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网
    “你还兼职送子啊!”丁凯谦有些低落的冲许浚说到,对于父母告之的好消息,他其实到没有多少失望或者抗拒,只是突然了些,有些诧异与无奈罢了,找许浚也就是发泄一下情绪罢了

    二胎政策实施也有两三年了,这两年,他们很多同学迎来了自己的弟弟或妹妹,所以对这件事儿他有那么一丝失落,又有那么一丝期待

    只是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突然什么突然,你爸妈以前不要,那完全是为了你,收入那么一点,养你就够了哪还养得起二胎,交得起罚款,所以才没要吧现在房子有了,你也算能挣钱了,自然心态就好了,你又不惜灵力给他们调理身体,身体好了,愿望强了,这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你还能怪我了!”许浚毫不犹豫的打击到,这锅绝对不接,他可是有老婆孩子的,虽然是曾经,也不知大半年过去了,他们怎么样了

    “是哦!”

    “别想这么多了,其实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有个兄弟姐妹什么的其实是好事儿,最不济就算是打架、埋怨什么的也有个理所当然的发泄对象不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上路呢?”前提是他(她)不坑哥,至少不往死里坑哥,许浚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这话说的,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你才上路呢!你说丰都真的是鬼门吗?”情绪瞬间转了过来,孩子嘛,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更关注些

    “当然不是,压根儿没有鬼门这种东西好吧!你要先搞清楚一个概念,鬼跟魂是不同的,执念留世的才是鬼,去传说中的阴曹地府的应该是魂,正常的鬼魂本应该是一体的,但是过于强烈的执念有可能造成一部分灵抗拒地府,导致留存于世,这才是鬼所以,阴曹地府其实等于世界的夹面,它无处不在又无处显示存在,要什么鬼门,丰都不过是一个大型的文化馆罢了至于说丰都有没有鬼,那是肯定不会少的;至于恶鬼,那就要看那个地方了,按照当初王祥明的遭遇来看,估计是有的”

    “你说鬼是执念,为什么我们老家没鬼啊,那些老太婆差不多天天吵架,死也不会安心吧!”

    “执念跟安心没有关系,遗憾跟不舍是两回事儿,不舍跟强烈不舍又是两回事儿,强烈不舍与满怀怨气又又是两回事儿,满怀怨气跟宁可承受撕裂灵魂的伤痛也要留下的坚韧意志又又又是两回事儿,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没那么多鬼了吧,有多少人愿意承担灵魂撕裂的痛苦也要冒险留下的,就跟被绑架了,有多少人有那个恒心断手断脚去逃离一样的道理,侥幸心理之下,机会却只有那么短短一段时间的再说,道佛两门宣传了上千年的阴阳有别,来世福报等,为的就是减少这些人执念你说,能有多大几率诞生鬼!”

    “你是说,这些宣传是都假的!”丁凯谦大惊,这个消息太劲爆了,虽然在唯物主义社会教育下,说这些封建传说是假的这种事情不奇怪,但是与被神秘侧证明了虚假就是另一回事儿,前者可以私下认为是无知者的呓语,后者则是验证了有意识的欺骗,虽然他还不能第一时间认识到这个的区别,但是惊讶的表情证明了这是本能的察觉到了性质的不同

    “额,倒也不是都假,部分宣传口吻罢了,就跟奖励劳动模范一样,事儿总是有那么些事儿,至于夸不夸张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了”

    “我觉得我的三观碎了耶!”

    “你的三观早碎了好吗?”

    “······”

    丁凯谦印象中的丰都应该依旧停留在古色古香的时代,到处都是鬼物的雕像、阴气森森的

    但是其实丰都是一座相当现代化的城市,尤其是一座三峡工程搬迁的移民城市,城市特点就是一个新

    所谓鬼城就是一座大型风景区,类似平遥古城一般,千万别以为丰都就只有鬼城,鬼城只占很小一部分的

    而且也没有到处都是恶鬼的雕像,毕竟这是人的世界,大家还是不愿意大晚上的出门受惊吓的,万一心脏不好,虽然爱鬼,但绝没有加入的意思

    当然,鬼城风景区例外

    鬼城其实并没有盛产恶鬼,但是信念所致,再加上故意做得阴气森森的,却会吸引鬼

    许浚上辈子也没有来过鬼城,所以他也选择了不断线,最近收入喜人啊

    说实话,人文景观也就那么回事儿,喜欢历史气息的人或许会喜欢,但是无论丁凯谦与许浚都不太喜欢过于商业气息浓厚的旅游区,反正这个鬼城已经不像是给鬼住的了

    “哥儿,那是什么地方?”丁凯谦指着一处人流如织的店面问着临时聘请的导游

    “那里啊,那里是一个做手工艺品的地方,他们的工艺品很逼真的,所以很受欢迎,你可以自己去做也可以买他们做好的!听说他们的手工艺品很是灵验,就是价格比较贵!”这位小哥儿看着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但是确实如他自我介绍的一样,身为本地人对本地门清,不仅不带他们去购物,甚至还告知他们某些地方回避重复消费的方法,真是社会良心,估计也是还年轻单纯还有底线在的缘故

    你们如果想买纪念品,就去城区那边买,会比这里便宜很多,这里的很多工艺品都是从某某批发市场拿过来的,那边至少便宜一半以上,见面没聊几句他就这么提醒着用事实证明,有些人确实值得上比别人更多的价值

    两位大佬相视一望,主动提出要进去一观

    面对谢婉琪与王祥明要求进店看看的提议,丁凯谦摇了摇头,选择了先逛,逛完再去,其实主要目的是他感受到了那里的不凡,要咨询一下老爷爷

    “那种感觉好奇怪?”

