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冲出
    嗖!

    柳万海直接跳开,身体稳稳落在后面。

    “你们俩快些破开前面的幻阵,我们取得三元洗髓丹后,就离开。”

    柳万海双眸死死盯着百里彤那玲珑有致的身影,这一刻他的目光中,不只有垂涎与贪婪,更有恐惧。

    “你们两个给我注意点,百里彤身上,恐怕有秘密。”

    柳万海对身旁的两人小声交代。

    此时,在丹炉石室中,林澜与麟甲兽,早就严阵以待。

    “至少有四个归元境七级以上的武者,在攻击我的阵法。”

    林澜皱眉道。

    “我布置的,只是一阶八级的阵法,若归元境七级境界以上的武者,围攻太久,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老大,你不是说你的阵法,一般的人,看不透吗?”

    麟甲兽这时说道。

    听了麟甲兽的话,林澜的身体,突然间一震。

    他沉声道:“对!若实力不达到一定境界,而且不精通阵法的话,外人是不可能觉察到他们所看到的深渊,其实是一个幻阵所化的!”

    “外面那些人只用蛮力破阵,显然也不是精通阵法的人,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布置了幻阵的?”

    “难道它们手上,也有黑塔令符一类的东西?”

    麟甲兽通过灵兽阵,与林澜交谈。

    “黑塔令符?”

    林澜手掌一翻,就把黑塔令符从储物戒指中取了出来。

    此时的黑塔令符,已经将那枚回魂丹吞噬了一半。

    “你的灵气,倒是增强了不少。”

    林澜能明显感觉到黑塔令符中传来的灵力波动。

    在经过近三十枚万寿果,以及回魂丹的滋润后,黑塔令符中器灵的气息,已经不再似之前那般虚弱。

    “能帮我看看,外面有几个人吗?”

    微弱的灵动,瞬间就从林澜手中,传入识海。

    “五个人……很弱……”

    黑塔令符说完,就猛地从林澜手心飞离,直接飞向石屋正中心,那尊巨大的石头丹炉上面。

    黑塔的令牌上,释放出一团团青黑色的能量,转顺间就把石头丹炉笼罩。

    林澜猛地听到一阵乱石落地的声音,回头一看,这才惊讶的发觉,原来他一直都忽略了,这丹室中最珍贵的宝贝!

    “地品法器!这居然是地品法器的丹炉!”

    林澜目光灼灼的盯着表层碎石脱落后,展现出来的棕色丹炉,震惊道。

    “我在进来时,就看到过这个丹炉,可却没从上面感受到一丁点的灵气波动。”

    “三阶……幻阵……”

    黑塔令符传来的灵魂波动,直接告诉了林澜答案。

    “三阶幻阵?怪不得!”

    林澜点头道。

    “三阶阵法,可是能让金丹境强者,都被迷惑的阵法,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无法看破,还好有你在。”

    林澜轻轻走到前面,看着这尊一人多高的棕色炉鼎。

    “本来几乎错过了你,不过现在你既然出现了,那就跟我走吧。”

    林澜双臂直接探入丹炉下面,嘴里大喝道:“起!”

    轰!

    棕色丹炉,被林澜缓缓抬离地面,这一瞬间,似乎整个石屋,都随之一颤。

    “好重的丹炉!”

    林澜脸色发红,等到丹炉的三只脚,全都被他抬离地面的瞬间,便马上用储物戒指,将其收了起来。

    “呼!我单手的力道,已经有近四万斤,可抬起这丹炉,却依然非常吃力。”

    “这炉子的重量,恐怕足有九万多斤!”

    黑塔令符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在它身上那股黑芒的照射下,丹炉之中有三样东西,并没有马上被林澜收起来。

    “那是三瓶丹药?”

    林澜见黑塔令符散发出来的黑芒,一分为三,将其中两个丹瓶,分别分给自己与麟甲兽,就笑着接过。

    “三元洗髓丹?”

    “老大,这是好东西啊,比青阳丹珍贵多了!”

    “地品中级的丹药,据说吃了以后,普通的武者就能轻易把肉身,修炼到武道极致!”

    麟甲兽俨然一副百事通的模样,马上对林澜解释。

    “地品中级丹药?”

