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很欣赏你
    当天下午,红山学院入学考试的第一环就圆满告终,超过五万名考生全部完成了魔能适应性的测试。

    而测试的结果,在晚餐前就整理汇总到了负责招生的主任桌前。

    黑衣的中年魔道士翻阅了一下报告概要,眼皮不由抖动了一下。

    呈交报告的是个年轻的魔道士,刚在学院任职不久,对工作有着年轻人独有的满腹激情。他见主任对报告似有感慨,便凑趣地说道:“今年的考生水平的确了不起,均分上虽然变化不大,但高分人数比去年多了快一倍,超过100分的竟有20人之多!我记得5年前,102分就是第一环的最高分了,而今年这个记录居然被院长的关门弟子给刷到了123分,简直是惊世骇俗啊!不过要说惊世骇俗,那个0分考生更惊世骇俗,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怎么能测出0分来……”

    黑衣主任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既然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你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聒噪个没完没了?多看点书,少说点废话,要不了你的命!”

    年轻人宛如一无所有的舔狗一般落荒而逃。

    待办公室内清静起来,黑衣主任才冷笑一声:“0分?这是上古时代的禁魔体啊,把这小子放进来,怕是导师们要抢破头了……说来这北境雪山还真是能人辈出,传说里才会存在的魔神之体和禁魔之体,居然接二连三地蹦出来。不过,你一个禁魔之人,跑来参加魔道学院的入学考试,是不是有点,有点……”

    说到这里,主任不由卡了壳,实在不知该说他有点怎么样,接下来,他转笔,摸下巴,薅头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恰如其分又幽默风趣的比喻,顿时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而这个考了0分的白骁,也被他深深记在了脑海里。

    白骁,你这区区野人竟敢让我受此屈辱,给我记住了!

    ——

    红山学院的第二轮考试被安排在第二天上午开始,同样是原先的考场。白骁赶到地比昨日早了几分,清月还没到场,但门前也已经围拢了不少考生。

    对于大多数考生而言,这百里挑一的入学考试,容不得半点马虎,哪怕是一些从小就背负天才之名的少年,也不敢说自己能十拿九稳地通关。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下,提前到场俨然成了一种展示诚意和觉悟的礼仪。相较而言,像白骁这般老老实实照着准考证所述时间,几乎掐点来的,简直是轻佻下流了!

    不过考虑到今天魔道公主清月来得更晚,考生们就不约而同地决定,暂时不以鄙视轻蔑的目光去看白骁。

    当然,看到白骁到场,人们仍是难耐好奇,他昨日的两大壮举可谓震惊全城:价值八千万的豪饮,以及足以触发隐藏职业的0分测试结果。

    此时,就算内心最反感这雪山野人的,也实在想见识一下,他接下来还能给大家带来什么惊喜,当然,最好是那种走在路上忽然跌倒在地,轰然自爆螺旋升天式的惊喜,人们绝对不介意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这个野人的痛苦之上。

    白骁沐浴在周围人的目光之中,独自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他虽然对南方大陆的很多事情还不够了解,但至少能分辨周围人的善意和恶意,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在这里有多不受欢迎。昨天那对主动跳出来哗众取宠的锦袍二人组,他虽没有在意,毕竟不是没看到。

    但这都无所谓,他又不是来交朋友的。他关注的焦点,自始至终也只有一个。

    不久后,清月姗姗来迟,明媚的眸子中掠过一丝倦意,曾经让白骁感到惊艳的勃勃生机也显得萎靡不振。

    “怎么了?”

    同样的疑问,也闪现在周围无数考生心头。

    和白骁这野人模样的壮硕少年不同,清月自从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那一刻,就成了许多人心中永远纯净无暇的女神,所以就算她有了所谓前男友,依然被无数人牵肠挂肚。

    清月苦笑着回应了白骁的问题:“昨天看到一本讲魔道异论的书,一不留神就通宵了……不过不必担心我,不会影响考试结果。你呢,准备地怎么样?”

    刚说完,清月就后悔了,感慨果然通宵损害智力,昨天的教训这就忘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白骁就放下兽皮行囊,然后摆出一套精致的茶具来。

    “我看书上说,飞羽茶楼的平大师亲手培育的‘迷离羽’,有安神醒脑的功效,对参与理论测试的考生极有帮助,便托人买了一份,卖家还送了我一套茶具。”

    清月手捂着脸,不知说什么才好。

    飞羽茶楼,迷离羽,虽然不至于像昨日的原始魔液那么离谱,可也是寻常贵族人家都难以享用的超高档奢侈品,平大师亲手培育的迷离羽更是年年都被炒出天价,朱俊燊平时没就少在实验室里念叨,说他投资血亏以前,每年好歹能喝上一壶迷离羽,这两年喝杯鲜橙汁都像是过年……然后这茶叶白骁居然说买就买!

    旁边有人忽然开口说道:“迷离羽沏泡极有讲究,你懂茶道?可别暴殄天物了。”

    白骁说道:“我不懂,所以托人请了专家来。”

    说话间,只见半空中一枚青叶飘然而落,落地时,青叶便化作一辆通体碧玉的豪车。在魔能的驱使下,车门悠然开启,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女率先下车,而后转身将一位老人搀扶下来。

    老人现身的瞬间,考场前便响起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平大师!?”

    “是真人么!?那个被誉为国宝级的茶道大师?不是说他已经隐退许久了吗?”

    “是啊,据说很多魔道大师请他参加茶会都被屡屡谢绝,为什么会……”

    “莫非是看在清月的面子上?”

    “不至于吧,据说院长本人都请不动他,院长的弟子应该还差着火候吧?”

    众人议论声中,国宝大师在娇小少女的引导下,缓步走到白骁面前,抬起头,问道:“你就是那个用两千万银元请我来沏茶的白骁?”

    四周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很多人再次感到自己的三观受到了金钱的侮辱。

    老人看了眼摆在地上的精美茶具,又看向白骁:“你懂茶?”

    白骁坦然答道:“不懂。”

    “你可知道我亲手培育的迷离羽,寄托了多少代人的心血,凝聚着多少神效?”

    “不太清楚。”

    “你可知道我的茶道技艺,强在何处,与别家有什么不同?”

    “一无所知。”

    平大师声音淡然,继续问道:“所以,你只是听说了我的名气,便花钱请我来给你沏茶?“

    白骁点点头。

    而此时,周围的听众们,已经有人为白骁捏了把汗。

    这飞羽楼的平大师,一生精研茶道,对茶的热爱和执着,可谓闻名东西大陆,年轻时候的许多事迹更是被写进了蒙学的教科书里。若有人敢在他面前轻慢茶道,就算皇公贵胄他也照翻脸不误。这雪山野人摆明了是来焚琴煮鹤的土暴发户,怕是要惹得平大师暴怒!

    当然,也有不少人心中窃喜,暗含期待,恨不得这野人被国宝大师当场打脸打成比目鱼形状。

    然而下一刻,人们却看到平大师那紧绷着的面孔,宛如初春时候融化的积雪。

    “很好,我最欣赏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