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大寿之日道真相(第二更)
    听到张让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惊。

    血魂堂可以说是九江郡很多江湖势力心头的一块心病。

    一方面是因为血魂堂展示出来的强大和侵略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血魂堂的神秘。

    如果大家知道血魂堂的底细,还可以有所防备。

    可整个江湖之中,却是没几个人知道血魂堂到底如何。

    而现在,大家才知道,原来血魂堂就是岳家暗中建立起来的。

    同时,不少人结合之前发生的种种,都觉得合理了。

    血魂堂需要足够的修炼资源,而岳家有很多修炼资源。

    血魂堂和不少江湖势力都发生过冲突,但这些发生冲突的江湖势力之中,既没有岳家,也没有依附于岳家的江湖势力。

    “你张让说血魂堂是我岳家建立的,那便是我岳家建立的吗?”岳娴衣冷声问道。

    张让看了一眼岳娴衣。

    此刻,岳娴衣身上所有的卡牌自己都看得一清二楚。

    “血魂炼血功,想不到岳小姐这么讨厌我,结果却是和我一样修炼了一门血道功法。这血道功法可是被江湖中不知多少人当做魔道功法的。况且,你以此功法传给血魂堂那么多人,你觉得,消息难道就不会走漏吗?其他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我张让同样是修炼此道的。血道功法,就算你不运转功法,我也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一刻,不少人都警惕地看向周围岳家的人。

    毕竟他们不知道,这些人之中,哪个就是血魂堂的人。

    见到众人已然开始有些慌了,张让摆了摆手,“诸位不必如此紧张。血魂堂虽然是岳家暗中建立的,可早已渗透到很多其他的江湖势力当中了,例如这位道长,看上去仙风道骨,可你们谁能相信,他也修炼了血魂堂的功法呢?”

    张让说着,朝着旁边的一名坐着的道士一指。

    道士不由得大怒,“胡说八道!我堂堂三清门下,怎么可能修炼魔道功法!张让,你这是血口喷人,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那我就……”

    噗——

    站起来愤怒地指着张让的道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炎无惧一抬手将人头斩落。

    鲜血一下子飞溅出去七八米远,不少桌子上的菜肴皆粘上了鲜血。

    “岳家主,这件事情,您慢慢考虑,三日之后,我张让会再来岳家,等您的答案。当然,提前是岳家能撑得过这三日。告辞。”

    张让说着,一摆手,让身后的手下人将礼物都放下,跟着自己离开。

    岳家马上有人拦住张让等人。

    岳九轮一摆手,“让他们离开!我倒是要看看,无凭无据,到底有谁敢对岳家出手!”

    虽然岳九轮这句话说得中气十足,可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没有底。

    因为他知道,血魂堂本就极有可能是岳娴衣暗中建立的。

    这些年,岳家发展得非常好,可以说,一切都太顺利了。

    这种顺利,仿佛是有人在暗中帮助岳家一般。

    可现在,自己终于想明白了,恐怕这一切都是女儿暗中做的手脚。

    很多事情,可能都是通过血魂堂帮助岳家扫清前面的道路。

    马上,就有人站起来,朝着岳九轮一拱手,“今日门中还有其他的事务,暂且告辞。”

    “告辞。”

    很快,就有不少人都站起来,告辞离开。

    尤其是其他几个一流江湖势力的代表。

    原本他们就担心岳家对他们图谋不轨,现在更是发现岳家竟然和血魂堂还有关系。

    虽然一些人不相信张让说的话,但大家却是不介意在这个时候孤立甚至和岳家敌对。

    无论事实如何,其实大家都希望张让的话是真的。

    因为只有这样,整个九江郡的江湖才会有理由联手对付岳家。

    从而,将这个威胁到他们的庞然大物推倒。

    随着很多江湖众人离开。

    原本热热闹闹的大寿之日,也变得冷清起来。

    岳九轮坐下,喝了一口酒,便叫上岳娴衣离开了大厅,直奔后院。

    到了书房之中,岳九轮坐在书桌后面,冷哼了一声。

    “娴衣,有些实话,现在应该对为父说了吧?”

    岳娴衣原本还想要瞒自己父亲一段时间,毕竟在血魂堂的力量在自己看来,还不够。

    可现在一切都被张让抖出来了,自己只能点了点头。

    “不错,父亲,一切都是我做的。血魂堂乃是我亲手建立。”

    “糊涂!”

    岳九轮厉声呵斥的同时,将桌子上的茶杯抓起来,狠狠地砸在地上。

    “你想要干什么?血洗江湖吗?”

    岳娴衣马上跪在地上,“父亲,女儿没有那样的心思。这些年来,我岳家势力大不如前,女儿想着不能将一切都赌在一处。所以便暗中建立了血魂堂。血魂堂虽然修炼的是魔道功法,但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实力毋庸置疑!可那也是魔道!是魔道!我岳家刚刚名门正派,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女儿!”

    岳娴衣抱拳拱手,“父亲,您要知道,这江湖之中,谁看你是正道还是魔道,最终看的,只是实力。持剑六门的西漠剑城,可算是什么正道,可结果还不是持剑六门之一!灵山七派之中的狼山派和鬼山派,又哪里是什么好东西!八部山庄之中,更是有白莲山庄!父亲呀!这江湖之中,从来都不会讲什么正邪,只有强弱!强者,才有主宰自己命运的权力,弱者,只能被别人主宰命运呀!”

    岳九轮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对这一套魔道蛊惑人心的话,痴迷到如此地步。

    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难不成自己还能为了江湖正道,将自己的女儿杀了吗?

    “但现在,事情败露,你打算怎么办?”

    岳娴衣冷冷一笑,“这个简单。之前朝廷就有想要让我岳家弟子入军中历练的意思,显然是想要让岳家投靠朝廷。索性,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我便直接带领血魂堂去投靠朝廷。他张让不是北方袁绍初的手下吗?我们便做大汉的鹰犬!到时候,得大汉朝廷之力,一起对付张让,到时候什么霜降司立秋司,全部杀掉。由此大功,我岳家必然能得到朝廷庇佑。到时候,九江郡上下,还有谁敢说我岳家的坏话!”

    岳九轮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愿意做朝廷的鹰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