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渐渐揭开真相
    只见在这条走廊中,两人前方不远处的位置,一名有着白人体貌特征的青年男子奋力的拖拉着一具女人的尸体,鲜血流淌地面,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暗红色痕迹

    男子的面目很是狰狞,眼中偶尔闪过难明的色泽,然后骤然停下,伸手在旁边的墙壁上按动了两下,一个差不多有半人多高的狭小门户就突然在墙壁上冒了出来,男子没有迟疑,拖拽着尸体进入了其中……

    雏咲深羽一楞,下意识的朝前迈出了两步,撞在了秦和清的身上

    “怎么了?”因为探路,并没有注意到雏咲深羽神色变化的秦和清疑惑道

    “我有线索”雏咲深羽看了看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直接用语言把话语说出来,而是避开两人身上的微型摄像设备,用手在秦和清的背部书写着文字道

    秦和清挑眉,用眼神探问了起来

    “你确定?”

    雏咲深羽点头,表示肯定

    随即秦和清了然,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再次在走廊上移动起来

    同时雏咲深羽跟上,然后趁着别人不注意,或者说摄像头无法拍摄到的空挡,按照能力中看到的男子的方式在旁边的墙上按了两下——

    一阵类似机括运动的声音就随之在寂静的走廊中响了起来

    立时秦和清转身,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竟然是道暗门?!你怎么发现它的?”秦和清没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非常夸张的演绎道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刚才无聊的时候在墙上按了一下,这面墙壁就突然向里面凹了进去……”雏咲深羽也是配合的演绎出一副无知少女的模样,略显慌乱和紧张的摇头道

    “现,现在怎么办,要进去吗?”

    “进去吧,兴许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秦和清取下头上佩带的探险灯往暗门里头照了照,然后又用打火机在通道口前试了下通道内的氧气情况,见含量足够充足后,对一旁的雏咲深羽说道“我来打头,你跟在我的身后”

    而后秦和清一手抓住纸拂尘——御币仗,一手捏好护身符,借着头顶探险灯放出的灯光,弯腰钻进了面前的通道当中

    刹时间,腐朽的味道涌入鼻腔,让人有种置身在年代久远且长时间不见光的古旧建筑中一般,呼吸略微感觉有些不适

    好在也只是不适而已,并没有其他更一步的不良反应,因此秦和清到也没有过分担心,小心的踩着脚下的阶梯,一步一步的向更为深处的位置走去

    然后莫明的机括运动声再此响起,秦和清和雏咲深羽两人身后的密门便如同它出现时那般,又突兀的闭合了起来

    秦和清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冲身后的雏咲深羽质问道“你弄的?”

    “不,不是我,是它自己关上的”雏咲深羽慌乱的回答道

    这回不再是演戏,而是真得感到了害怕!

    毕竟那是他们目前已知唯一脱离这里的退路,要是真就这么关死了的话,鬼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彻底困在这里,再也走不出去?

    “那看来应该是机关的原因”秦和清仔细审视了会她,见其确实不似在撒谎后点点头,轻声说道

    估计应该是脚下的台阶哪里有着类似重量感应的机关存在,因此在人踏上去后,对应的机关就会被激活,然后带动着密门自行关闭

    这种情况到是并不太罕见,起码他上辈子当博物馆管理员的时候,就听不少外出参加考古的队员说过类似的事情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岛国,会在这栋闹鬼的庄园里遇上,也算是有够新奇的了

    秦和清重新调整好心情,对眼前的建筑还有探索越发的谨慎起来

    ……

    然而,也不知道是秦和清表现的过于不好惹,还是其他什么因素,前往密室的过程中并没有遭受鬼怪的骚扰,很是安静的走完了全程,来到了通路的尽头——

    一座看起来面积超过两百平米的巨大地下密室

    一张桌子摆放在旁,厚重的灰尘,让这里充满了沧桑的气息

    但更为引人注意的,还是桌子后面更为深入的那部分空间,如同一个秘密监牢和审讯场一般,各种历史传说中或是现实中依旧在使用的刑讯器具随处可见,错乱的挂在两边的墙壁或是直接摆放到架台的旁边,虽然因为岁月的原因而变得锈迹斑斑,但其上残留的血迹也依旧能够让人感受到这里的腥风血雨,还有受难人的痛苦哀嚎!

    数具已经完全风化的尸骨散乱的堆积在密室的各处,向来人宣告着,这里不仅仅可怕,还潜藏着死亡

    “看来这座公馆的最后一任主人,也未必有资料记载中的那么很好相处呐”秦和清环视四周,望着眼前呈现的环境低声说道

    “为什么就不能是之前提到过的大罪犯的作为?”雏咲深羽凑到秦和清身边,低声反问道

    “首先,历史上的那位大罪犯虽然残忍,但主要针对的都是幕府的官员,还有一些为富不仁的大商人,对于平民百姓而言,那位大罪犯并没有任何加害过他们的罪行存在其次,则是那位大罪犯没有虐杀犯人的兴趣,不管是官员还是富商,落到他手里都是立刻就杀了,从没有被抓回去再另行折磨的时候然后是这里的环境,这里的情形明显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建立起来的,和历史上那位大罪犯占领这里的时间不符,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掉那人的可能,把线索归类到公馆的最后一位主人,或是之前的其他人身上”秦和清解释道

    条理清晰,让人信服

    “好了,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上去吧”秦和清又环视了一眼整个密室空间,转身说道

    “好”雏咲深羽答应道

    然后两人迈步,踏着来时的阶梯又向通道口走了回去

    一步一步……

    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转身离开消失在通道的下一刻,密室中的那些刑具突然微微颤动起来,然后猛的一射,从原本摆放的位置处挣脱出来,并在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下飘飞在了半空

    同时室内的骸骨开始重具,化身成骷髅士兵,抓起镰刀或铁锤,颌骨开合着向密道走了过去

    “喀嚓,喀嚓,喀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走在最后的雏咲深羽突然开口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