞虚斩,但石应虎依然能清明感受到这刀法的高明凌厉!

    一套刀法施过之后,华云抽刀收势,目光看向了五师兄石应虎,眼含期待。

    “嗯,好刀法。”石应虎站在那里犹如吃到美味的食物般,闭目沉醉片刻,然后抚掌赞道。

    “本就是好刀法!”得石应虎一赞,华云小脸放光,因此骄傲得不行。

    “刀法是好刀法,可惜你根本配不上,凭你的水准,宗门贡献应该达不到修学‘化阳劫’的程度,是师尊特意教你的?”石应虎皱眉言道,觉得赵师太过娇惯小师妹了。

    赵志诚的独子死于江湖仇杀当中,后来再收弟子,难免有一些情感转移,尤其是华云作为最小的弟子娇憨纯良,又是老友的孙女,赵志诚因此多少有一些严厉不起来。

    华云自己也没有什么纵横江湖的兴趣,修成艺业之后就要回华家找上门女婿然后相夫教子了,大几率是在宗门与师兄师姐庇佑下,安安稳稳得度过一生。

    然而石应虎却并不是这么觉得,人在江湖,风刀霜剑、血雨腥风不知道哪一天便会吹刮过来,没条件也就罢了,有条件还不好好练功,混吃等死,简直是愚不可及。

    “是……是爷爷给宗门赞助了一大笔钱,然后我才学到化阳劫的。”一见石应虎脸色可怕,华云自然而然就怂了,她小受气包似得讷讷言道。

    “化阳劫技法高明,极重施展技巧,小师妹你基础普通,许多刀技与杀招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却偏偏怀有这样高明的刀法,犹如稚子举千金行于闹市,怀璧其罪啊。”一边说着,石应虎一边以手作刀,前进后退,接连间施展出三招刀式:

    “横扫千军!”

    “夜战八方!”

    “力劈华山!”

    这三招刀式他已将速度、力量都控制到与华云相似相近的水准,所施展的也都是简单基础的刀招,然而华云将施展化阳劫的自己带入其中,却骤然小脸惨白。因为她发现仅仅只是这三刀,自己就已经被五师兄斩杀当场了。

    “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像五师兄你这样的刀法修为的。”虽然小脸吓得发白,但华云还是这样言道。

    “诺大江湖,功力强过你的人若过江之鲤,我已经不用功力来压制你了,现在境界相当下,你还挑剔对手的刀法修为?我在东安遇到过一位剑术奇才,他一个照面就可以逐招破解掉你的刀法……换一个思路,旁人只要看过你施展化阳劫,有心破解,你猜这个人想出我现在施展的破解思路,需要多久?”

    “………”听着石应虎的教训,华云一时间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化阳劫刀法本身非常精妙,你若是能够将它驾驭纯熟,不说纵横江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自保已是无忧了,但切不可再像现在这样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再好的刀法,若没有一个强大主人,终究也是无用的。”见小师妹撅着嘴,眼看就要被自己说哭了,石应虎语气放缓,温言规劝。

    “知道了石师兄,那我该怎么弥补破绽啊?你是不是又要说重练基本功?可是重练基本功真的很苦很遭罪的。”

    “……知道拿话堵我,你练刀时要是有现在的三分灵性聪明,未来成就不会弱于霍师兄与燕师姐。”

    “那五师兄呢?我练刀时若是十分聪明,能不能追上你?”话赶话说到这里,华云有些好奇地问。

    “你要追上我,光聪明就不够了,还得看命。”笑了一下,石应虎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开始帮华云拆解刀招,告诉她怎么才能在自身基础差功力不足的时候欺骗对手。

    石应虎的武功路数一向是简洁凌厉注重实战,重视攻击节奏,现在和华云对拆技巧流刀招,对于他自身来说也是很有裨益的,就像强行要求一个力大无穷所向披靡的拳击手,不再使用自己的蛮力,而是使用拳击技巧击倒对手一样,在石应虎看来也颇有挑战性。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下属过来了,石应虎在看到他后停止教学,那名下属跑过来后先施一礼,然后开口道:“石主管,柳稚言又来了。”

    “知道了,放她过来吧。”

    “是。”

    “五师兄,你决定管这件事?”华云很清楚,若是没有石应虎应允的话,无论柳稚言前来多少次,都不会有人帮她通报的。

    “闭关已久,这次出关难免想找高手一试刀锋,血石蝠群正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若是能够顺势解决的话,对于矿厂的安全生产也大有好处。”说着,石应虎原地一转,伴随着一声龙吟,魔劫刀自他的袖中滑出落入手掌。

    魔劫刀一米八二,是厚背重刀,然而现在却如同软剑般被石应虎盘附在自己身上,石应虎若不出刀,甚至没有人能够看出他身上携带着兵器。

    出关已经半个月,柳稚颜的事情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

    她就是三阶宝甲“加厚的金丝甲”的拥有者,青玉镇邪甲石应虎已经到手了,说实话,买得有些后悔,这件甲衣的辅修效力完全没有售卖者徐茂宗说得那么强劲,当然,这件甲衣的价值是被宗门鉴定师鉴定过的,值是肯定值的,只是不那么实用。

    柳稚颜二十一岁,是前宗门刑堂长老柳厉血的遗女,而柳厉血就是死在血石魔蝠爪下的。

    因此,她想要杀血石魔蝠的动机很清晰,除自己之外,柳稚颜还联系了四位三阶高手,对付传奇魔兽这样的阵容当然是不足的,若是不算上自己的话。因此,多方面考虑之下石应虎也想见一见她,至于接不接下这个任务,暂时还难下定论。

    没过一会,在那名通报下属的引领下,柳稚颜来到了石应虎与华云面前。

    她长相普通,身材矮小,怀里面抱着一个大大得包裹,就恍若这是她的身家性命,总而言之,并不是一个很惹人注目的女孩。

    在纯阳宗石应虎的身边,无论是清纯性感的金晴雪、妩媚的燕飞飞还是娇憨甜美的华云,颜值魅力都不是这个柳稚颜能够比拟得了的。

    “你好,在下石应虎,这是我师妹华云。”

    “柳稚颜见过石师兄,见过华师姐。”女孩抱着怀的包裹先后向石应虎与华云施礼,这个时候,真看不出她在网络上毫不客气的一面。看上去,真的是一个见到身份地位远高于自己,局促不安的年轻女孩而已。

    “五个人,哪怕全都是宗师境,想杀血石魔蝠也并不容易,说说看你的计划,若是有七层的把握,我便接下这任务。”随手接过柳稚颜怀抱着的包裹,取出里面的金丝甲,石应虎一边抚摸着宝甲一边这样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