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雪崩于眼前
    战争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地表,六司小翻领在不断的适应,配合,磨合之下,战斗效率迅速提升

    热武器搭配异能,以及袁行陆这位五品强者的督战,使得整个进攻的天平缓慢而坚定地向人类倾斜过来

    就仿佛是推演中的情景再现,只是,这次攻守逆转

    雪兽军团经程林摧毁后,一蹶不振,高端战力死绝,中阶战力苟延残喘

    后面地下城抵抗军又不断攻击,渐渐的,偌大族群萎缩的不足全盛时期百分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六司才能占到便宜

    “司首!最多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能攻破防线!这群异兽节节败退,已经开始退守老巢,胜局已定!”

    一位小翻领踏雪而来,他的衣袍上还残留血液与肉沫,垂下的头发都被鲜血浸成了一缕缕

    足见其勇猛

    “我们的死伤如何?”袁行陆刚刚换上了一身新衣——作为最高指挥官,维持适当的威仪和整洁十分有必要

    他此前出手,一番恶战,将雪兽目前的头领斩杀,剩下的杂鱼他便没有再去击杀,而是留给了手下

    倒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袁行陆感觉这属实是一个极好的练兵场所

    和平时代,哪里去寻找这般绝佳的敌人?

    温室里成长的小翻领如何在与国外修行者的交战中不败于人?

    这都是他需要考虑的

    “目前还不好统计,已知的轻伤一百余人,重伤三十一人,死亡十二人”小翻领汇报道,顿了顿,补充说,“主要是之前地下探索小队,伤亡严重”

    地下小队便是李家姐妹那一队,遭遇围攻,四散奔逃,最后成功活下来逃回地面部队的不足五分之一

    袁行陆点点头,脸上露出悲戚,可是既然来了,哪里能一点危险不受?

    “战后统计好名单交个我,抚恤按最高标准”

    “是”

    吩咐完这些,袁行陆才算放下心来

    此刻,战局已经清晰,如无意外,只需要再等片刻,便到了收获的时候

    他已经放松了下来,开始着手思考物资收集运输,与战后治疗、抚恤的问题

    “司首,喝杯热水吧”

    身后有后勤小翻领递过来一个杯子,这杯子里包裹着一缕火焰,确保液体不结冰

    “恩”

    袁行陆点头接过,杯中水温度适宜,在这极寒之地,已经算是难得的享受

    然而,就在这一刻,杯中的液体陡然间浮现出道道波纹,波纹密集,层层叠叠,如微观海浪

    袁行陆怔住,豁然抬头,只觉大地摇晃,浮陆震动,无尽冻土之下传来轰隆闷响,一股极度恐怖的幽暗气息冲天而起!

    这气息之强甚至引得天地变色,暴雪骤停,正交战激烈的战场就像是突然被一只神秘之手按下了暂停键

    小翻领们停下来

    雪兽们也停下来,不仅是停下,它们更是浮现出类似人性化的恐惧神情

    也不管防御了,只是噗通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似乎感受到了极恐怖事物的到来

    “发生了什么?”

    “震源好像在雪山底下!”

    “我们怎么办?进攻还是撤退?”

    “司首!?司首?”

    瞬间,六司小翻领们茫然无措,这震动太突然

    以雪山为中心,积攒了无数年的积雪簌簌下落,从数百米高滑落,越滚越大,赫然是因震动发生了雪崩

    “雪崩了!撤退!立即撤退!”

    前线的各位组长当机立断,纷纷呼喊起来

    于是,六司小翻领们鼓起勇气,顶着天地间蔓延的庞大压抑,向外逃窜

    而那些雪兽却竟动也不动,依旧瑟瑟发抖

    若是这时候去击杀它们,必然轻而易举,可惜六司根本没有那个时间

    他们必须要逃,不然,饶是修行者,被这万吨积雪埋葬,怕也是凶多吉少

    “撤离!撤离!”

    六司司首袁行陆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登高一呼

    他自己却不退反进,仗着一身修为,狂奔向一段高地,俯瞰下去

    视野之中,大地浮现出道道裂痕,那座雪山地下气息越来越浓

    被挖空了的雪山根本撑不住这般强烈震动,已经摇摇欲坠,就要塌陷

    袁行陆双目电闪,于一派风雪中,透过一道缝隙看向深处,下一刻,他浑身如遭雷击!

    “那……那……那是什么?”