    林澜惊道。

    “没想到这丹炉石屋中最好的东西,居然被隐藏在这里。”

    “若是普通的武者过来,岂不是全都会被这个三阶阵法,给蒙混过去?”

    “肉身……极限……你们……吃了……”

    黑塔令符中传来断断续续的灵气波动。同时,被黑塔令符掌控的那一个丹瓶,也应声碎裂。

    一枚棕蓝色的丹药,从中飞出,被黑塔令符死死粘住。

    “我也吃?”

    林澜愕然道。

    “我不吃,我对这些东西过敏。”

    林澜是反药物协会的。

    “不行,你要……吃了……它……”

    黑塔令符中传来的灵魂波动,断断续续,不过林澜依然能听懂它的意思。

    “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林澜推脱道。

    他猛地又把目光,转向石屋入口处,正色道:“外面的阵法,已经被破了!”

    “区区……蝼蚁……也敢……”

    黑塔令符中传来愤怒与不甘的灵力波动。

    林澜感觉到黑塔令符的愤怒,忙一跃而起,将黑塔令符握在手里。

    他道:“我知道外面那些人,在你眼里不算什么,不过,现在还不到你出手的时候。”

    “等我找到足够多能让你恢复的东西以后,你再来帮我如何?”

    林澜马上就感到黑塔令符中,传来一阵不甘的情绪,似乎在为自己不能出手而感到懊恼。

    “现在你先回储物戒指吧,好好消化三元洗髓丹的力量。”

    说完这些,林澜又盯着面前的石门道:“小麟,等这石门一打开,我们就马上出去!”

    麟甲兽慌慌张张的把三元洗髓丹倒进嘴里,道:“是,老大!”

    “你倒是不怕被丹药的药力反噬。”

    林澜笑着拍了拍麟甲兽的脑袋。

    他还记得在通天塔中时,麟甲兽是如何吞吃灵果的,这家伙的体质,似乎比自己还要强一线。

    但是也可能它还是一个贪吃鬼。

    轰隆隆!

    林澜感觉自己布置的幻阵被破,没过多久,他就猛地听到石门上面,传来一阵巨响。

    “还好我提前把废掉的傀儡,收了起来,否则外面的人,难保不会多疑。”

    林澜静静等待着,打定了主意,只要这石门打开一线,他就马上冲出去。

    可谁知,这一等就是数百息。

    林澜只听到石门上传来阵阵巨响,却惟独不见石门动弹。

    这时候,在石门之外,以柳万海为首的众人,早已经气急败坏。

    “怎么会这么沉重!这石门究竟是什么做的!”

    柳万海愤怒的挥拳,打在石门上面,怒吼道。

    “百里雪,你是不是在故意骗我!我们联手推了这么久,这石门都纹丝不动。”

    “你说,这里是不是一条死路?”

    “我若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百里雪冷冷看着柳万海。

    “柳万海,事到如今,我劝你也别隐藏实力了,要推开这石门,至少需要两头九品的妖兽合力,才行。”

    “如今凭我们的力量,若不借助灵符的力量,恐怕还真推不开它。”

    “灵符?”

    柳万海咬牙道。

    “也好,如果这里面真有三元洗髓丹的话,用掉几枚爆气玉符。倒也值得。”

    “哼哼,没想到以炼丹、巨富闻名幽碧山的柳家,居然也会心疼几枚爆气玉符?”

    百里雪出言讽刺。

    “哈哈哈!我知道我柳万海在柳家,只是庶出,地位远远及不上百里雪大小姐在百里家的地位。”

    柳万海冷笑道。

    “不过即便这样又如何?你百里雪如今,还不是一样听我调遣?爆气令符,就由你们出!”

    “柳万海,你休要得寸进尺!”

    百里雪怒道。

    “这三元洗髓丹,我已经答应给你们,凭什么还要我出爆气玉符?”

    “凭实力!”

    柳万海对身旁两人打了个眼色,一齐围向百里雪。

    他阴沉地道:“而且等下,你们两个在最前面发力!”

    “你!”

    “好,爆气玉符我们出。”

    不等百里雪再说什么,气质脱俗的百里彤便轻声应下,同时接连拿出几枚爆气玉符,分别甩给众人。

    “柳万海,但愿你不要做出什么让你们柳家后悔的事。”

    柳万海被百里彤那双清冷的眸子注视的一瞬间,全身的冷汗,都不由自主的往外冒。

    他不由扪心自问:“我这是怎么了?她明明只是一个归元境七级的女人,我为什么不敢与她对视?”

