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你们,都可以死了(3更求订阅求月票!)
    张天恒冲自己麾下的魔教白虎殿弟子打了几个手势,让他们继续处理此地的事情

    他本人则连忙跃上炎龙的后背,站在陈洛阳后面

    陈洛阳冲此地教众微微颔首,然后炎龙托着他和张天恒飞天而起

    下方全是教众海啸浪潮般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

    所有魔教众人,此刻都兴奋至极

    他们眼前,已经出现自家神教横扫天下,鲸吞神州的画面

    炎龙在这陈洛阳和张天恒,一路向北,出了闽州地界,穿越浙州、江州、鲁州,直抵冀州

    在这里,魔教同异族也正展开激烈的争斗

    抢在“鬼龙”苏夜突破武帝之前将之围杀的计划失败,使得异族局势大为不妙

    “天狼”博撒尔被苏夜当场击杀

    异族一方虽然还有“神鹰”伊克萨与右贤王宗勒这样的第十二境的巅峰武王,但面对已经突破至武帝的苏夜,还是压力山大

    万幸左贤王修哲及时出山,方才让异族止住颓势

    然而重伤在身的修哲也不敢正面跟苏夜碰头,唯有尽可能隐藏行迹,利用自己黑死天书对凡人和低修为武者的威胁,形成一种威慑力,牵制苏夜的行动

    但相较而言,他毕竟有伤在身

    苏夜的威慑力比他来的更强,实打实的震慑异族众人

    所以此刻北疆战线上,魔教始终大占上风

    修哲等异族高手也只能勉强维持局势不要彻底崩坏

    他们在等,在拖,寄希望于异族族主宇文峰能胜过魔教教主陈洛阳

    届时宇文峰返回神州,苏夜的威胁便再不成威胁

    每一个异族高手,都在勉力支撑

    “魔狼”巴昆在冀州迎战魔教朱雀第一宿“疯罴”林东夷

    双方交手正激烈之际,却有魔教青龙第一宿“九阴幻剑”刘思突然出手暗算刺杀

    结果巴昆顿时遭受重创

    朱雀一林东夷轻易不出手,出手就百无禁忌

    如果不是另外一边的“风狼”勒布及时出手援救,巴昆就当场死在林东夷和刘思夹击之下

    然而勒布本也有魔教四长老柴翰做对手

    他救援巴昆,自己也险象环生

    面临魔教高手围攻,异族众人不得不且战且退

    本来是他们主动进攻冀州

    现在却站不稳脚跟,被重新赶出冀州不说,魔教众人更向塞外反攻追杀过来

    这让异族众人心中憋闷无比

    说到底还是魔教那边苏夜忽然突破至武帝带来的后遗症,他们这边不仅折了博撒尔,也让伊克萨、宗勒等顶尖高手心存顾忌

    而对面还有陈初华、王飞、谢冲等人没见动静

    给人无形的心理压力,着实是太大了

    大家现在就只希望族主得胜而归

    所有人总是下意识的时不时望向远方,望向东南边

    希望,那柄霸绝天下,斩天裂地的刀锋,能尽快出现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祈求得到上天的回应

    东南方,真的有了动静

    一个极为强大的气息,正在那个方向涌动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仰望

    连追击的魔教众人,都略微放慢脚步,注意力转向身后

    结果,大家没看见刀锋,只看见一朵燃烧的火红祥云,从地平线上升起

    炎龙?

    魔皇!

    异族众人的心,全部沉到谷底

    不同于闽州海边,眼下这里地处塞外草原,在这个地方看见魔皇,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双皇决战,异族族主败了!

    眼见魔皇和其脚下炎龙来得如此快,让报信的人都来不及,又反应了另一个让异族众人绝望的真相

    这一战,魔皇不仅胜了,同时还是大胜!

    战胜异族族主之后,不用任何休整,也不影响其实力,立马就直接杀来塞外,要掀异族的老家

    如果魔皇还能保持如此战斗力,而非惨胜的话,那异族族主,可就凶多吉少了…………

    但这怎么可能?

    位列三皇,名震天下数十年,跟魔皇一样常胜不败的刀皇,竟然白的如此彻底,如此轻易?

    异族中人,都下意识拒绝这个念头,难以理解,无法接受

    而魔教教众,则齐声欢呼起来

    刘思等少壮派干将,自是不必多说

    便是元老派中人,至少在这一刻,也生出敬服的感觉

    刀皇的强势,毋庸置疑

    便是燕明空突破至第十四境,能否胜过对方,也未可知

    但教主竟如此大胜,其中威势,不言自明

    刀皇宇文峰虽只一人,但这一战的份量碾压先前南云山之战和洛阳城之战,将魔皇威望,推向又一个全新的高度

    四长老柴翰望着从上空飞过的火红祥云,叹息一声,和其他魔教教众一样,遥遥一礼:“教主神威盖世,我神教战无不胜!”

