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条神龙》正文 第81章 孟婆卡,曹冲卡!(感谢大家的推荐票,(づ ̄ 3 ̄)づ)
    “秦苍…”

    武玄心头隐隐作痛,如被刀割,素来冷静的他,体内滔天怒火再也按捺不住,几乎要喷薄而出!

    拿着我姐姐的血脉,这些年,你倒是过的挺滋润呢…

    “怎么了?”瞧得武玄神色不对,小荷满脸疑惑。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心绪,武玄摇了摇头,微笑道:“没什么,看着这些风云人物,有些意兴阑珊罢了。”

    “话说回来。”武玄话锋一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小荷,道:“你为何执意与我睡一间房?”

    小荷剪水双瞳眨了眨,道:“因为我感觉牧轻语不像好人。”

    “不管他。”武玄摇了摇头,道:“反正,明天依靠那九龙锻魂台提升完神魂后,我就离开了。”

    小荷玉手托着香腮,道:“这九龙锻魂台,恐怕不是那么好用的啊…”

    武玄微怔,察觉到了小荷言语下的其他意思,当即不解地道:“怎么?”

    “说来这牧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邀请一批神魂强大的人前来。”

    “要么是炼丹师,要么是阵法师,反正,神魂强大就对了。”

    “此外,每次来过的玄师,都会悄无声息地消失,极为诡异。”

    “哦?”武玄微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你是说,这九龙锻魂台有炸?”

    小荷明眸微闪,玉手托着香腮道:“反正明天小心就对了。”

    武玄眉头微皱,道:“那牧轻语,究竟有何等实力?”

    他倒不是关心牧轻语,而是好奇,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方能登临圣子榜。

    牧轻语在圣子榜排三十六,若是知晓他的实力,管中窥豹,自然可以大概推断出其他圣子的实力。

    小荷偏着脑袋,露出粉妆玉琢的俏脸,道:“他既是玄师,又是星卡师。”

    “本身拥有神潭境初期的实力,此外,他有两张星卡,特别强。”

    “哦?”武玄微怔,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星卡?”

    自从修炼星卡到现在,他还没遇到过强大的星卡师,因而忍不住好奇,圣子榜上的星卡师,究竟是何等强悍。

    小荷玉手一扬,道:“他拥有一张亡语卡,名为天龟兽。”

    “亡语卡?”武玄忍不住地问道:“何谓亡语卡?”

    小荷耐心地道:“所谓亡语卡,便是在星卡死亡后,方能发动的技能。”

    “他这张天龟兽,在死亡之后,会发动技能天龟之怒,让己方群体星卡攻击与生命翻倍,同时对敌方造成群体巨额伤害!”

    “好强。”武玄眼中掠过一抹忌惮,道:“既然如此,那不攻击天龟兽不就好了?”

    小荷笑嘻嘻地道:“天龟兽还拥有技能嘲讽,强制对方所有星卡攻击自己。”

    武玄脸皮一抖,敢情这天龟兽就是出来卖的,前期吸引敌方所有火力,死亡后给己方星卡大量增幅!

    强,很强。

    “此外,他还拥有一张战斗卡,名为比蒙巨象,拥有技能战争践踏。”

    “当它发动战争践踏时,便会进入狂暴状态,向敌方星卡横冲直撞,若是被踩到,恐怕能直接秒掉脆皮卡。”

    武玄眸心微凝,饶是眼光挑剔如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张星卡的质量,非常高。

    更何况,牧轻语靠的不仅是星卡,本身的实力,也是极为强悍。

    夜凉如水。

    武玄抬头看着漫天繁星,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进屋睡觉吧。”

    小荷玉手绞在一起,剪水双瞳盯着他,道:“睡一张床么?”

    武玄干笑一声,道:“我就抱抱我不乱动。”

    小荷俏脸顿时通红,笑吟吟地道:“好呀。”

    “哦?”武玄戏谑地看着她,道:“你就不怕…”

    小荷撅了撅嘴,轻哼道:“我才不怕╭(╯^╰)╮”

    武玄脸皮一抖,这小荷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于是讪讪一笑,道:“你去睡吧,我不困,我要留在这里等着看日出。”

    他心里清楚,眼前的神秘少女,看似天真烂漫,大大咧咧,其实秀外慧中,谁若是真敢得寸进尺、为所欲为的话,恐怕下场会很惨。

    小荷吐了吐舌头,大眼睛希冀地看着武玄,道:“我也想看,那咱们都不许睡着,在这里盼日出!”

    “好。”武玄点了点头,在这举目无亲、危机四伏的日炎山城,他可不敢睡着。

    半个时辰后。

    武玄打了个哈欠,却听见一道细微的喘息声响起。

    他微微一怔,偏过脑袋,却见小荷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呼呼大睡。

    她的嘴角,弯起浅浅弧度,露出甜甜笑容,想来定是做了个好梦。

    同样呼呼大睡的,还有怀中的滚滚。

    “真香。”

    武玄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双手伸出,搂住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将她抱起。

    一抹温软贴了上来,让得武玄心神微微晃荡,旋即他摇了摇头,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房门打开,他将小荷轻轻放在床上,同时把滚滚放在她的旁边,然后用被子将一人一兽盖好,悄悄走了出去。

