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领受任务(求推荐票,求月票)
    ps:平时只顾架构故事情节,埋头码字,和读者大大们的互动并不多,故事写到这里,不免也俗套一次,向你们求一求票(这是一部以情节致胜的谍战小说,保证不水文)

    —————————————————————————————————————

    午后,白老板带着雷杜二人一起来到了他的黄埔商行

    黄埔商行也在虹口,离沪上人家大酒店并不是很远

    杜玉龙已经和白老板谈妥了价格,整个下午,他们机械地履行着买卖交易的常规流程:验货、调试设备、简短培训、交钱付款……

    这一切忙完后,白老板安排一名职员带着杜玉龙前往火车北站,将所购的设备直接通过火车托运由于白老板在上海滩上广袤的人际关系,他的货物轻易而快速地办完了一切手续

    白老板叫来了他的司机,欲派车把雷远送回了住处

    雷远想起了此行还有另一件任务未完成,便婉拒了白老板的好意

    “上海我是第一次来,我想四处逛逛”雷远说

    “那我安排一人陪陪雷先生?”白老板已无一丝酒意,不再称呼雷远为雷兄弟

    “不用了,我一人走走,这附近有无好玩的去处?”雷远说道

    白老板想了想苦笑道:“这座城市多次遭受战火,尤以虹口周边为重灾区之一,除了一处虹口公园,其它已是面目全非……”

    “这就够了,我便去虹口公园转转,谢谢白老板的盛情款待,我们就此别过,希望日后有缘再见”雷远与白老板握手作别,下了楼,来到街上,叫了一辆车

    “去虹口公园!”雷远对车夫道

    巧了,重庆的电报中说,在虹口公园的大门入口,有一家字号“普济”的中药铺

    虹口公园与白老板的黄埔商行只相隔了几条街,十分钟不到,就听到了车夫吆喝一声:“先生,虹口公园到了!”

    付完钱,雷远习惯性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向公园大门

    果然在公园大门的对面,一栋二层的小楼,从二楼的阳台上伸出一块招牌——普济药铺

    来到门前,雷远看到里面有不少抓药的病人,便没有立即进去,径直从大门走过,来到隔壁一家杂货店,买了包香烟,横过了马路,在公园门口找了一张石凳坐下,抽出一根,燃起,悠然地吸着烟

    一根烟不到的时间,雷远看到药铺里最后的一位顾客走出,扔掉烟头,走进药铺

    药铺伙计一身粗布长衫,戴一副眼镜,三十五六模样,正坐在柜台中歇息

    雷远踱步来到柜台前,双手撑在柜台上,看了一眼伙计,然后把目光扫向伙计身后的药柜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我六十二岁的老岳父,失语已有三年,本人四处打探奇方,听说由五味良药配伍而成的‘六六通’可治愈顽疾,其中一味三七,我找寻足有八天,久寻不得,十分想知道您这里会不会让我失望”

    伙计明显愣了一下,旋即起身走到台前

    “三七又不是什么旷世奇珍,先生为何找不到?”

    “我的药方所需三七,一定是产自广西文山”

    “这位先生您一定搞错了,可我只听说云南文山……”

    “果真如此?难怪每家药铺都众口一词,原来是我自己搞错了……”

    药店伙计听到这里,立即招呼雷远进了柜台,他一边看着大门进口,一边掀开柜台药柜下方的一块木板,示意雷远钻进去

    一间十多平米的密室跃然眼前

    一张宽大的竹藤椅上,坐着一位中年黑衣男子,他见雷远进来,立即起身相迎

    雷远刚想问好,对方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拉开一道门,门后面又出现一间密室,黑衣男子将雷远带了进来

    门再次被关上

    “新年同志,我终于等到你了!”黑衣人说着双手紧握住雷远

    “您好!”

    “你叫我老周好了,由我负责给你传达任务”

    “我想知道‘食人兽’计划的具体内容”

    “哦,不急,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然后我再详细告诉你”老周弯腰提起一只开水壶,给雷远到了一杯水,放到雷远面前

    “两天前重庆就发来急电,告知了你即将来此的消息,我得到命令,让我一直在此等候,可总算把你盼到了”

    “重庆方面需要我做什么?”雷远迫切想知道“食人兽”计划的全部

    “沦陷的南京城里,有我们校长最喜爱的一件无价之宝!不,应该是一件我属于们国家的无价之宝!”

