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公孙圭的心结
    几杯酒下肚,三人的兴致逐渐高涨,包括一直表现闷骚的公孙圭在内,无不形骸放浪,本性毕露

    “道兄,自去年在你手上惨遭七连败后,我痛定思痛,精研细究,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风文汉软趴趴的斜倚在椅子侧壁上,左手搭着侧壁上沿,枕着脑袋,右手置于大腿之上,一边拍一边说道

    “什么道理?”

    汪公平眯了眯眼,头有点晕,但好在意识尚且清醒……喝到这儿差不多了,接下来的酒局,他决定靠作弊挨过去~

    →_→

    “你曾败于公平道兄七次?”后知后觉的公孙圭这才惊呼道,因为信息的不对称,他的关注点与两人的有点不一样

    惊呼过后,他拍了拍脑门,许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的表情由震惊转为果然

    果然如此

    果然如我所料!

    风文汉却是被他的表情刺激的跳脚

    “是下棋输了七次,不是比武!”

    “下棋?”公孙圭愕然

    “自然是下棋!”风文汉甩给他一个“不然你以为呢”的眼神,信誓旦旦道:“是公平道兄教授与我的象棋……大象的象……名字确实很奇怪,我觉得以帅棋将棋,亦或车棋兵棋命名,当更合适!……且棋规也不尽合理为一军主将者,即便不为全军最强,亦当为最强者之一,而象棋之将帅,居然受限于方寸之间,不如一过河小卒如此碌碌之辈,安得驾驭车马炮诸佐?又何德何能令实力远超于他的车马炮等誓死效力?”

    说着说着,风文汉突然很气愤,他“啪”的一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自己的大腿上

    “嘶……”

    光听声音,就觉得很疼

    风文汉咧咧嘴,强忍者大腿上的不适,道:“无能,累赘,名不副实,名为主将,实为囚徒,倘使我遇如此主将,定然一早弃之!”

    “所以呢?”汪公平一脸莫名其妙…游戏就是这么设定的,没必要那么较真吧?

    “所以?”风文汉抬了抬下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在错误的规则下对阵,失败是必然的!”

    我特可法克!

    说了半天,居然是为输棋找借口……

    汪公平:“……所以,这就是你悟出的道理?”他颇有些哭笑不得

    “当…当然!”风文汉的语气中充斥着既心虚又理直气壮的矛盾

    结合前后,公孙圭总算听懂了风文汉的意思,顿时鄙视不已

    汪公平没好气的道:“比武你也没赢”

    “我也没输!”风文汉补充强调,旋即又有不自信的道:“顶多就是……稍落下风”到底还是要脸的人啊……

    “呵呵……”汪公平笑而不语,不置可否

    “呵呵……”风文汉尬笑一声

    “呵呵……”公孙圭莫名苦涩,被勾起了心事

    见他好不容易恢复活性,结果又变成这幅德行,风文汉眉头皱了又皱,嘴巴张了又张,终是没有骂出口,给自己的老友保留了一份颜面

    但公孙圭却没有这个意识

    许是多日来郁结的积压到达了临界点急需释放,又或是酒精的刺激让他无所顾忌

    他满脸苦味,独饮了一杯,旋即目光呆滞的盯着不知何处,喃喃道:“我喜欢一个姑娘,她也喜欢我,但我们却不能在一起,我好痛苦……”

    噗……

    汪公平好悬一口老血喷出

    这满满的言情剧狗血套路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可是正儿八经的王孙贵胄,这种人居然还玩纯情?汪公平扪心自问,要换成他自己,早就后宫佳丽三千人了!

    所以说,他这是异界版的王子与灰姑娘,因身份上的巨大差距,所以为世俗所不容?

    其实汪公平想说——孩子别倔了,如果真爱那个姑娘,没必要非娶为妻,这样反而会害了她,干脆纳为妾,然后对她好一点就是了

    汪公平不无酸涩的心下吐槽,然后眼神无意间瞥到了风文汉

    不对!

    风文汉的反应不对!

    纵然好兄弟公孙圭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_^…也绝不该是像现在这样的反应

    惊恐

    既惊又恐!

    惊还好说,恐就有些莫名其妙了……难道我猜错了,公孙圭爱上的不是灰姑娘?

    一个彼此喜欢,却无法在一起的姑娘,难道他看上的是某个超级大势力的圣女或公主,而那个圣女或公主还有一个恶名远播的“护女狂魔型”的老爹?

    不是人家与他身份不匹配,而是他与人家身份不匹配,人家老爹看不上他……

    很有可能啊!

