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梦境与现实
    心神不定地观察着这个小镇的情况,突然迎面撞到一人,注意到这人的情况,这人也是头戴连衣帽,近距离看到他脸上有一些鳞片,眼睛呈浅黄色,有些浑浊

    只是对视了一眼,陈剑明感觉如遭雷击,猛然清醒过来

    和前几次经历梦境后的情况,相同点在于他此时正大汗淋漓,喘着粗气,而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胡乱动,也没有大喊大叫

    梦中的情醒清晰地印在他脑海中,前几次那些梦境混乱不堪,他的意识不够清楚,即使记得,也无法准确描述而这一次,很明确,就是在小镇上,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和真实世界有些相似,但那些穿着黑色袍子,戴着帽子的人很不相同,强行说的话,那些人,像是也产生了异变

    和他同屋的谢伯谦没有醒陈剑明没有开灯,借着微弱的光芒,环视了房子一周,又躺了下来,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

    他本已经把这梦境的事情给忘了,可是现在,又开始做噩梦,这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然而这样的思考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虽然是异变后才开始做这种奇奇怪怪又异常清晰的梦,但这并不能证明梦境跟异变有关,杨雨雨就没有这种情况或者说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

    他搞不清楚没有惊扰其他人,渐渐地又睡了过去

    之前的几次,只要醒了再次睡过去,就会睡得比较好,可是这一次不同他走在夜空下的路上,借着昏暗的月光,可以看清道路,也可以看清路边的浮尸和尸块

    沿路前行,陈剑明甚至都不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冥冥之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自己,随着这种感觉行走

    越走越觉得这地方熟悉,终于,当他看到眼前的大门,门旁瓷砖上刻着的字的时候,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了

    天湖镇中心医院——这是瓷砖上的字

    他们几个可是来过两次,而且清楚地记得住在医院里的老人,那是一个不错的老人

    进入医院,进入主楼,沿着楼梯向上走一直向上,走到了顶楼,有一道上楼顶的,嵌入楼房的,钢筋搭的梯子

    爬上梯子,快速到达楼顶他在楼顶看到了令他惊异的一幕

    整个楼顶上全都是骨头,有人骨,也有动物骨头,非常多而这些骨头,在月光下,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在最中间的位置,是一个用骨头连接和搭建的陌生图案,图案的中间,是一个个的头骨,同样是有人的,也有动物的,甚至是动物的居多

    他观察四周,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异样但这个场景让他想到了当时遇到霍东的那座商业广场的情形,两者都不正常,难道说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这只是纯粹的直觉判断,没有什么可靠的依据随手捡起一块骨头,没看出有什么问题想到曾经那位老人住在这里,从楼顶下来,到了四楼尽头的那间房间,推开门,房间内陈设依旧,但没有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猫,他们白日里遇到的那只,橘猫怪物!

    在他注意到橘猫的时候,橘猫同时也醒来,瞬间全身的毛炸起,弓着背,踮着脚,身上散发出黑色的雾气,整只猫的形状开始变化,就像白天那一瞬间的变化一样

    身体变得庞大,身上腐烂,肉块和粘液缓慢的从身上滑下来,完全看不出是一只猫的样子

    这坨烂肉中,突然伸出三只触手,快速的向陈剑明袭击来,三只触手完全封锁了他的路上,他只能倒退,这一退,直接靠到了墙上,三只触手就这样把他按到了墙上

    用力挣扎,但完全没有办法挣脱怪物中出现一个大口,口中遍布着口器,咬向他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整个吞了进去

    这时,陈剑明变成了上帝视角,看着自己头和身体分家,脑袋被那坨肉吞掉这坨烂肉又谈回了猫的样子,趴到床上,闭上眼睛,入睡

    ……

    “我先去洗个澡”像往常一样被谢伯谦叫醒陈剑明感觉异常的疲惫,身体沉重自从异变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洗澡时间应该是在睡觉之前”谢伯谦道

    陈剑明没有理他的心思,进了浴室,顺手把门关上,跟过来的谢伯谦被锁在了外面

    “好吧,只允许你这一次生活时间错乱”像是在对陈剑明说,又像是自我安慰

    陈剑明即使在夏天,也是洗热水澡,现在这时候,当然也是用的热水洗完澡出来,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

    “今天我们去医院看看吧”将梦境的事情告知众人后,陈剑明对杨雨雨和霍东道

    “就是个梦,你要不要这么认真?”霍东道

    “你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了,要不让孙老师给你做个心理辅导?”

    “我说不清楚,也不太相信梦里的画面是真的,可是不去确认一下的话,有点不自在就当图个心安吧”

    “那就去嘛,反正早晚要去的”杨雨雨把最后一块饼吃下去,又喝了碗小米粥后道

    “可是那老人不是在那儿嘛,我们再去合适吗?”霍东道

    “上次坚持要去看人家的可是你啊,现在怎么不想去了?顺道还能看看你那老奶奶”

    “上次胖子也没做梦啊,这次万一胖子说的是真的,那我们不得全玩完”

    谢伯谦道:“我也认为你们最好不要去,陈剑明梦中的场景,很像幻想故事里邪恶的仪式他们通过献祭人的血肉和灵魂,来召唤那些邪恶而强大的存在”

    “那些不都是小说里的嘛,哪能真有那种事情”赵蕊蕊道

    “末世和丧尸曾经也只存在于小说里”

    “可是现在这些丧尸,比小说电影里的那些差远了啊”

    曹仁刚道:“虽然不知道你们说的电影小说什么的,不过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边我们得去,不过必须要小心一点如果真有个大威胁就在我们身边,那也是必须要处理掉的”

    主心骨一发话,这事算是定了下来

    曹仁刚又道:“东子,这次你就别去了,我开车就行我枪比你准,打架也比你在行,关键时候能有点用”

    “别啊,这事本该我去的你要出点啥事,那我不得愧疚死啊”

    “没事,这不是因为你不想去,是谁去能发挥更大作用的问题”

    “那你赶紧去吧,死外面我就当没你这个爹!”一直没说话曹继信突然摔筷子回自己屋去了

    这一句让众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曹仁刚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