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我们熟到这个地步了吗?
    陆焉识渐渐领略了洗碗的精髓,慢条斯理地洗着

    吴安安蹲在他边上,歪着脑袋,“哥哥,其实你刚才不应该这么说我姐姐的”

    “不应该?”他团眉,瞅吴安安一眼,“小不点,我刚可是在帮你”

    “可姐姐要做的事情更多,如果我们都不分担做点的话,那她就别想休息了”

    陆焉识的动作顿了一下

    吴安安掰着手指头数,“家里的饭是姐姐做,垃圾是她倒,碗是她洗,衣服也是她扔洗衣机洗,她晾,还要每天帮妈妈擦身子,开店煮米粉,晚上送夜宵,姐姐自己也忙不过来了……”

    陆焉识没说话

    过了一会,才道:“那你们爸爸呢?他为什么不帮忙?”

    提到爸爸两个字,原来聒噪的吴安安一下子安静了,过了好久,才有些哽咽的说:“他总是打妈妈,心情不好打,输了钱打,就连他回来妈妈开门晚了,也要挨打,我们都很讨厌他……”

    陆焉识愣住了

    吴安安到底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低着头,不会藏秘密,“有一天爸爸喝醉了,回来说要杀了妈妈,进了房里就拽着她的头发拖出来从二楼的楼梯上推下去,当时妈妈在哭,她的腿摔断了,一直在哭,我们都听见了,从房里跑出来看,姐姐就去厨房拿菜刀说要砍死爸爸,爸爸很害怕……就跑下楼,姐姐就拿着菜刀出去追他”

    她的表达能力还不是很清晰,因此说的话都是根据自己所看见的来回答的,有些断断续续

    但陆焉识大概听明白了,吴妈妈确实常年在遭受家暴,而腿,是在吴安安描述的那一次家暴里摔断掉的

    “他跑了之后就没在回来过了?”

    “嗯”吴安安点头,“其实他不在反而好,至少我们都不用在挨打了,就是姐姐,她比较辛苦”

    陆焉识不知道该说什么,抬眸,看了屋内的吴知枝一眼

    她低着头在切肉,煮米粉,脸色平静宁和

    其实她也挺不容易的

    陆焉识这样想着,把心思放回盆里,继续认真地洗碗

    洗完碗,陆焉识看着干干净净的碗盘,油然而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这大概是来自洁癖患者的一种爽点

    他搬着碗盘,走进去

    吴知枝已经煮好米粉,在打包,是刚才的外卖单点的

    “碗洗好了,放在哪里?”吴安安已经进屋去了,陆焉识只好出声问她

    吴知枝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碗盘,似有些意外,“你洗的?”

    “不然?”

    她有些发愣,随后说:“放消毒碗柜里就行了”

    陆焉识转头找了下消毒碗柜的方向

    “等等”走了不到两步,吴知枝喊他

    陆焉识停下脚步

    她洗干净手,过来用指尖摸了下那些碗盘,一点都不油,笑了起来,“没想到,洗得还挺仔细”

    “那当然”

    “谢了”

    陆焉识面无表情,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人们的恶意,他十分游刃有余,可面对别人的善意,他总是很不自然

    吴知枝说:“就放碗柜里的上边吧,下边是碗盘是客人们吃的,上边的是我们自己家里人吃的”

    “哦”他把碗盘一个一个放进去

    吴知枝本来想说要先擦干净水珠才能放进去,可大少爷的脾气并不好商量,她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能帮他们洗碗已经很不错了,况且,人家还是病号

    她披上一件外套,说:“那个……”

    “?”他扭过头来

    吴知枝说:“我现在要去送给外卖,你帮我看下店行吗?要是有人来了你就帮我拉下门帘那里的铃,吴桐就会下来煮米粉,但他不愿说话,所以有人的话你就帮我点下单行吗?”

    “……”居然叫他帮她点菜?陆焉识想说‘我们有熟到这个地步吗?’但刚吃了她一顿饭,还被她的厨艺折服了,现在不好意思忘恩负义,便勉为其难点了下头,“行吧,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快去快回,送完就马上回来”说完,将两碗米粉挂在店门口的单车上,长腿跨了上去

    “……”陆焉识指着店门口一辆白色摩托车,表情像在看一个智障,“所以这玩意,只是个摆设吗?”

    吴知枝看了眼那辆摩托车,忍不住笑了,“不是,那摩托车坏了,还没去修理呢”

    “……哦”高高在上变成了尴尬,他走回屋里,坐在那张堆满了模拟卷和材料的桌上,玩着手机发呆

    不知道他爸妈走了没有

    如果没走,他可不愿回去,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没多久,外头打起了轰隆隆的响雷,接着就噼里啪啦开始下雨了

    雨声哗哗啦啦,还挺大的

    陆焉识到门口看了一眼,她家有两张桌子摆在门口,此时半张桌子正在淋雨

    他思索片刻,走过去,把那两张桌子往里拉了一点,避开直线而下的雨珠

    又没多久,吴知枝就回来了

    没带伞的她淋了一头一脸的雨水,跟落汤鸡似的,她把单车停好,骂道:“见鬼了,刚才出去还好好的,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

    看了陆焉识一眼,又问:“刚有客人吗?”

    “没有”

    “噢”没话可说,只有这一句

    “不过门口的桌子在淋雨,被我拉进来了一些”

    她瞟了一眼,“谢谢”

    说完就去门口收桌子跟椅子了,也不管湿漉漉的衣服跟头发

    一般人,都会选择先去收拾一下自己的

    而这个奇葩……

    陆焉识忍不住蹙了眉,“你头发和脸被雨淋成这样,就不知道先去收拾一下吗?”

    脸上的妆被雨淋湿了,黑色眼影晕在眼周,像留下了两条黑泪,跟鬼一样

    吴知枝收拾着东西,没有回头,“我看外头在下大雨,今晚应该不会有生意了,就想先把东西收一下关门在上去洗澡好了”

    “……好吧”他无话可说,站在一旁看着

    ------题外话------

    晚安么么哒!

    提前给个预告,下一章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