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毁约
    这时候,恐怖的罗刹军攻上

    罗刹军极为擅长小规模的作战,或者单兵作战,趁着天罗地网大阵出现了破绽,顿时展开了猛攻

    天庭军却缺乏调度指挥,他们唯一的指令就是天罗地网大阵,以前也没有被破解过,自然不知道应对

    而李靖也满脸茫然,兵败如山倒,也没有了办法,要知道以前只要有这个大阵,基本没有输过

    结果今天被如此轻易的给破了,天庭的军队视线陷入了迷茫,阵法调度不灵,这样的情况下已经无力回天

    妖庭这边却发动了猛攻,玄武都动了起来,杀的天庭军溃不成军

    “混账,受死”天庭李靖怒喝一声,顿时三十六道豪光闪耀

    无尽的刀光笼罩了阴山李靖,玲珑塔滴溜溜的转动到了头顶,顿时瑞气千条护住了周身

    “前辈,受教我看没有必要打下去了”

    “天庭的军队要战到最后一个人”

    外界,众人也是难以置信,天庭的精锐军队如此不堪一击的吗,让他们难以适应,要知道,天庭精锐是无数妖族噩梦

    而且他们要么来自大门派,甚至是封神之战死去的精锐士兵,经过神道洗练,修为和战斗力一点都不弱

    王母娘娘叹气道:“果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就这样吧”

    红袖点点头,梦境之轮收敛,梦境消散

    张帆皱眉道:“李靖,我不是说了,让你小胜一场,留些颜面,你这……”

    阴山李靖拱手:“帝君恕罪,某是见猎心喜,一直对天庭精锐只是闻名,早就想要见识一下天罗地网大阵,只是没想到,咳咳,总之,请帝君责罚”

    “算了,无功无过,你归位吧”

    “是”

    天庭李靖眼睛都要冒火了:“白骨小儿,到现在你还在羞辱我”

    张帆微微皱眉:“说实话,你高看你自己了至于天庭这次失败,我只能说,时代变了”

    其他人也点头,这话虽然狂妄,但却是没错,张帆现在和一个天庭的将领置气,那真是有毛病人家的对手都是什么人,一个天庭小小太乙,而且还没多大希望成为大罗的人,实在是想的有点多

    王母娘娘微微点头,说道:“好了,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又不是真正的厮杀将赌注给妖帝吧”

    “娘娘,臣就剩下这一件宝物……”李靖悲凉道

    王母娘娘微微皱眉:“说要彩头的是你,说赌灵宝的也是你,既然是赌,自然有输有赢败就败了,我们自己反思就好,以后改进,争取下次不要有这种失败但不要输了阵,也要输了人”

    一直喝酒的赵公明醉醺醺的说道:“李元帅,你如今代表的可是天庭脸面,不是你自己,你自己如何我们管不着,但请不要在这种情况下输不起,免得因为你让所有人都看轻了我们”

    顿时不少人附和,截教这些人,巴不得看到他们出丑,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

    金吒叹息道:“爹,认了吧”

    李靖的颤巍巍的拿出了一套天罡刀,他真的很想耍赖,看向自己老是燃灯,和自己儿子的两个师父甚至又看了一眼太乙真人

    结果太乙真人看都没看他,两位菩萨也沉默不语,燃灯却宣了一声佛号,说道:“刚刚不过一场笑言,而且这天罡刀也是我借于他使用的,他还做不得主”

    张帆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是无所谓,我还真看不上这件灵宝”

    红袖却幽幽的说道:“那我就看不懂了,佛门什么时候能当天庭的家了”

    “女施主严重了”燃灯摇头

    “好吧,天庭和我们打赌,却用佛门的宝物当彩头,赢了得灵宝,输了不认账,我就是觉得挺好玩的就如同夫君说的,我们还真看不上这件灵宝,不过今天这事传遍三界,那就好玩了,不知道是笑话天庭,还是笑话佛门了”红袖起身说道:“招待不周,这宴会就到此为止吧,最后敬诸位一杯,招待不周,还请包涵”

    “且慢”王母娘娘起身,面色难看就如同她说的,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宴会助兴,一场笑谈,对天庭实际上没多少影响,反而能以此为借口,整顿天兵天将,壮大桎梏的天庭但若是赌输了不认账,这件事大家只会以为是天庭耍赖,反正佛门不要脸的事情多了,大家也习惯了,

    但天庭不同,她和玉帝苦心经营,为了就是成为真真正正的天地至尊,而不是如今这般这就是他们的事业,也是他们的道基

    他们这些年好不容易建立了天庭的权威,这件事传开,必然会让天庭颜面尽失,让所有人看轻天庭,而且不仅仅是外人,就是天庭内部也会离心离德,一个毫无诚信带头人,谁也不会喜欢

    更何况,天庭本来就是复杂无比封神之战西方教和阐教这么玩,已经让三界变的微妙甚至有人戏称,巫妖之后无义战,就是讽刺封神之战,被公认三界人心不古之根

    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天庭也被如此认为

    红袖笑道:“道友还有什么话要说,我们不要彩头的还不成,好吧,彩头什么的都是戏言,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我们妖庭也绝对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谁若是私下乱传这件事,严惩不贷,你们可听到了?”

    “吾等谨遵御令”

    逆鳞、妖族、阴山诸多从属全部躬身

    王母娘娘都要气的骂人了,他们不传有毛用,三界大佬齐聚,根本就不是妖庭的事情,他们表现的越退让,反而让这件事越复杂

    王母娘娘看了一眼李靖说道:“李靖,这法宝你做不得主?”

    “这确实是老师借给我使用的,刚刚一时糊涂,还请娘娘赎罪”李靖跪倒

    “嗯,那我明白了这样的吧,以后征战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回去我会和陛下言明,免得到时候外界说我天庭无人无宝,连统帅和宝物都要找佛门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