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背叛者
    金阳城又名落日城,每当日落时分,太阳悬挂在天空上宛如坠落在城池,场面十分壮阔,西京太祖建国以后,嫌落日城不吉利,恐有亡国之兆,便改名金阳城,金色的太阳缓缓升起,好过日落西山

    整个金阳城都处于戒备状态,不光如此,城外十里之内全都安排了伏兵跟弓箭手,只要叶荣的部队一踏入这里,必将死无葬身

    主帅罗硕站在城楼上翘首盼望,却始终看不到一丁点人迹,回头问手下:“不是说他们已经过了平雪峰了吗?”

    那名手下笑了笑道:“将军稍安勿躁,雪地难行在所难免,上将军叶荣没有行军打过仗,哪里能这么快抵达,丞相在信中说过,叶荣这次带的是叶家军,一群老弱残兵而已”

    曾经叶家军的旗帜一拉起来,便能叫敌人闻风丧胆,如今十九年过去了,那群虎狼之师恐怕都老的掉牙了吧

    “哈哈哈,给他们一点时间吧,毕竟年纪大了,多少有些不方便”罗硕轻蔑道

    “将军,还有个消息”

    “讲”

    “丞相在信里提到,楚怀王也来了”

    那名手下也晓得罗硕与楚怀王的关系,二人曾经是亲密无间的好友,罗硕能有今天的地位,少不了楚怀王在旁边鼎力相助

    果不其然,听见楚怀王的名号,罗硕身体一顿:“他怎么来了?”

    “好像是摄政王的意思”说话那人打量了一眼罗硕:“要不要偷偷跟楚怀王打个招呼?”

    罗硕连忙抬手制止:“千万不能”

    “那怎么办,楚怀王跟随大军一同过来,到时候进了埋伏圈,我们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打!”罗硕咬紧牙关:“死一个人总好过死咱们全家”

    一旦事情败落,千千万万的人头落地,其中就包括镇守边关的所有将领,所以,埋伏援军的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罗硕望向远处,丝丝缕缕的白雾从他口鼻中冒出来

    楚怀王,对不起了,这都是老天爷安排的,你我都没有选择

    ……

    “叶荣,马也要刷?”姜少典提着一桶白色油桶跑过去问

    叶荣正跟楚怀王一起烤羊肉,准备今晚加个餐看见姜少典,连忙招呼他过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姜少典尝了一口,啧啧称赞,突然想起自己先前的疑惑,连忙又问:“马要不要刷”

    “刷,全都刷成白色”

    “得嘞,我先把我自己的乌云盖雪刷一下,你的马自己刷啊”姜少典拿着一把羊肉串跑了

    这时,叶雷从旁边钻出来:“小侯爷,你的马我替你刷”

    叶荣很是欣慰,果然没有白养他们

    叶雷走后,楚怀王终于忍不住了:“你把咱们所有东西全刷成白色……到底为何?”

    叶荣吸着气,一边嚼着羊肉串,一边道:“这冰天雪地的,其他颜色太暴露了跟四周景色弄得一模一样敌人发现不了”

    一听见敌人二字,楚怀王下意识的按住刀柄:“北翟人在附近?”

    同在一块儿烤火的穆天钦发出一声轻笑,楚怀王不悦的瞪过去:“你笑什么?”

    穆天钦施施然的拨弄着火堆:“有句话听过没有,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别动不动就把矛头指向北翟”

    楚怀王顿时被穆天钦不阴不阳的语气弄得火冒三丈:“你说清楚,什么家贼?”

    叶荣连忙打圆场:“王爷,王爷息怒这事儿确实有蹊跷,听我慢慢跟您说”

    “什么蹊跷?”

    叶荣叹口气:“罗硕王爷应该不陌生吧”

    楚怀王冷哼:“罗硕与本王乃是生死的弟兄,你说呢”

    罗硕出生在武将世家,依照规矩,这些世家子弟都会被送进宫里跟诸多皇子一同读书玩耍,罗硕与楚怀王幼年相识,自然而然成了好友

    成年之后,罗硕被派到边关,只有除夕宴会才能回京见一次面,但这并没有抹杀两人的友谊,一直以来,楚怀王跟罗硕都时常有书信来往,这次韩年年成亲,罗硕还差人从边关送了不少珍玩器具

    “罗硕可能已经叛变了”

    “胡说八道!”楚怀王将火钳子用力扔出去:“你从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

    叶荣晓得会是这种情况,所以一路上并未对楚怀王透漏一星半点,就是怕楚怀王意气用事,坏了整个计划

    现如今再也瞒不住了,只好如实托出

    “这不是风言风语,王爷若不相信,今晚可以随我一同去勘察,到时候真相自然大白”

    入夜,他们早早用完晚膳,叶荣、带着楚怀王、蔲善两人秘密的往金阳城方向,前方就是金阳城必经之路绝壁,因为道路狭窄,只能容五六个人并肩而行,因此得名

    这是最好的埋伏地点,只需要数千人持弓箭守在上方,一旦有军队穿过,上面的人只需用弓箭跟石块便挡住这是除了金阳城,西京的第二道防线,也是最后的一道

    当看见绝壁上偶尔亮起的星火时,爬在雪地里的楚怀王双手陷入冰雪,浑身瑟瑟发抖

    这几年边关平稳,守城之人也变得懈怠起来,绝壁上气候比下面还要寒冷,那些吃不了苦的家伙们居然生了篝火取暖

    回到营地后,楚怀王一头扎进帐篷里再也没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