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王娅的心思
    王娅硕大的胸口撞击在林辰身体,像是扭了脚似的!

    她略显痛苦的蹲了下来,露出雪白腰肢白花花一片,美眸里全是薄雾!

    特歉疚的吐道:

    “尊贵的客人!刚才都是我的错,我狗眼看人低,希望您不要开除我!!”

    这!

    他喵的林辰可没想理这破事,管理的事情都是亨德利和余总在做!

    这两人年富力强,在商场打拼了几十年!

    尤以亨德利亚洲第一总裁最为老辣,有这样的人才供自己驱使,林辰倒是乐得做个甩手大爷!

    “那啥老子没有想开除你啊!”

    “那个钱经理自找的,你的事情不算大……”

    林辰眼神促狭的一笑,王娅痛得不行,香嫩的肌肤冒出香汗**辣一片,那大长腿底下肌肤吹弹可破,几乎足以见到血管

    是真正的雪肌美人!

    滑腻无比,无限旖旎!

    这一刻饶是林辰心性坚定也都不禁一荡!

    “先生我脚扭了,您可以扶着王娅起来么……”

    妖娆的导购小姐,俏丽生姿也特会来事,这个时候勾引的道,林辰不上当才怪!

    心说老子也是个爷们!

    见到美女受了这么严重伤,不去扶一扶简直暴殄天物!

    苏嫣然也都惊呆了,她看到美嫩的王娅痛苦不堪,心说也太惨了吧!

    “林辰你扶一扶吧,我没事!!”

    嫣然大度的道,这特喵几乎爽’死了林辰,就冲着这个自己也要和嫣然在一起!

    至少不可以错过,娇媚还温柔体贴!

    最紧要是心地善良,也没有吃自己做好人的醋!

    这他喵这样的美艳女孩,上哪儿找,也只有苏家才有了,若不是大少的叮嘱,魁首现在就想把苏嫣然大妹纸就地狠狠正法!

    “他喵的老子是不是这么好命!”

    “所有好事都被老子摊上了……”

    连林辰的大脑都一阵阵懵逼,当机不已,自己也不耽搁,赶紧扶起那雪嫩的娇躯

    身子热热的,手感细滑!

    几乎是女子身体的巅峰,那种浓烈的媚感,摸过的男人都难以忘记!

    就在扶导购起来时候,林辰还特坏坏的掐了一把那香嫩的翘臀,这都是王娅的意思

    谁叫那货不停用身子撞自己

    像是快要不行,整个人的胸口都吊到林辰身上,这特为难!

    若非如此让她痛一下,几乎被黏着脱不了身!

    “呃!”

    王娅超级硕大的f+罩杯颤巍巍的荡出一抹惊人至极的圆弧,楚楚可怜的一笑:

    “谢谢您,您真是个大好人,如今像你这样心胸开阔的绅士在泰国也并不多了,其实我也是个华裔后代,祖籍浙南!”

    麻痹!

    林辰一颤,像是被大卡车碾了一道,怪不得这丫头这么的媚惑!

    皮肤像是缎子,漆黑的秀发,娇软可爱,关键是身材火爆,前凸后翘,原是浙南的种子啊!

    “阿嚏!你身上好香啊……”

    林辰都有些舍不得放开,但自己可是个正人君子,也只是多瞅了两眼,多扶了两次,眼瞅着那货又要摔倒,林辰赶紧贴上!

    做好事不嫌多的!

    尤其是这么香艳的

    “谢谢您,您真是个大绅士,这是……”

    说到此地,王娅美眸一闪,露出个狐媚而狡黠笑容,趁着苏嫣然不注意把一个小纸条塞到了土老帽手中

    林辰像是没有注意到,径直的揣了起来!

    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毕竟还在大小姐眼皮子底下,这种事情还是林辰第一回做

    “那行时间不早了,您和小姐回去吧,刚才的事情真是很抱歉!”

    王娅叠了爹白嫩的香腿,呵气如兰,此地空气近乎都被她的香濡融化

    这些不说,这一次得胜归来,林辰成了苏嫣然的保镖加男佣!

    拎着大包小包!

    “臭流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亨德利和余和宜那么尊重你,简直太不可思议,这太吓人了!”

    走出两步,嫣然疑惑的道,这个时候林辰看了倒在地上的巴美娟一眼,呵呵一笑:

    “老子能是什么人,农民保镖呗!”

    “当过兵,站过岗,打过仗,退伍了挣钱花!另外那两个高级总裁,都是瞎了眼,把老子认错了……”

    这他喵不知那两个近乎全能的经理人得知魁首的说法,会不会惊骇欲绝!

    也是林辰特戏谑,对于这些巴结讨好,压根没有在意

    “卧槽!农民,真的是个农民,老娘!!”

    巴美娟摸着香臀,吐出一句,每一个音符都牵扯到香臀上的伤口,令其痛苦不已!

    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定然要找这个农民的说法!

    苏嫣然当然没有相信,知道问不出来,这个男人的身上布满了奇特的迷雾!

    也是抿了抿粉嫩的香唇,就要走开,这个时候就见到破烂的林辰笑嘻嘻走到巴美娟跟前,摸了下她的高耸!

    “啧啧啧太可惜了,你的男人没照顾好你啊!”

    “记住了以后不要瞧不起农民,你看搞成这样,真是他们出手的特重……”

    林辰的目中似有万种惋惜,巴美娟一抖,痛骂的道:

    “你欺负我,调戏我,我会报复的!”

    “今夜的事情,我会讨个说法农民!!”

    麻痹!

    林辰都想算了,可这时被气得够呛,心说不干白不干,顺手就是一抽,打得那美妇人胸口一颤!

    突兀的感到一阵痛苦羞耻!

    啪啪啪!

    林辰连续的抽打,每一次把巴美娟打得死去活来,也是这货太可恶,若是自己落到她的手里,不知被踩成什么样!

    刚才也是巴美娟要将林辰扭送警局!

    这个妇人心似毒蝎,打了十几下,林辰看她不行了,嘴角殷红的鲜血落出似是个母狗

    也就惺惺作罢!

    顺手在那美娟丰腴的上身,狠狠来回掐了几把,林辰嚣张的离去

    这种人保安可以摸,自己当然不能少!

    巴美娟倒在血泊中,惨遭众人耻笑不已,这可能是这位高端贵妇,一生中最大的滑铁卢!

    “农民!土农民死穷酸老娘饶了你,就不姓巴!!”

    贵妇痛恨的道,浑身的雪肌都在疼

    对于林辰浓烈的恨意与不甘,充斥了她的头脑

    在泰北向来只有巴夫人侮辱别人,何曾被人侮辱,这特么邪乎!

    “邪门啊!苍天大地!我要他死!!”

    美娟一声嚎叫,径直的被一些下人抬回了官邸,那是一所极其富丽堂皇官邸,座落于泰国北部清迈的市中心,风景优渥!

    与此同时,林辰和大小姐回到酒店!

    门童望着两人进入的身影,眼神怪异,“这,这好熟悉,是!”

    “是马帮的大哥要找的两货吧!”

    千算万算没有算计到门童,这货也是个马帮底层,算是个见习小混混

    这个时候飞快编辑好短信,发送出去!

    洪彪立刻收到消息,召集了大批人马,几十辆军用悍马,一个个提着砍刀,猎枪!

    在泰国的街头疯狂飞驰!

    这一次来的还有马帮的少主,陈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