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盛大之晨
    是的,这个时代就是如此

    聚居地的人们过着最原始的生活,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

    文明断代,陡然变得恶劣的自然环境下,这应该是最合理的结果

    但事实上,人类的新文明发展出了安全区,在安全区内还有着超越前文明的科技!

    对的,科技!前文明最大的文明成果,原本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瓶颈,但被这废墟之上建立的现代文明给轻易突破了

    甚至,有些还颠覆了前文明的科学理论

    既然如此,人类怎么还如此的可怜?龟缩在安全区,不像是在征服世界,却像是在逃避世界?

    那些超科技的东西,看样子也没有大量的运用根本不像前文明,任何科技的出现,最后都会改变人们的生活,终究连普通人也能享用它

    这些疑问,让唐凌心如猫抓,却也毫无办法

    这张图书卡就算权限再高,能阅读的书里也没有关于这些,哪怕任何一丝的描述

    “如果有办法的话...”唐凌摩挲着图书卡,他从厨娘口中得知,这是苏耀的心意,他感激之余,更多了对信息和知识的贪婪

    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这个时代真正的神秘——神秘商店,那个挥手间让他拥有了几种文字阅读能力的男人,昆!

    否则,就算面对宝贵的财富——书籍,他也只有擦肩而过

    “小伙子,让我看看,你还在啰嗦一些什么呢?我已经为了叫好去内城的铁鳞马车光靠走路,你可是要迟到”就在唐凌失神思考的时候,厨娘的声音传到了唐凌的耳中

    这位叫做罗娜的厨娘,看得出来非常喜欢苏耀叔,也是个好人,就是啰嗦了一些

    “嗯,我就出发”对于照顾过自己的人,唐凌都有感恩的心

    在这个时代,无所求的善意是最宝贵的东西

    “哟哟哟,小伙子真不错这身衣衫,啧啧啧...”罗娜拉过唐凌,小心翼翼的抚过唐凌的制服,眼中流露出由衷的羡慕和喜爱

    这可是很高级的衣料

    即便唐凌相对同龄人显得瘦弱,略微矮小,但清秀的脸和挺拔的姿态,配上制服也显得如此英挺,像个贵族呢

    就连那纯黑色的头发和眼眸,也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深沉和神秘

    毕竟这代表了前文明的东升州血统,在17号安全区并不多见,听闻他们聚集在一个强大且神秘的安全地带

    而唐凌的取名方式,又是东升州华夏国的典型方式,那纯粹的华夏国血统在17号安全区更是凤毛麟角般难见

    因为对苏耀的喜爱,罗娜已经爱屋及乌的喜爱上了这种血统的男人

    面对罗娜的亲密,还是少年的唐凌略微有些羞涩,他不动声色的躲开了罗娜的手,但与此同时,手中却被罗娜塞入了两个拳头大的蛋

    温热,散发着香气

    “铁棘鸟蛋,路上吃考试不能饿肚子”罗娜这样说道

    唐凌心中流过一丝感激,知道这是罗娜的心意,苏耀叔全然不会那么细心

    而铁棘鸟蛋并不会便宜,它是补充体能的宝贝

    在聚居地捕猎时,唐凌就知道一只成年的铁棘鸟可以轻易的踢烂十个成年男人的肚子,更别提它那尖锐的喙和变态的奔跑速度

    况且,它产卵不多,有了卵后,性情更加暴烈

    “谢谢”唐凌说得十分小声,说话间已经背上了他不多的行李,如果考试顺利,他会入驻第一预备营

    即便不顺,他也会呆在某个训练营,不会再住在这里了

    “重要的是,考出一个好成绩”罗娜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这个沉默寡言,仿佛有着无数悲伤的少年,其实让人别样的心疼

    重要的是,他走了,苏耀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罗娜不舍中又有忐忑与不安,唐凌却停下了脚步,第一次对罗娜羞涩微笑:“罗娜婶婶,我,以后会来看你的”

    此时,清晨的阳光终于出现,彻底照亮了这间小屋

    **

    铁鳞马车有些摇摇晃晃,因为负责拉扯的车夫需要不时的鞭笞它们,提醒它们收起偶尔冒出的爆裂脾气

    唐凌全不在意,低头大口的吃着铁棘鸟蛋,喝着清水,为即将到来的考试做着最后的体力补充

    唐凌并不知道考试会具体考一些什么,但总归不是太容易的事情,而曾经花两个信用点从夸克那里买来的消息,他并未遗忘——成为紫月战士的关键,要经过一项神秘的测试

    即便第一预备营出来的预备战士,有着极高的几率成为紫月战士,那么这考试包含着那神秘的测试吗?

    这种东西想是没有结果的,何况这拥堵的道路,也让唐凌有些烦乱

    人们太兴奋了

    就因为,今天是复试的日子,会选拔出第一预备营的精英,没有一个人愿意错过这样的盛大场面

    毕竟,17号安全区的生活也是压抑的啊

    唐凌喝了一口清水,已经了解了许多的他当然知道,为了留住居住在安全区的资格,这里的人们同样无时无刻的在付出各种劳动

    相比聚居地,他们的自由更少,因为17号安全区那扇巨大的城门,挡住了外来的人,同样也锁住了城内的他们

    普通人没有资格,更没有资本出城

    在这样的生活下,每一次紫月战士的诞生就是最盛大的节日,而每一次第一预备营被灌入‘新血’,就是第二盛大的节日

    每诞生一个强者,不就多了一分所谓的安全感吗?

    尽管不想带着恶意,唐凌的眼中还是不可避免得出现了一丝嘲讽,那一夜的刀光,屠戮向无辜弱者的冷漠,希望不会发生在安全区的人们身上

    而那一夜瞬间冒出的模糊想法,也难以避免的出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好想...如果可以...好想生生的打碎它...

    “尊敬的少爷,已经到了”车夫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唐凌冒起的一丝疯狂

    原来,这技术不错的车夫已经来到了苏耀叔曾带他来过的那条街,如无许可,外城的人连踏足这条街的资格也没有

    但在今晨,这条街却显得有了一些人气,只因为来参加复试的预备役战士很多已经在街上等待,连同他们的亲人也被允许踏上这条街,甚至进入内城,亲眼观看这重要又盛大的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