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学徒身后的人(4)
    尤明许也相信,他们会听自己的话

    她冷静想了想,支援马上就到,明韬只怕要上通缉令,早晚会被抓住,就有了决定:“再等一等只要那辆车没开出去,就是瓮中捉鳖”

    支援果然很快就到了,几辆警车,从湖边的路开过来,闪烁的警灯照得湖边仿佛染上了奇光异彩

    众人汇合

    很快,就有一辆警车,在湖边密林深处,发现了那辆车的踪迹涂鸦马上开车过去

    几辆警车,停在湖边一座小山丘旁周围黑灯瞎火,天空呈现深深的幽蓝色

    那辆黑色的车,也停在山丘下

    夜色里,众人下车许梦山带着几个人持枪靠近,很快发现车是空的

    尤明许抬头望去,那山丘不过二十余米高,树木掩映,有一串石阶上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山丘上的屋顶

    原来上面还有套房子在这么个地方,即使开车从湖边经过,也很难注意到颇有些与世隔绝的味道

    “上去看看”尤明许说

    她带着许梦山和两个警察走在最前头,然后是殷逢,然后又是几名警察涂鸦和冠军则留在车上这样的安排,她也比较放心

    他们爬上台阶,迎面就看到一座灰色木屋,看着已有些年头周围一圈高高的铁丝网,还装了监控摄像头不过此时,铁丝网上的小栅栏门,是虚掩着的

    他们走进院子,发现屋门也是半掩着的,里头黑漆漆一片

    许梦山打了个手势,几名警察往两边散去,很快检查屋子前后,没有异常情况

    众人又再次汇集到屋门口

    尤明许和许梦山交换了个眼色,许梦山扬声道:“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无人回应,一片死寂

    尤明许:“进去!”

    她和许梦山最先持枪而入,数道手电筒的光,照得屋内明晃晃的许梦山一进屋就在墙上摸了一会儿,摸到电灯开关,摁下去却发现不亮

    先不管了

    首先是一间二十平左右的客厅,里头有张黑色沙发、桌子、椅子,冰箱,东西不多,但倒是有居家的样子尤明许就想:莫非这里是明韬的另一个落脚点?可是看屋里的东西,也有些年头了,并且要在湖边弄这么个房子,明韬有这个能耐?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众人检查客厅没有异样,还有一间卧室,里头放着床和书桌,没有衣物和日常用品

    “这里有楼梯!”一名警察喊道

    尤明许等人立刻冲过去,手电筒一照,果然看到客厅的一角,有条黑洞洞的楼梯,直通下方

    尤明许心头一凛,刚要带人下去,殷逢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来了,将她肩膀一按,说:“小心”

    “好”尤明许和几个同事,缓步而下

    楼梯大概20来个台阶,下来后,四处是光秃秃的水泥墙,闷塞而不通风一条通道,往前延伸

    众人缓步上前

    可以看出,这水泥墙也有些年头,天花板上偶尔有蛛网,还有积灰的味道,似乎很久没有见过日光,也很久没有好好打扫过了

    通道不过十几米,很快走到了头,面前出现一个更大的石室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突然“啊”了一声,大家都是一惊,他的手电已往地上照去,众人这才看到,地上赫然躺着个人

    那人一声黑色冲锋衣,戴着鸭舌帽,身体紧紧蜷缩着尤明许看到这身形打扮,心里就咯噔一下,许梦山的手电直射那人脸庞,白净清秀,面孔呈现不正常的绯红色,不是明韬是谁?

    许梦山反应很快,别的顾不上了,去按他脖子上的动脉,又探鼻息,愣愣地道:“死了!看样子是氰化物中毒,刚断气不久”

    大家面面相觑他们一路追过来,就是为了抓这个学徒杀手可他跑到这么间隐蔽的屋子,却中毒死了是知道自己走投无路了?

    还是被别人下了手?

    尤明许按下心头惊疑,下令:“立刻通知局里,再看看这屋子里有没有古怪”

    “是!”

    众人四散开,在这阴气森森的地下室里搜寻尤明许也举起手电,四处照着然而光线射过去的第一秒,她就是一惊——对面的墙壁上,赫然挂着一排染血的刀具,剁骨刀、匕首、锯子……还有绳索、电钻、皮鞭为这地下室,更添几分血腥鬼魅

    尤明许骤然就想起了屠夫杀手的那间屠宰室,心中阵阵寒意浸透难道这里不止是明韬的落脚点,还是什么别的地方?惩罚者……

    她的手电筒沿着墙壁,慢慢往里照,看到墙边放着一张单人床,被子没叠,床边地上还有双拖鞋然后在墙角转弯,是一个衣柜,透过衣柜的缝,可以看到里头挂着东西——谁住在这里?

    直觉告诉她,不是明韬

    然而当她的灯光继续往旁边移动时,却看到一张陈旧的木书桌,书桌上趴着个人尤明许只感觉到心仿佛被什么给敲了一下,可那人影那么熟悉,她差点就脱口而出:殷逢……

    不对!

    她脑子里的弦一紧,殷逢,不是在他们后头跟着吗?

    突然间,某种彻骨的、惊悚的寒意,沿着她的脊椎骨,开始往上攀升她定了定神,手电筒的光往后一退,再次退到书桌上,那个人身上那人穿着黑色毛衣、休闲长裤,乌黑的短发,线条清晰的下颌端端只是一个背影,就再次令她感觉到熟悉无比她看到那人手腕上干涸的血迹,也看到那人双腿脚踝上挂着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从桌下往墙角延伸,不知道会延伸到哪里

    其他人也都注意到屋里这个人了,都是一惊,慢慢包围过来

    尤明许太阳穴突突地跳,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事很不对劲,可具体是什么,又无法说清她往旁边侧了一步,这样,就不止是能看清那人的身形轮廓

    她手里的灯光,落在那人侧趴着、半埋在手臂里的那张脸上

    尤明许愣住了

    ————

    你们太牛了,我真的一点马脚都没露啊,只是一两句似是而非的描写,你们就猜出是明韬,还把几百章之前的明韬那句“虚情假意,真没意思,难怪他喜欢杀人!”给扒出来了这让作者怎么活啊!现在可比6年前写《他来了请闭眼》难多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