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白驹过隙
    自神兵之墓被发现,及其自己下墓,整个事情的走向,凌易是清楚的。

    但是,不跑偏,是这个事情进行的准则。显然,凌易跟上官云阙分开的那一时节,整个事情,已经跑得太偏了。

    凌易到这时,仍然受伤不重,已经是大幸了。

    等他再抬头间,刚才那只在地上的夜猫子已经消失无踪。

    不过,这难不倒他。

    早在他拴住夜猫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畜生身上撒下了会在黑暗中发光的麟粉,只要这夜猫子张开翅膀一飞,麟粉就会撒下。

    顺着这一片荧光,凌易来到一堵墙前。

    墙角沿着头话,说着说着,都是为了平静一下内心的世界,也是为了让上官云阙有一些安稳的心念。

    这样的做法,凌易是为了重新审查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

    并且,提醒上官云阙该做的一切。

    对话,其实,在某些时候,是有些心理作用的。

    心理的力量,也是力量。

    “没有,没有什么,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觉得,古怪得很,这里面,平静的有点可怕。”

    看上去,上官云阙的样子还能够撑得住。

    这功夫,上官云阙一路走来。

    仔细观察了这些,并且不停地在查看有可能出现问题的部分区域。

    除了地势险要一些,并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甚至连古墓经常见到的蛇虫鼠蚁,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连之前碰到过的动物尸骨也不再出现,两个人,就好像来到了一个空无的空间。

    这时,凌易发现一直在耳边循环的小孩的哭声,戛然而止。伴随着像很多沙子流逝的声音,还有爬虫之类的爬过的声音,往他们这边过来。

    “走。”凌易感觉不好,拉上官云阙往前跑。

    上官云阙也发现了不妥之处,对凌易说道,“师兄,跟我来。”

    从这里向前走,很多地方,带着一丝诡异的色彩。

    地面上的石头板子,墙壁上的斑驳的痕迹,都是经过历史沧桑后的残存之物。

    上官云阙的脑子,飞快地旋转。

    对眼前的一切进行了有效地甄别。

    什么是可以走的地方,什么是潜藏着危险元素的地方。

    知一寸之地的安,懂一寸之地的险。

    才是智者。才是安稳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