    “爆气玉符已经给你们了,破门吧。”

    百里雪护着百里彤,走到前面。

    “我们一起发力,记住机会只有一次!”

    藏身于石门之后的林澜,静静听着外面的人谈话,脸上逐渐被震惊填满。

    “柳家,以炼丹闻名的巨富柳家,竟然也来了……”

    “百里家跟柳家,都是幽碧山之内的望族。”

    林澜暗忖道。

    “待会出去,我还是尽量不要跟他们冲突为好,不过若他们要惹我,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就在这时,沉寂了许久的石门,终于动了。

    “这石门一旦关闭,从里面或许就打不开了,小麟,你先出去!”

    当石门打开一条缝隙时,林澜的灵觉,就扫向外面的五人。

    马上他就判断出,凭外面这五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让石门彻底打开。

    麟甲兽低鸣了一声,身体化作小猫般大小,趁着石门再度闭合的瞬间,直接冲了出去。

    嗷呜!

    冲出丹炉石室的麟甲兽,仰天长啸,身体在顷刻间变作两丈多高,不由分说,就直接把身体,顶在石门之上。

    距离石门最近的百里雪、百里彤两姐妹,一时间就被这突然间出现在她们面前的巨大妖兽,给吓傻了,花容失色。

    “三元洗髓丹!”

    柳万海动了动鼻子,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凌厉。

    盯着麟甲兽,他道:“它吃了三元洗髓丹,我能闻到味道!”

    “什么?”

    “给我杀了它!”

    柳万海怒道。

    “不过是一头九品的凶兽,竟敢来抢我的丹药!”

    嗷呜!

    麟甲兽与普通的妖兽不同,早已经精通人性,又怎么会听不懂柳万海在说什么?

    不过它却对柳万海的话,置若罔闻,一门心思的把所有力气,都放在石门之上。

    “催火掌!”

    以柳万海为首,三个柳家人一起对麟甲兽出手。

    顷刻之间,数十道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掌印,便被三人击出,一齐飞向麟甲兽。

    “哼,凭你们,也敢对我兄弟出手?”

    这时,林澜的声音,突然间从石屋门口传出。

    “你们给我去死!”

    铺天盖地般的水流,似大河怒涛,转瞬间就席卷大地,将那数十道烈焰掌印,瞬间淹没。

    “什么?”

    柳万海等人脸上,震惊的神色,无以复加。

    他们清楚的知道,对面只有一个人,可却把他们三人的攻击,在顷刻间瓦解。

    这是什么实力?

    “刚才他说话了,所以不是傀儡!可是,这里不是只允许低级别武境的人进来吗?”

    “低武境的人,怎么可能在一招之间,就把我们三个的攻击,全部瓦解掉?”

    “难道这个人,是跟我们家族那些妖孽一样的存在?”

    “留住他,他们带走了三元洗髓丹!”

    正当柳万海惊疑之间,百里雪突然间大叫一声。

    等柳万海回过神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林澜早已经骑在麟甲兽背上,化作一道银色电光,飞速远遁。

    “三元洗髓丹?”

    柳万海远远盯着林澜与麟甲兽飞速远遁的身影,低声道。

    “既然他们已经取走了,那就给他们好了。”

    “你说什么?三元洗髓丹,你不要了?”

    百里雪惊讶道。

    “哈哈哈,百里雪,我柳万海虽然狂,但却不傻。”

    柳万海冷声道。

    “刚才那个人的实力,已经跟我们家族中那些天才妖孽,不相上下。”

    “虽然他的境界,似乎只有归元境,但却也有在化神境强者手下保命的能力。”

    “这种人,我是不会惹的。”

    “追他?哼,我现在应该庆幸,刚才他没对我连续出手才是。”

    “既然如此,那我们姐妹就先离开了。”

    百里雪冷声道。

    “柳万海,三元洗髓丹我已经带你找到,是你自己不取而已。”

    “想走?”

    柳万海对身旁的两人,打了个眼色,三人一齐出动,围住了百里雪、百里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