    正当魔教众人欢欣鼓舞,异族众人如丧考妣,绝望等死之际,却见那火红祥云,没有停顿,径自向前,朝草原另一个方向飞去

    大家全都一愣

    异族众人心中升起一点希望的火苗,继续向东南望去,希望是魔教教主在逃跑,自家族主在后面追击

    虽然心底知道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但眼下他们也只能提起这小小念想,才能支撑住自身的斗志

    然而,在火红祥云后,东南空空如也

    异族众人彻底绝望

    而这时,忽然就见远方天边,火红祥云停下前进的脚步,朝下方草原落下

    在那片草原上升起一道道黑雾,顽强但无助的对抗从天而降的炎龙

    不论魔教众人还是异族众人,大家都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

    那里,不是别人,正是左贤王修哲的藏身之处!

    巴昆、勒布等异族高手,都大惊失色

    为了保密,连他们都不知道修哲的具体行踪

    “绝狼”亚木阿同样无从知悉,是以魔教一方寻找修哲踪迹极为困难

    因为左贤王修哲也需要异族一方的情报支持,所以有伊克萨、宗勒寥寥几人知道修哲的大概方位

    但他们都没有落到魔教手里,魔教如何知道修哲的具体位置?

    天地悠悠,北疆辽阔

    修哲能选择的地方太多了,更可以不断移动

    包括巴昆、勒布等人在内,都不曾想到,眼下修哲居然就在他们附近

    可是看那火红祥云的样子,魔皇并非来找他们,顺道发现修哲

    而是打一开始,就是冲着那位异族左贤王去的!

    修哲的行踪,魔皇怎么会如此清楚?

    异族众人,全都目瞪口呆

    而最惊讶的人,自然莫过于左贤王修哲自己

    他这一次转移后的新方位,连伊克萨、宗勒等人都还没来得及通知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他在这里,根本不存在有人泄密出卖他的可能

    然而陈洛阳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身体完全缩在黑色的大氅里,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仰望上方燃烧的龙威祥云,火光映照下,都能看出他脸色一片铁青

    祥云和火焰中,巨大的炎龙若隐若现,向下将龙首探出云层

    陈洛阳站在龙首之上,平静看着下方的左贤王修哲

    就在不到一个月以前,对方趁着他重伤,万里迢迢跑到黔州截杀

    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面对武帝层次的对手

    结果千潮山一战,他成功击败对方,将之也打成重伤

    如今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伤势渐渐痊愈,对方则仍然伤病缠身

    双方的位置,彻底颠倒

    黑毛大氅包裹下的中年男子,目光注视上空的陈洛阳

    昔年,第一次败在这个年轻的对手拳下,让他不甘至极

    不断勤修苦练,甚至成功突破历代前人先辈,成功将黑死天书提升至历代未有的境界

    谁曾想,结果一而再,再而三败在对方手里

    而现在,甚至自己的生命,已经要走到尽头

    竟似永无翻身之日

    “你兄长宇文峰已死”陈洛阳说道:“我杀的”

    修哲剧烈的咳嗽

    “马革裹尸,他不会后悔,本王也将马上随他而去,只恨自己无力杀你陈洛阳为他和赫连报仇”

    他想这么说来着

    然而陈洛阳根本没有等他开口的意思,径自道:“现在该你了”

    说罢,直接就是一拳落下

    天塌地陷一般的狂暴力量,左贤王修哲就算处于自己巅峰之时都难以抵挡,更别说现在的重伤之身

    只在瞬间,便尸骨无存!

    其身死之后,有无穷无尽的恐怖黑雾,从躯体里爆发出来,仿佛无尽的狂潮向四周席卷

    黑帝修哲苦练黑死天书多年,身死之后体内凶劲爆发,直接再现昔日的死海黑潮!

    陈洛阳对此视若无睹

    也不施展阳刚炽热的“祝融”,便依然只是“蚩尤”

    狂暴的杀意和戾气冲天而起,镇压死海黑潮

    给人世带来无尽灾劫和死亡的黑死大潮,在凶厉嗜杀的“蚩尤”面前,仿佛也成了有生命的存在,然后被那滔天杀意淹没摧毁,“生命”凋零

    一场可能扩散影响千里方圆的浩劫,悄无声息间,被陈洛阳平定于无形中

    继刀皇宇文峰之后,异族最后的支柱黑帝修哲,也被摧毁

    陈洛阳甩甩手,仿佛干了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他看也不看尸骨无存的修哲

    脑海里沟通黑壶,查询王飞的信息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