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推脱
    “可是大人!”

    正在陈襄轻叹了一口气感叹这段时间总是鸡飞狗跳的事情搅得他焦头烂额,正在陈襄因为如何填补林有白闯下的祸时,李鹏再一次开了口。

    “嗯?”

    陈襄地回过头来望着李鹏,他的脸上写满了好奇,更多的是求知欲,“看来你有话说。”

    “我是说如果必须要找出一个人作为挡箭牌,不能让更多的人从中深挖,至少不能够让我们得对手们知道这帮乞丐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贤侄有何高见?”陈襄像是来了兴趣,接着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脸洋溢着似有若无的微笑。

    李鹏想要开口,但是又迟疑了那么几秒钟,像是一时间还没有确定准备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来。

    “飞鹏?”

    陈襄微微皱眉,询问再三,这句询问的呼唤倒是让李鹏显得不再那么迟疑。

    “小侄以为,现在的林有白,不能杀!”

    一听到林有白不能杀,这不就是当中否定了自己的权威,陈襄的面色凝重,眼神中也像是凝结一般盯着李鹏。

    “至少是现在,他杀不得!”李鹏接着回应道:“倒不如说是让他将这罪过定下来,顺便说他贩卖人口,至少那些乞丐都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世人都认禁军军纪混乱,寻常士兵都肆意强抢百姓都屡见不鲜,更何况是为首指挥贩卖人口充盈其囊,大人此时何不大义灭亲,在大庭广众之下除了他,不仅除了后顾之忧,也立了个大好名声。”

    听了李鹏的话,陈襄顿时茅塞顿开,他紧皱的眉头也因为李鹏的一番话而渐渐舒展开了。

    “哈哈哈!”

    这时候陈襄竟然仰天大笑起来。

    李鹏有些不解,连忙问道:“丞相为何大笑!”

    “我笑你这李飞鹏真乃吾等子房也!”陈襄走过来拉着李鹏的手,接着说道:“子鹏这个计策不仅仅让我疑惑全无,不仅仅能让我摆脱得了所有因为乞丐失踪而出现的问题,更是让东京百姓称赞我的大义灭亲,换的了我一世美名,更是能够狠狠地打了他开封府的脸,告诉世人他们所畏惧的东西他开封府办不成,我能办,他开封府做不了我能做!哼哼哼,就看他不管是魏王赵博还是薛文利,都有个什么样的收场!”

    “那么丞相,如果林有白知道了您的计策……”

    “那就让他开不了口。”陈襄大手一挥,接着说道:“我会割了他的舌头,这样他就说不出来话了,到时候我用腊封住他的嘴巴,就算是他再怎么挣扎,也没有人会听一个哑巴的声音,更何况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陈襄这么淡淡地说着,可是其中字里行间之中让李鹏都不寒而栗,起初,李鹏只是想让林有白死,算是丢车保帅,可是陈襄想的更加万全,那就是让林有白痛苦地死去。

    “快,传话下去,告诉他们,先别杀林有白。”陈襄兴致勃勃地对守候在门外的下人招呼着。

    李鹏这个时候望着不断点头哈腰并且远去的仆人,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股若隐若现的罪恶感,像是在痛苦地挣扎又或是忏悔。

    他甚至开始希望这帮手下人动作能够麻利一些,这样就能够让林有白逃出生天,李鹏的意思是能够得以解脱,不至于到了必须要被折磨致死的地步。

    恐怕陈襄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上,除了是依靠他的岳父丁佩,更多的,则是他除了有读书人的文雅之气的同时,更是有一种令人胆寒的杀戮之气吧。

    “此等问题困扰老身再三,也罢,上了年纪,就越晓得后生可畏也!”陈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哈哈大笑着,一边端起茶杯示意李鹏接着说道:“贤侄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城府,老朽佩服,这杯茶,老朽就当是酒,敬贤侄了!”

    李鹏哪敢迟疑,连忙端起茶杯示意陈襄,陈襄笑呵呵地吹了吹杯中冒着热气的茶汤,接着抿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