    怪不得风文汉那么惊恐!

    或者他干脆爱上了一个外表十八岁实则八十岁的超级老妖婆?……嗯,这点不太可能,那种级别的老怪物怎么可能在意别人的看法,她若是看上了公孙圭,庸方公室根本阻拦不住……大概率也不会阻止,更可能会极力推动,好趁机伴大腿

    汪公平脑筋转动,疯狂八卦

    风文汉此刻已然顾不上汪公平想什么,他第一时间联想到某种不可言不可说的可能

    他目光极度复杂的看着公孙圭,结巴道:“公孙,你,你……不会吧?”

    公孙圭继续目光呆滞,闻言无意识的点了下头,鬼知道他有没有听清风文汉在问什么

    “公孙!”风文汉一下“噌”的跳起来,一手指着他,双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有故事!

    汪公平瞬间来了劲儿

    风文汉就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手指微颤,双脚在原地来回走动,脑袋小幅度的最左右摆动

    半晌,他才一把抓住公孙圭的领口,将其从座位上提了起来,面对面喝道:“你疯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风文汉如此激动,出乎汪公平预料,隐隐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猜想,除非那位姑娘的老爹非常凶残,会危及公孙圭的性命

    汪公平皱眉旁观,风文汉暴怒质问,公孙圭却没有被惊醒而恢复“理智”,反而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知道,可我不管!我就要带她离开庸城,大不了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总之,我无法忍受她成为他人妇!”

    风文汉瞳孔一缩,头皮发麻

    之前还可以说是猜测,这下子算是彻底确认了

    一丝侥幸被无情浇灭,心里顿时哇凉哇凉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即将失去平生最好的兄弟的预感

    因为他实在想象不出有什么可以完美解决此事的办法

    要标新立异娶一个平民、作死爱上一个惹不起的大魔王的女儿甚至老婆,其实问题都不大,只要实力够强,足以消弭一切不服!

    但喜欢上自己的亲姐姐,甚至还想娶她,这特么太有挑战性了!

    这是禁忌之恋!

    是违背主流三观的!

    是要被全天下人戳脊梁骨的!

    哪怕是再不要脸的坏人,在做这种事之前,都要考虑影响——某些神经病除外

    其所面对的敌人不再是有形的个人,而是千万年来全天下人共同编织共同遵循的一道无形的道德束缚

    看不见,摸不着,却真真切切存在,好似一个无限柔软又无限坚韧的大罩子,倒扣向世界,倒扣向每个人的意识海,将众生的身心全部笼罩在其间,无时无刻不在规范引导众生的举止、言行、思想,这样的敌人才最可怕

    或许公孙圭成为世界最强者,都无法战胜它

    因为即便能让天下人闭嘴,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公孙圭的情况不像杨过小龙女,杨过和小龙女本身就不认为师徒恋是错误的,而公孙圭明知姐弟恋是绝对错误的,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痛苦

    风文汉都快要被他的不懂事给气疯了,搞了半天,终于搞清楚了好朋友郁郁寡欢的真相,但这个真相,他真心不想知道!

    怎么办?

    风文汉有些方

    有心劝说,但看看公孙圭的样子就知道没用

    汪公平也有点方,他突然意识到现场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公孙圭的故事好像…嗯,怎么说呢,感觉应该很震撼!

    ‘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要不尿遁?’

    汪公平坐立不安,受到气氛的渲染,他感觉了一丝身份上的尴尬

    没等他开口,风文汉猛的将公孙圭推搡回座位,目光凶狠,几欲将公孙圭生吞活剥,压着嗓子低喝道:“你有考虑过阿…她的感受吗?”

    风文汉总算还保持着清醒,意识到有汪公平这个外人在,不方便暴露好友**

    公孙圭在座位上弹了弹,也不挪正身子,就保持着被推倒后的姿势,看着天花板,他没有直接回答风文汉的质问,而是回忆起了一桩往事

    “……那天傍晚,我从父亲大人的口中,听得她要嫁人的消息……我喝了好多酒,抑制不住想要去找她……她见到我很惊讶,也很高兴,我看出她哭过……那晚她很温柔……”

    公孙圭絮絮叨叨的说着,一时间会客室内,鸦雀无声

    汪公平确定了一件事

    那一夜,她没有拒绝他~

    不过,那位姑娘的婚事,为何涉及到公子恭(公孙圭之父)?

    汪公平疑惑不解

    风文汉则感觉脑海中“轰隆”一声,晴天霹雳

    完了!

    他一屁股堕到罗圈椅中,好似丢了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