    ……

    ……

    发生震动的不只是苏省投影,不只是六司掌控之地

    比这里稍稍晚了几秒钟,距离苏省最近的另外一个投影里也发生了震动

    然后,更远处的投影亦然

    晋省浮陆震动

    闽省浮陆震动

    港岛浮陆震动

    翼省浮陆震动

    ……

    大洋彼岸,联邦某浮陆

    金发碧眼的异能者们刚刚破开雪山防线,便只觉大地震动,雪山崩塌,无数积雪泼天而下,他们没等反应过来,就葬身其中

    与当初“圣像”投影、“仙岛”投影里一模一样,在这一时刻,投影内部的某种机制被触发,于是,全世界上百个浮空陆地近乎同一时间震颤起来

    大雪崩于眼前,而天地变色

    上百个投影里的雪兽之王尸体宛如同时被唤醒,撕开雪山和冻土,重现人间

    ……

    苏省投影雪山之下

    朱由的气焰已经彻底熄灭

    他瞪大眼睛,无比震撼地看着底下爬起来的庞大身影,全身渗出一层冷汗,几乎要把他自己冻住

    他无法理解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身影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去令他大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不过,在逃亡前他仍旧没有忘了程林

    只可惜,程林在吹响哨子的刹那,就已经飞身跳了下去,坠向那庞然大物

    朱由此刻断然是不敢追下去的,只能恨恨地一咬牙,扭头攀附岩壁,向上狂奔

    程林坠落下来,他已经停止了吹奏哨子

    他浑身无力,脸色苍白

    这一吹,几乎将他三品的灵气储存全部抽干

    匆忙间,他翻出来之前截杀散修俘获的那瓶冻成冰的药剂,硬生生塞在嘴里,咬碎咽下,这才缓和了一些

    “哼”

    他跌落在兽王的肩膀上,然后弹开,落在地上,全身酸痛

    在唤起兽王的同时,底下的其余尸体也纷纷站了起来

    不过他们消耗的灵气实在是九牛一毛,程林一个意念传过去,这些便纷纷倒下

    他有些心惊地看着这一幕,这办法竟然真的成了,而令他更惊讶的则是,兽王的尸体竟然也有这样强的威能

    “半步地皇竟然真的这么强么?一具尸体的气势都不逊色于九品”

    不过他很清楚,这指的只是“气势”,至于真正的战力,绝对远不如生前,但就算如此,程林估摸着,秒杀个朱由问题还是不大的

    “这哨子感觉远远被低估了啊”

    他摩擦着手中铜哨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并非如此,这哨子本身没有力量,必须借由尸体,可经过上次测试,程林早就知晓,对尸体的操控是有时间限制的,消耗也非常大,以他目前的修为,驱动兽王的时间更短

    换言之,它的使用条件非常苛刻

    “时间不多,不能让他逃了”

    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程林支撑不了多久

    他眼神一定,命令兽王攻击朱由,下一刻,兽王尸体“缓缓”站起身,相比于他上百米高的个头,这“缓缓”便已经是极速

    “呼啦啦”

    兽王起身,震得这空间生出无数裂纹

    漫天飞雪遮蔽了视野

    可在“触角”的作用下,程林却不担心找不到朱由

    朱由逃得的确很快,几乎已经化成了一个宛如芝麻粒的小点,这时候,竟然已经快要逃出这空间

    可相比于兽王,他还是太慢了

    “锁定,攻击!”

    程林紧闭双眼,借由“触角”锁定他的身影

    右手握紧铜哨,这一刻,他仿佛化身兽王,直立而起,挟裹半步地皇尸体之威,一爪向前砸去

    此时,雪山地层已经被撕开

    一条巨大的裂缝中,朱由已经得见青天

    他露出喜色,只要逃出去,他自信可以生还

    然而,就在他飞身跃向那条通天之路的时候,身后,一只遮天蔽日的庞大爪子轰然砸落!

    朱由猝不及防,仓促抵挡,却也是徒劳无功

    “噗!!”

    宛如西瓜碎裂的声音般,于一派震耳欲聋的大雪崩中,新晋四品强者,黑方分会长朱由爆成一团小小的,鲜红的血花,就此丧命!

    而与此同时,程林也终于撑不住消耗,体内灵气再度见底

    黑哨的连接中断

    兽王尸体微微一定,随即僵硬,不动,挂在雪山崩塌化作的深坑中,重归冥土

    风雪自裂缝灌入,天地重归清朗

    全球上百座浮陆震动同时停止,定格在同一幕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已悄然起身,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