    “国宝?”这样的任务在雷远意料之外

    “这件国宝意义非凡,它是中华青铜器文化精品中的代表作,也是该文化的最有力的象征和传承!”

    “哦?”雷远精神为之一振

    “‘食人虎兽尊’,高度37·9厘米,是我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造型取踞虎与人相抱的姿态,立意奇特,出土于湖南,纹饰繁缛,以人兽为主题,表现思想灵异!……”老周滔滔不绝,一口气把食人虎兽尊的相关信息悉数倒出

    “你的意思,这样一件举世罕见的瑰宝还在南京?”雷远有些不信

    老周气愤道:“我们校长身边的这帮蠢材,南京撤退期间,竟然将它遗忘在总统官邸……”说着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进一步补充道:“校长对这件宝物可谓是青睐有加,几乎是爱不释手,为了能够天天看到它,就把这件宝物带回了官邸,放在卧室,每次起床后或睡前必定细细观摩,领悟个中寓意,没曾想,那帮蠢材居然以为它仅仅是件办公吉祥物,就这样,此宝物至今仍深陷南京,不知所踪!”

    “有这种事?”雷远心中先是暗暗发笑,继而整个内心浸淫在无边无际的失落中!

    “这项任务是校长直接下达,由我们的戴先生全面主持,压力之重可想而知,所以新年同志身上可是万钧重担啊!”

    “这么说,‘食人虎兽尊’目前在不在南京,在南京哪里,谁在拥有,我们都一无所知?”

    “是的……”老周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下来

    老周说道这里,雷远忽然觉得遇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他从没想到过“食人兽计划”是这样的内容,这样的任务让他觉得自己一腔激情和热血竟然无处发泄,怎么也找不到着力点,又似乎像在漆黑如墨的夜晚,没有一丝光亮,他将被要求在一条漫长的道路上去寻找丢失了的一把钥匙

    这任务,不同于面对面的战斗,甚至连对手在那里都不知道

    老周看雷远一直沉思着,劝慰道:“这件任务的难度可想而知,我猜想这也是重庆方面千方百计招募你归队,并将此艰巨重任交付与你的唯一原因!”

    “唯一的线索,就是‘食人虎兽尊’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校长的官邸?而且是在他的卧室?”雷远好像是在询问老周,又似乎是窃窃私语

    “是的”老周附和道,当然,除了这样的附和他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方式来应对雷远的问话

    “好的!任务我已领受!”雷远抬头,“老周同志需不需要我再复述一下任务?”

    “哦,那不用了,我相信任务我已传达清楚,同样我相信新年同志也正确理解了此项任务!”

    “你还有没有需要补充了?”

    “没有了!”老周如释重负

    老周再次去握雷远的手,雷远却没有伸手

    “我还有件事”雷远说

    “一件与此项任务无关的事!”雷远加重了语气

    “你说”

    “我可否借用你们的电台,向重庆方面汇报一件事?”

    “这我无权答复你”老周脱口而出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不符合组织程序,但事关重大,并且迫在眉睫!”

    “……”

    “我刚刚获得消息,日本方面在南京俘获我军一名高级将领,敌人目前正在积极策反他,我想立即知道重庆方面对下一步的行动指示!”

    “情报可靠吗?”老周显然慑于事态的严重,不敢怠慢

    “绝对可靠!”

    老周思索片刻,说道:“有具体的信息吗?”

    “你去查一下,南京保卫战的作战序列中,有没有刘起雄这个人,他到底现在何处,但据我所知,他目前已被日本人羁押,但具体羁押在哪里尚不得知,目前,日本人已经劫持了他的妻子,将在后天押往南京,我猜想他们一定会以此相要挟,迫使刘将军就范”

    “好的,我知道了,但目前上海已被日本人控制,电台已不能全天候和重庆方面联系,日本的电侦车无时无刻不在侦听,听说前段时间,我们就有一处电台暴露,遭到了灭顶之灾,不少同志被捕……这件事待我向站长汇报后,会相机和重庆取得联系的”

    “可是,时间紧急,什么时候能够答复?”雷远不无忧虑道

    “你这样,明天上午十点再来一次,我给你反馈最新指示!”

    “好,那我明天再来!”

    出了普济药铺,在虹口公园前,雷远搭乘一辆黄包车,回到四海旅社,天色已晚

    雷远仰面躺在床上

    一阵倦意袭来,雷远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雷远忽然被一阵轻轻地敲门声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