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地再无李存勖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赵匡胤所乘坐的大船一震,而后这艘船缓缓的朝着边上倾覆,船上的众人一时不察,趔趄着朝另一边栽倒数十个亲兵径直坠入了湖水之中,转眼间就被漆黑如墨的水流给吞没

    赵匡胤的身手不错,在即将坠落的那一刻,他猛然间伸出手,一把抓在了桅杆处,死死地抱紧

    他身下的船只继续的震动着,湖水浪头翻滚,打湿了他的身体这里的水竟然出奇的寒冷,湿冷的衣服黏在他的身上,令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平静的洪泽湖,此刻仿佛一只失去了理智的野兽,越来越汹涌的湖水,将船只拍打的晃动不已

    三千多艘大小船只,被浪头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越来越多的士兵坠入了水中赵匡胤看着这一幕,心却是越来越冷

    这可都是大周的精锐,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上,反倒因妖术灵异而丢了性命,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他的手掌在颤抖着,一颗心不停的下沉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下去?不若就此死去,一了百了

    赵匡胤心中的悲哀越来越重,到最后彻底丧失了求生的**

    他原本抓住桅杆的双手慢慢松开,随着一道滔天浪头拍打过来,他身下的船只猛然一颤,在下一刻,他整个身体就飞了其中

    只听到“扑通”一声,身体便坠入了水中

    “咕嘟嘟”

    湖水冰冷刺骨,浓郁到化不开的黑色,覆盖住了他的全部视线他的五感被蒙蔽住,他彻底对外失去了感知,残留下的唯有无尽的绝望和死寂

    赵匡胤的身体不停的往水底沉去,他开始呛水,冰冷的水流在朝着他的体内倒灌而去

    他本能的挣扎了起来,只是这洪泽湖太深了,他不停的往下沉去,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就在他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忽然间,眼前一亮

    “正消魂又是,疏烟淡月,子规声断……”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座辉煌的戏台,四周是连绵的宫殿群,无数面容肃穆的禁军值守

    在那戏台之上,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却作伶人打扮,用尖细的声音在大声的唱着曲子

    虽然其面目粗豪,穿着伶人服饰很是不搭,但声音落入人的耳中,却是情真意切,让人心中生出了悲意

    听着声音,赵匡胤不由得痴了,他的心思随着那高大汉子的身形变幻而移动

    他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这个汉子长得什么样子,但却始终瞧得不真切,仿佛那人的脸上罩着一层薄纱

    高大汉子在台上一板一眼的走动着,膝盖微微弯曲,口中犹自唱个不停在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拖出一句长长的尾音,而后猛然回头

    赵匡胤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但却彻底的呆住了

    因为……那张面孔,与他自己一般无二

    唱戏的那个人,竟然是我?

    他整个人如遭雷击,思维一片空白他的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恐惧,这种恐惧之心,比他被湖水吞没还要可怕

    “赵匡胤,你有天子位格,我当借尔之躯,重临人间届时,天地间再无李存勖,只有赵匡胤”那戏台上的汉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缓声开口

    而赵匡胤的嘴巴微微张开,意识已经彻底的消散他的身躯随着湖水的席卷,重新的浮到了水面之上而在他之后,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浮在水面上

    洪泽湖之上,六万余具尸体仰面漂浮着湖水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刹那之间,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接连睁开了眼睛,目光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而在不远处,无数破烂的大船漂浮在水面,上门悬挂着的带有“唐”字样的旗帜,迎着风飞舞

    ……

    王曜景站在楚州城,抬头看向远方就在刚刚,他察觉到一丝无比可怕的气息自西南方向升腾起来

    “洪泽湖……”那个方位,正式洪泽湖所在

    当日他途径洪泽湖,准备杀死赵匡胤,却遭遇了湖中隐藏的灵异大军,这才让他的谋划无功而返莫非这一回的动静,也是那灵异大军搞出来的?

    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气机极度可怕,浩瀚的犹如一整个世界压制过来什么飞头妖、金佛一流,在这股气息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

    本来王曜景打算一鼓作气,除了收服旧地之外,顺带手再去攻打大周的其他城市,但在感受到这股气息之后,他反倒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个世界的水比他想象的要深得多,还没到他飘的时候

    “我藏着的暗手,似乎也遭遇了不测”他本来在不少大周士兵的身上种下了血肉种子,这些种子会缓慢的吸收着人体的能量,一点点的增殖改造,将那些士兵改造成血肉怪物

    但他如今已经感受不到这些士兵的气息了,要么是有人驱逐了这些种子,要么是这些士兵死了

    他估摸着,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点

    毕竟从他的消息探测之中,赵匡胤一行人正是从洪泽湖上撤退的,很有可能遭遇那灵异大军如果这支灵异大军心怀恶意的话,六万人估计活不下来几个人

    就在王曜景心中有所猜测之际,忽然间屋外响起了匆忙了脚步,听声音,他就知道是陈留金来了

    “皇上,军中出事了……”陈留金跪倒在地,虽然面容上没有表情变化,但从他说话的口吻来看,此事应该不小

    “说”王曜景定了定心神,沉声开口

    “那被捆缚在船上的赵匡义,忽然间发了疯,气力大增,势若猛虎,连杀五十余人,如今正在营中肆虐”陈留金快速的将事情讲了一遍

    “发疯了?”一个人再如何发疯,也不至于力气增强到这等地步,更别说连杀五十多人

    王曜景的心里更偏向于是赵匡义遭遇了某种灵异,如今这所谓的发疯,只是灵异的一种表现形式

    “快带我去看看”赵匡义的身份特殊,自己还是亲自去瞧瞧为好,他的军队可经不起几次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