    “不奇怪,同道中人而已,你感觉奇怪是因为你的灵力是清净无垢的,他们的灵力为了数量夹杂了太多阴气与死气,如果猜的不错他们应该是鬼修一门?”

    “死人,你说那里的修士是个鬼?”

    “你确定你看过我给你的常识吗?鬼修也可以是与鬼同修的法门,不一定非得是死人的,像湘西赶尸的那些传说就是鬼修,那里阴气并不重,肯定不是鬼在修行啦你能稍微勤快点吗?就你这懒样,还修行?”

    “你那个那么大部头,我怎么看得及吗?话说你没有什么嗖的一下就把它灌进我脑子的法门么?那多爽?”

    “有,但是突然大量知识拥入,会造成什么不可逆的后果就难说了,轻则三观碎裂行为失常,重则精神承受不住崩溃什么的,就算没有大问题也会产生记忆断线的问题,你确定需要”这个他是亲身体会的,一大堆知识下来,至今他自己都没有吸收万一呢?这还是人家大能的手段,加载了智能搜索系统的,自己可做不了那么高科技的玩意儿,也没有那微操的手段

    “那还是算了吧!”丁凯谦讪讪的说到,看来一步登天是没指望了其实许浚没告诉他的是,灌水肯定后果严重,但是润侵却是可以的,只是还是一个老问题,得考虑成本,再说,记得跟记住可是有区别的,又不急,何苦浪费

    “不过他们的做法倒是挺有意思的!”许浚接着上个话题说到“他们竟然将鬼封进物品里来代替灵力的使用,那些觉得灵验的人实际上是在养小鬼,有意思!”

    “养小鬼,他们也不怕小鬼反馈啊!”丁凯谦诧异的说到,养小鬼这种事情无论在哪部电影里都是邪恶的行为,结局通常都不太好,类似养虎终为患

    “这有什么不好,就跟你奉养祖先没什么区别的,他们奉养的小鬼又不强,基本上难以对人体造成什么大的影响,毕竟这是一个末法世界,当然它们产生的效果也是很微小的,不过日积月累下去总是有点效果的,只要别有人玩过火就行再说了,即便玩过火,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儿了,谁还记得他们,这玩意儿更多跟养条宠物鱼似的,哪怕你养食人鱼,有几个会给人它吃的,往往过一段时间就忘了,久了那鬼自然就消散了,一举多得啊”

    “这主意其实不错啊,但为什么我感觉总是不太好的样子”

    “这个做法终究有伤天和的,也跟咱们的理念也不合,毕竟绝大多数被封印的小鬼都不是什么恶鬼,这种做法就跟把小鱼小鸡什么的卖给小孩子去折腾死一样的道理,总是心有不忍啊!而且,万一封到了生魂,那就麻烦大了,大道的反馈,是无声无息却绝不推诿的”

    “生魂那么明显,不是故意怎么可能封得到?”生魂与鬼魂最大的不同就是灵气的区别,一个是死气,一个是生死交杂

    “难说,小子,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挥霍灵气去一个个排查的,而且挑选机制再严格也难免有遗漏的地方,再说,这种事儿干多了,难保没有铤而走险心存侥幸的一刻,所以,这些有伤天和的事儿,还是少干点多敬畏点好·····”

    旅行当然是愉快了,导游小哥也是愉快的,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错的,虽然这几位看着是普通的中学生,但出手确实不凡,哪怕自己一再提醒他们贵都挡不住他们买买买的兴趣与消费的热情,虽然他们的习惯有些奇怪,一边吓得浑身发抖,一边专门往一些奇怪僻静的地方钻,其中一个小个子还总喜欢动手东摸摸西抠抠的,买些特没品的东西

    不过,这些都是细节,算了一下自己即将到手的酬劳与分成,他并不介意这样的好事儿多几天,实际上刚刚三人已经商定了要在这里再玩三天,都与他续约了,所以他的心情就更愉悦了

    至于往僻静地方跑算什么?来鬼城玩,求得不就是一个刺激吗?少年天性自然是能去的地方不去,不能去的地方偏要去,该摸的不该摸的都去摸摸,跟几年前的自己很像哇,他能把这里犄角旮旯摸得门清不是没有原因的

    鬼城在传说中有很多的忌讳,但是既然都说是传说,自然不可坚信,反正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遇到过,或者说真正看见过,所以他倒是哪都敢去,所以他敢要价高

    天生命上三把火,八字旺得鬼神惊,这家伙天生就适合干这行啊!许浚不禁感叹道

    这倒没什么不好,这种人活得潇洒,他说的八字旺实际上是指生机旺盛与天地命数交接深厚,倒是与生辰八字关系不大,这种人一般都能多少获得一些命数钟爱,少有人可以影响他的命数,所以往往有些小运气,比如心想事成什么?但是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一旦到了迟暮之年或者天地命数逆转之时,甚至与同等旺者冲突之时,陨落也是很快的

    但是比起在命数中苦苦挣扎的众生来说,终究多了一份潇洒随意,毕竟此生无需忌讳太多

    命数如网,虽然看似潇洒却如同人在地上走鱼在水中游一样,一言一行终究脱不了那份掣肘,所以修行们才那么渴望跳出三界之外

    许浚如此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