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笑
    伙计的这话一出口,众人的注意力似乎重新被吸引了过来。不少人的眼神中甚至带着戏谑,仿佛要看好戏的模样。

    王曜景的心中暗皱眉,这些人什么毛病,一个个看着我作甚。

    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在环顾了四周之后,便朝着角落的一张桌子而去。在这张桌子上坐着一男一女。

    男子大概四十多岁,两鬓有些斑白,身穿儒衫,一根辫子一直快拖到地面,看上去颇有几分飘逸的姿态。而女子则年方二八,虽然不能说多么倾国倾城,但身上富有朝气,尤其是在这个女子被约束和压抑的狠的时代,这样的女子往往能够引起很多的注意。

    从外表看,这两个人应该是父女。

    “二位,借个位置。”王曜景朝着二人一拱手,他经过了粗略比对,似乎也就这两个人看上去比较好说话。

    “你坐噻,莫要客气。”女子冲着王曜景笑了笑,眼神在他的皮肤上停留了一下,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一丝羡慕。

    他的皮肤实在是太细腻了,几乎如同婴儿一般。同时也很白皙,不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白,而是带着些许红润的洁白,令人一看就忍不住的升起亲近之感。

    他的疗愈异能时时刻刻在恢复他的身体,帮助他保持最佳状态。而且,真正显露出来的也不仅仅是这么一点,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永葆青春。

    他身体的时光不是被固化的,但时间每流动一点,身体每衰败一分,就会被疗愈异能给治愈到最佳状态。虽然这不能帮助他增长寿命,但可以保证他到死身体依然处于巅峰状态,面目犹如少年。

    “谢谢。”王曜景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就跟这个女子面对面。而中年人则是慢悠悠的喝着酒,似乎多了一个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王曜景刚刚坐下,屁股刚刚挨到木板,正要坐稳,凳子上忽然传递过来一道向后推动的力量,他一时不察,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到地上。好在让反应及时,一个扎马给稳住了,不过饶是如此,也稍显狼狈。

    “哈哈哈。”店内传来了一阵哄笑,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王曜景的目光敏锐,其实在他快要落座的那一瞬间,那个喝酒的中年人右脚犹如闪电般的踹出,踢在了他的凳子上,似乎是想要给他一个难堪。

    不在神打状态下的他,反应力远远比不上眼前这人。

    “小哥,你坐噻。”女子说话带着一些四川的口音,声音清脆如银铃。但落在王曜景的耳中,却好似带着嘲笑。

    “砰。”苏和泰一看到这一幕,鼻子都快气歪了,直接一拍桌子,怒视着众人。

    “咣当。”不远处一个大汉将自己的鬼头铜环大刀拍在了桌上,双目圆睁,就这么看着苏和泰。苏和泰被对方有若实质的目光盯着,心里顿时一虚。

    “蓬。”不远处,一个满脸横肉,头上没有一根毛的矮胖子将自己南瓜大的铜锤甩在了桌上,桌上的杯碗被震得一跳,汤水都洒下来了。

    紧接着,又有七八个人将自己的兵器拍在了桌上,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其他人的目光却更见戏谑。

    “小子,想炸毛啊,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场合?”最先的那个大汉咧开了嘴巴,做了一个恶狠狠的动作。

    苏和泰更加心虚了,他抬头看着王曜景一眼,发现王曜景面上不动声色。

    “哈哈哈,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毛头小子玩耍的地方,没本事趁早滚回家喝奶。”那大汉冲着王曜景笑了笑,似乎很想看到对方羞愧难当的模样。

    “啪。”王曜景一甩身后的包袱,一声金属和桌板碰撞的声音响起。

    “哟,也要亮兵器了。”那大汉先是一愣,旋即笑的更加大声了,而其他人也都面露微笑,连酸秀才那一脚都躲不过去的人,就算亮兵器又能如何?

    王曜景面无表情,用力一拽,直接扯掉了包袱皮。乌沉沉的枪管、深红色的核桃木枪托,流畅的充满了工业冰冷美感的线条。

    枪!步枪!毛瑟4式步枪!

    清廷新军的制式装备,全部是从德国购买,很多二流的列强,兵器也不过是这个水准。

    酒馆中的欢快气氛戛然而止,最先停止笑容的是这个大汉。他的笑容先是变得僵硬,旋即变得勉强,到最后只余下嘴角在微微扯动。

    其他人的瞳孔则在缩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这把枪。

    对于这些江湖客而言,他们中出现了一个拿着火枪的,画风着实有些诡异。就像是他们还生活在唐人写的《空空儿》、《聂隐娘》的故事里,然后有人给他们扔了一本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

    特么不仅看的难受,还根本看不懂好不好。

    “继续笑。”王曜景将枪拿在了手里,手指在枪身上抚摸而过,然后熟练的拉开了枪栓,眼神在众人的身上扫过。

    大汉的腿脚在颤抖,而其他人则是心怀忌惮。那个用闪电脚踹了王曜景凳子的中年人,也不复之前的飘逸闲淡,反倒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喝酒的时候胸口溅了一些酒水也没有发现。

    “我特么让你笑。”王曜景直接把枪顶在了大汉的胸口,大汉的脸色刷的就苍白了起来,他的手不知道如何去放了,想要说句软话讨个饶,但话到了嘴边,又不好意思。

    他好歹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在川陕地区有好大的名声,怎么能这么软弱的求饶呢。

    “笑。”王曜景直视着这个大汉,丝毫不让,厉声说道。

    “嘿……嘿嘿……”大汉的赶紧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又干又涩的笑,他怕自己笑的不像,还加上了难听的笑声。

    “滚。”王曜景在大汉的身上踹了一脚,也没怎么用力,但这大汉却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这地方是没脸呆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他就要成为整个江湖的笑柄。

    解决了大汉,王曜景将目光放到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上。

    中年人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想要给自己倒杯酒,但手掌颤颤巍巍,那流出的酒水就像一个患有前列腺疾病的患者,断断续续,摇摇晃晃,就差没分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