    就在武玄将房门轻轻阖上的那一刹,那睡意正酣的小荷,紧闭的俏目,缓缓张开。

    看着身上盖得严严的小被子,她明眸微闪,眸心深处,有着异彩浮现。

    月光下。

    武玄陷入沉思,他有预感,距离与秦苍见面的日子,越来越近。

    不过,他扪心自问,自己的真正实力,恐怕至多与牧轻语相齐。

    因此,接下来的日子,他必须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神魂,玄气,星卡。

    三者并驾齐驱。

    神魂方面,在脑海中那条神龙的不断摧残下,如今他已是二品巅峰。

    若是明日,能够经过九龙锻魂台淬炼,说不定便能一举突破至三星。

    玄气方面,如今他是聚气境中期,想来等抵达漠主遗迹后,突破至后期不难。

    虽然凭借着吞噬祖龙气的强大,即便寻常神潭境玄师,他都不惧。

    但,圣子榜上的骄子,并非寻常神潭境,由各大势力倾尽自己培育出的他们,各自也都是有着越阶杀人的底牌。

    接下来,便是星卡了。

    他目前拥有的三张硬核星卡,分别是萧炎,牧尘,药尘。

    (药尘介绍在第五章,萧炎在15章,牧尘在78章。)

    萧炎是火系群攻法师,药尘相当于奶妈,而牧尘,则是单挑强者。

    但,这三张牌,皆是对付不了亡语卡。

    所谓亡语卡,就是星卡死亡之后,自动触发的技能。

    但凡亡语技能,不仅避无可避,而且威力强大。

    就像牧轻语的天龟兽,那亡语技能,怕是会让任何玄师感到头疼。

    武玄陷入沉思,虽然自己与牧轻语并无恩怨,但直觉告诉他,后者不像好人。

    因此他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准备,万一对方对自己下手,他也有应对的准备。‘

    虽说他有霜之哀伤,可以短暂时间内大幅增加实力,但,霜之哀伤有利有弊。

    使用完霜之哀伤后,便会陷入虚弱状态,谁给他来一刀,他都会暴毙。

    昔日他在天渊城,若是他陷入虚弱状态,自然有人守护他。

    可,如今自己孑然一身,举目无亲,唯一的依靠,只有自己。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霜之哀伤不能动用。

    此外,牧轻语作为三星卡师,星卡皆具有神潭境实力,若是自己想用星卡战胜他,那就必须在阵容上下功夫。

    毕竟,自己的星卡都是二星,只有聚气境的实力,论实力,自然无法相比。

    “亡语,亡语,该如何针对亡语卡呢?”

    武玄眼神闪烁,紧接着,他忽然抖了个激灵,一道身影浮现在脑海!

    孟婆!

    孟婆,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常驻在奈何桥边。

    她为所有前往投胎的灵体提供孟婆汤,以消除鬼魂的记忆。

    既然如此,完全可以将她的技能设置为,忘却亡语技能!

    亡语卡是死后可以施展亡语技能,如果孟婆给她灌了孟婆汤,她就忘记了生前记忆,也就施展不出技能了!

    一念至此,武玄蠢蠢欲动,当即拿出星玄笔与星卡。

    根据记忆中孟婆形象,武玄笔墨勾勒间,黄泉路上,一个老妇人端着汤的画面,缓缓浮现。

    少顷,星卡制作完毕。

    孟婆。

    境界:二星。

    技能:

    【孟婆汤】:孟婆给指定亡语卡灌注孟婆汤,让它忘却亡语技能!

    “果然!”

    武玄抚掌轻笑,综合程度上讲,孟婆卡并不算什么强卡。

    但对亡语卡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对了,那牧轻语还有一张大象卡。”

    武玄心想,庖丁卡可以发动技能庖丁解牛,针对牛属性玄兽。

    武松卡可以发动技能武松打虎,针对虎属性玄兽。

    那么什么星卡,可以针对象属性玄兽呢?

    他手托下巴轻轻摩挲,片刻后,他似是想到什么,一拍脑门,道:“有了!”

    曹冲!

    曹冲,乃曹冲的小儿子。

    当时孙权曾送来一只很大的象,曹操想要知道象的重量,询问众部下,都不能拿出办法来。

    曹冲说:“把象放在大船上面,在水痕淹到船体上刻下记号,再称量物品装载在船上,那么比较以后就可以知道了。”

    曹操十分高兴,马上施行了这个办法,果然知道了大象的重量。

    这就是曹冲称象的典故。

    既然如此,根据这个典故,他可以将曹冲的技能设置为,曹冲将对方的大象抱走去称体重,什么时候称好,什么时候放出来!

    这样的话,不就可以将对方的象卡给控制住了么?

    想象一下,当对方大象气势汹汹登场之时,忽然有个小孩抱走,带它去称体重…

    画面,挺喜感的!

    于是,武玄再度拿起星玄笔,在星卡上快速勾勒。

    他要画的东西很简单:小孩,大象,船。

    很快,曹冲卡便制作出来。

    曹冲。

    境界:二星。

    技能:

    【曹冲称象】:曹冲冲入战场,将对方象属性玄兽拖走,放在大船上称体重,体重称完,方可返回战场继续战斗。

    “不错。”

    武玄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技能,便等于短时间内将对方大象强行控制住,让它不能战斗。

    …

    牧家。

    夜凉如水。

    牧家密室。

    昏暗的密室中,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暗黄的灯光,照耀出一张阴沉的中年脸庞。

    “都已经准备好了么?”牧锋缓缓道。

    在他面前,牧轻语点了点头,道:“孩儿明天会亲自守护阵法核心,确保万无一失。”

    “呵呵。”牧锋抚掌轻笑,眼神中涌现出睥睨之色,道:“我牧家两名法相境,足以让这些人全部留在此处。”

    “有了他们作为养料,将那东西激活,你们姐弟争夺漠主造化,也能多一份保障。”

    牧轻语颔首,想到小荷,眼神深处便有着浓浓的**涌现而出。

    让你鸽我,等你落入我手中的时候,我看你还怎么鸽?

    一道少年身影浮现在脑海,他眼神中掠过一抹狠厉。

    武玄啊武玄,挺没数的是吧,你死到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