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也伤害不了你
    云昊然在快要落地的刹那,用左手紧搂住缩在他怀里像小猫一样一动不动的朵朵,右手凭空一抓,一大片寒冷的空气,被直接抓了过来

    云昊然将那股气流,铺展在自己的脚下,然后他踏着这片气流,起到了缓冲的作用,缓缓落在了地面

    地上有很多人已经冻僵

    按照地球上的温度来计算,这片游乐园里,现在的气温估计已经有摄氏零下三四十度

    好在朵朵在他的怀里,有他一直以自己体内的能量,为她驱寒

    刚刚还喧闹非凡的偌大游乐园,仿佛是在一瞬间,变得一片死寂

    静得连游乐园外面大街上的动静,也听不见一丝一毫

    真的像是两个世界,仅仅是一门一墙之隔,似乎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里边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感觉不到此刻在他们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个残酷冰冷的世界的存在

    整个游乐园里,现在就只有一个可以活动着的人,那就是云昊然,他在结满冰块的地面上走着,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紧张地体察着周围的动静

    那个制造这一切的家伙,躲藏在哪里?

    若是许多年前,他的修为巅峰的时候,他肯定早就把那家伙找出来了,让对方根本无所遁形,然而现在,他体内微薄的修为就仿佛太空中稀薄的空气,他还真是一时半会儿发觉不了那个家伙

    难道是以前跟自己结了梁子的家伙,前来寻仇来了

    有种你就出来啊,不要伤及无辜啊

    看到很多父母和孩子冻僵在周围,云昊然的心里,陡然涌起无限的愤怒

    这种愤怒感,是他以前所不曾有过的

    以前就算是面前尸骨成山,他眉头也不会动一下

    可是现在,成了人类之后,他发觉自己的很多方面,正在越来越向人类靠拢,心性,情感,欲求……

    咔嚓,咔嚓,云昊然听着自己的脚步,踩着坚硬的冰块,往前行走的声音

    那些冰块就像是碎裂的玻璃,七零八落地铺满了地面

    “嘤嘤,昊然哥哥,这是怎木了?这里是怎木了?”小姑娘在他的怀里哭泣起来,“爸爸妈妈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云昊然将朵朵的小身子更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

    他俯下脸,在她的耳畔轻声安慰:“朵朵不哭,不害怕,哥哥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他轻拍她的背

    小姑娘却哭得更凶了

    一棵高大的五百年古松,突然动了一下

    就仿佛是有人用力地推了一下它的树干,而且这个人的力气还很是不小

    云昊然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树上竟然藏着一个人

    “下来”他说

    朵朵也突然停止了哭泣,躲在云昊然的怀里,抬起小脸,向树上张望

    泪水迅速地在她的小脸蛋上结起了冰花,云昊然赶紧用嘴巴对着她的脸蛋轻轻地吹了几口热气,让那些冰花融化掉,否则肯定会冻坏小姑娘娇嫩的脸部肌肤

    树上的那个小子慢慢吞吞地,有些笨手笨脚地从上面爬了下来

    这是一个跟云昊然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家伙,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比较壮实,不想云昊然看上去就比较瘦弱

    当他落地站定的那一刻,云昊然就心里一顿,明显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不同

    难道地球灵气刚刚开始复苏,就有了体内具备如此大能的人出现?

    听着对方的心脏,在自己的耳膜中如响鼓重槌一样,咕咚咕咚地敲击,云昊然的内心是有些震撼的

    当然,这也只有他能听得见

    这么强壮的心脏,当然不是一个普通人类

    又或者,这个家伙,跟自己一样,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星球?

    云昊然凝视着他:“这一切,都是你弄的?”

    对面的家伙嘿嘿一笑:“这里的所有人都被冻住了,包括这些大型的游乐设施,而你,还有你怀里的这个小姑娘,却能安然无恙,看来,你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看着这个家伙,云昊然的内心里,本能里,潜意识里,或者说,多少多少年前的那种感觉,又在一点一点,却又无比迅速地恢复、苏醒!

    他知道,捕捉到这个家伙,并且食用它,对自己的修为恢复,将会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恢复初期,自己更需要这方面的补充,否则单纯依靠自身缓慢的恢复,得到什么时候?

    但是云昊然也知道,可能此时此刻,对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如此作想呢?

    云昊然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对方,防备着对方的突然袭击

    他缓缓地向后退去,脸上做出紧张的表情,做出想要逃跑的姿势

    果然,对方上当了,迫不及待地扑了过来

    云昊然顾忌到怀里的朵朵受到伤害,不敢跟对方硬碰硬,只得身形一矮,以最快的速度展开瞬移,躲过了对方的扑击

    怎么着也得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吧

    连续几次的闪躲之后,对方明显有些气恼了,一开始脸上那种笑嘻嘻的神情骤然消失,继而代之的愤怒的寒意

    “有种你别躲,让我看看你有多强”对方言语挑衅道

    云昊然轻轻拍了拍怀里早已经吓得不敢作声的朵朵:“我不能抛下她,她会冻死的”

    朵朵听了这句话,更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昊然哥哥,我不要被冻死”朵朵可怜巴巴地说道

    “不会的,有昊然哥哥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哼!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你觉得自己真的能够保护得了她么?刚刚不过是跟你玩玩而已”那家伙冷笑着,再次扑进

    这一次,对方的手里,忽然多出来两把冰刀

    那冰刀,寒光闪闪,寒意四射

    云昊然知道,便是这刀上的寒意,普通人也会受不了,甚至直接被冻得皮开肉绽

    好东西呢他在心里想

    这家伙身上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好东西,按说应该不会就这么点儿

    云昊然见对方扑来,不退反进,竟是以命相搏的招式

    不料脚下一滑,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