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走马上任
    窗户不停开关着,木质的窗户碰撞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猫爪挠心一样令人从心底生起丝丝寒意

    窗外的世界漆黑寂静,令人情不自禁把所有精力投入那平常又神秘的窗外,而内心又恐惧会出现的意外

    忽然,窗外一道白影若隐若现,并且白影持续接近着,在小小的窗口中逐渐变大,那道白影在接近他们

    “小心后面”

    李青忽然高声提醒起来,众随从猛然转身发现两个黑影已经打开房门悄无声息进入房间,头部笼罩好像被黑纱蒙住

    “杀”

    石鸿羽几乎是瞬间抽刀砍向黑影,一刀入肉,伴随着惨叫另一刀已经挥出,第二个黑影躲闪不及再次被砍倒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有人在装神弄鬼,赶紧上前帮忙抓捕两名刺客,一名刺客被石鸿羽当场砍死,另一名也受伤严重

    “是谁派你来的”石鸿羽扶着黑衣刺客问道?

    黑衣刺客抬头看了石鸿羽一样,嘴中缓缓流出鲜血,石鸿羽掰开刺客嘴发现对方已经咬舌自尽,这是一个死士!

    虽然刺客什么都没说但李青好像知道是谁在对付他们了,眼神中流露出玩味的笑容,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派出刺客的人很明显不知道他们并不怕鬼,所以用鬼吸引他们注意力趁机偷袭的计划失败了,这却暴露了他们的底牌

    “是幽冥”

    石鸿羽很快也想清楚了其中关系,深情有些阴暗,幽冥的实力有些超出他们推测,官府中也有他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

    李青倒没多少畏惧,淡然说道:“继续睡觉吧,保持警惕”

    说完便返回床上休息,发生这种事情众人哪有心思睡觉,都偷偷观察着主公,眼神中充满敬佩的神色,面对恶鬼还能面不改色,联想到主公的一些传说,一种崇敬的心情逐渐产生

    在众人焦灼的等待中天很快亮了,李青下床伸了个懒腰,却看见一屋子人眼中满是血丝,很明显都没睡好

    李青哑然失笑,带着众人出了房间,店里早就准备好了早点,匆匆吃了早点离开客栈,到了今天也该进城上任了

    顺着人流缓缓朝着城门走去,旁边是推着小车跳着担子的百姓,各种交谈的声音传到耳中,其中两个人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听说了吗,昨晚桥头集又有两户人家被鬼害了,造孽啊,刘家儿子刚出生,这次他们家算是彻底断了香火”

    “是啊,每晚都有恶鬼出没,咱们能有什么办法,等死呗”语气中满是无奈

    周围听到这两人谈话的百姓都是沉默,他们只是普通人,面对恶鬼能有什么办法,只求自己不要遇到才好

    旁边有人建议道:“还是找幽冥仙师求一道灵符吧,虽然贵但是真的管用,能活着比啥都强,还在乎什么银子”

    石鸿羽走到李青身旁小声说道:“这幽冥也太无耻了,一方面养鬼,另一方面卖灵符搜刮血汗,如果在咱们那里非得把他打入地狱不可”

    “不急,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李青拍了拍石鸿羽的肩膀继续往城内走去,穿过大街就是县衙所在,递上拜帖后便在门房等候,主簿只是正九品,还享受不到乡绅出迎的待遇

    很快门房返回说道:“大老爷偶感风寒,不好召见大人,请大人直接到城外主簿厅上任”

    李青皱眉,问道:“主簿不是在县衙办公吗?为何主簿厅会设在城外”?

    “大人有所不知,龙川自古为产盐重地,来往商旅为了买盐方便都会住在盐场,为了方便收税和管理,本县主簿厅所以设在桥头集”门房笑着回道

    李青点头说道:“老爷不在,本官理应拜访县丞和县尉两位大人才对,敢问两位大人可在县衙?

    门房回道:“大人说笑了,本县为中县哪有县丞,县尉方大人在三年前被鬼所害,朝廷尚未任命新的县尉”

    “既然如此,本官告辞”

    李青告辞离去,刚出了县衙石鸿羽怒道:“这门房好不晓事,哪有让大人独自上任的道理,三班六房也该出来拜见才对”

    “这样才是正常情况”李青眼神清明,好似早就知道这种情况

    “很明显幽冥与县令有勾结,这次算是彻底证实了,如此也好,至少不用受县令管辖,我也方便做事”

    石鸿羽仍有些闷闷不乐,主忧臣死,神君何等身份,竟然被区区一个县令所轻视,心中暗下决心,今后有机会一定要让本县县令知道什么叫报应

    后衙客厅

    两人正在喝茶说笑,其中一人赫然是身体抱恙的龙川县令叶平,另一人则是县内名声大噪的幽冥仙师,而县令叶平坐在幽冥下手位置

    叶平谄笑道:“区区泥腿子出身的黄口小儿,何劳仙师亲自走一趟,过几天我就找人做了他”

    “李青此人不简单,你派出的刺客不是失败了吗?不要大意”

    幽冥脸上表情扭曲,恨不得立刻把李青抓来抽出生魂折磨,修道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受那么严重的伤势

    昨晚的刺客的确是叶平派出的,幽冥的话令他有些尴尬,低声说道:“昨晚只是意外,今晚我再派几个高手过去”

    幽冥摆手道:“这事你先不要插手,我亲自对付他,我不仅要杀了他,还要令他被万民唾弃,臭名远扬”

    说完嘎嘎冷笑,声音如夜枭般刺耳,如果县中百姓见到仙风道骨的幽冥仙师这般恐怖不知是何表情

    另一边李青也来到桥头集主簿厅,这是一处三间瓦房,门口当差的衙役有气无力的守在门前,见身穿主簿官府的李青来到急忙下跪迎接

    随即主簿厅书吏和衙役纷纷出来迎接,县官不如现管,即使他们从小道消息知道大老爷不待见这位新主簿,礼节上却不敢有丝毫逾越

    主簿是知县的佐贰官,秩正九品,主管户籍、缉捕、文书办理事务,下设攒典一人办助办公,主簿厅是县衙派出机构自然有单独衙门

    李青端坐正堂位置,攒典穆元纬带领属吏以及衙役上前参拜,第一次以及每月初一拜见上官必须要行跪拜大礼,其余时间则不必

    “各位请起”

    众人起身拜谢,暗中打量这位年轻的不像话的新主官

    李青环视下方自己今后的下属,重点落在攒典穆元纬身上,此人四十多岁年纪,神情淡然,头顶一根赤红本命显示此人气运浓厚,更为奇特的是此人气运中还夹杂着灰黑和青气

    黑气代表近期遭遇不顺,而青气则表明此人读书有成,养成了浩然正气,这种人还是第一次遇到,此人神色淡然,面对他不卑不亢

    李青随口问道:“主簿厅捕头何在”?

    当即一人走出拱手说道:“小人谢根,为主簿厅捕头”

    “从今天起你不用担任捕头了,石鸿羽,你来做主簿厅捕头”李青直接说道

    捕头谢根惊怒道:“我是大老爷任命的捕头,你敢罢黜我”!

    李青神情转冷,误打误撞碰到了叶平的心腹,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捕头不过是不入流的杂役,他身为主簿掌管主簿厅,罢免一位捕头算什么,就算县令叶平也不好过问

    “丢出去”

    石鸿羽上前,抓起谢根,在他不停叫骂中扒掉捕头衣服丢出主簿厅,转而到旁边换上班头服饰

    其他衙役都是凛然,这位年轻的上官似乎不好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