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八门遁甲的传承
    “情况就是这样,因为忍界大战的战况,小队编组可能会有变化,但目前我们四人就是同伴了。”

    木叶大门口,身材高大,如同一座山一样的胖子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

    “我是你们的队长,秋道丁座,既然有缘进入同一个队伍的话……”

    对面,迈特凯,惠比寿,不知火玄间三人面色凝重的听着新队长的发言。忍界大战持续了四年,哪怕是作为下忍的他们也上过好几次的战场,身边原先毕业的队友一个个的死去,到了现在,重组成了他们这个小队。

    “也不知道卡卡西怎么样了?”

    凯的思维下意识的开始发散开来,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话语传来。

    “对不起,我绝不会再弄错了。”

    “每次都这样说,可每次犯的都是同样的错误,抱歉,只能把你踢出队伍了。”

    “千万不要。”

    “你的话已经没有可信度了,快滚吧。”

    街道的对面,是木叶的另一个小队。绿色紧身衣的迈特戴跪在地上,请求着队友的原谅。但很可惜,哪怕是同伴,在数次的任务失败之后,也忍耐到了极限,其中一个人骂了两句之后,拉着另一个叹气的同伴冷着脸转身就走。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凯双手拳头握紧。

    黄昏,许久没有见面的银发少年和西瓜头少年坐在小河的岸边,打着水漂。

    其中一个少年,正在怀疑着自己从小坚持的人生。

    “他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事情,那根本就不是青春。”

    “可他就是那样把你养大的。”

    卡卡西扔了一颗石子到对岸之后,却是说出了令得凯惊愕的话语。

    “我认为你的老爸,是我见过最帅的忍者。”

    所谓真正的胜利,并不是战胜强者,而是保护好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不由自主的,西瓜头少年想起了年幼时候,自己的老爸说过的一句话。

    “我明天要离开村子了。”

    安慰了自己的好朋友之后,卡卡西突然说了一句。

    “暗部的任务吗?”

    “不,是作为新的小队,我是队长。”

    “厉害,可恶,我也好想成为上忍,担当忍者小队的队长。”

    听到这句话,迈特凯果然忘却了烦恼,斗志完全被激发了。他跳起来,将手中的石子全部扔向了对岸,以他的蛮力自然没问题,但违反了打水漂的意义。

    “丁座前辈可是很厉害的,而且擅长体术,你可以好好跟他请教。”

    卡卡西想起了自己还没有得到写轮眼之前,跟随波风水门,油女志微,秋道丁座这三个精英上忍执行的s级任务,那个名为“楼兰”的古国。自己虽然也是上忍,但和这些前辈比起来,相差的太多了。

    这个关乎龙脉的任务,似乎涉及到了很秘密的东西,有部分记忆被水门老师洗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卡卡西,你的新队友呢,能和你作为搭档,一定都是超级厉害的天才或者前辈忍者吧。”

    “不,是下忍。”

    宇智波止水和卯月夕颜自我介绍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啊,下忍,难道你带了三个小鬼。”

    迈特凯想起了毕业之时,一个上忍带三个下忍的组合。

    “虽然是下忍,但其中一个实力强到足可以担当精英上忍,是宇智波最强的天才。”

    “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臭屁的黑头发小鬼,叫什么来着,他也是我要打败的目标。”

    对于同伴记不住名字和面容的缺点,卡卡西无力纠正。

    “那还有另外一个呢?”

    夕颜的话,有什么特征能够让凯记住?

    “紫色长发的后辈,脸长得不错,但实力一般。”

    夜色深了。

    郭旺“事后”本来正打算和大蛇丸交流一下情报,但是突如其来的一个请求,却是令得他不得不中断了自己的行程,来到了一个隐秘的训练场。

    “真是罕见呢,戴,你居然会主动要求见我。”

    一个绿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正是白天低声下气的迈特戴,他现在一脸的觉悟,对着眼前的老者跪倒在地。

    “团藏大人,我确信自己已经找到了新的种子,希望能够将火苗传承下去。”

    “是谁?”

    “我的儿子,迈特凯!”

    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名字,郭旺叹了口气,想起了前不久眼前这个人的申请,新的种子吗。

    “你要考虑清楚,八门遁甲,虽然能够令得普通人跨越忍术的界限,获得粉碎虚空的力量,但这是一朵燃烧自己的火焰。凯毕竟是你的儿子,你为了木叶牺牲了一辈子,老夫不希望你的子嗣也承担这样的重任。”

    “多谢大人的关心,我已经考虑的十分清楚。”

    看着眼前之人坚毅的眼神,郭旺眼中闪过了戊的身影,这是他根之中唯一一个修成了八门遁甲的手下,三年前牺牲了。在独自一人去阻挡敌人之时,也是这样的觉悟面庞。

    “遵从二代目火影的遗志,老夫同意你的申请,准许你将禁术——八门遁甲,传授给木叶下忍,迈特凯。”

    听到这句话,迈特戴眼眶微红,低下头,对着眼前的老者行了大礼。

    “戴,你是最符合根的人,虽然没有承担任何的黑暗,但也无视了所有的中伤侮辱,默默的守护着村子。从今以后,老夫对你的束缚不在,准许你离开村子接任务。”

    郭旺说完这句褒奖之后,转身离开,他看到了眼前之人的面相,如同燎原之火,快化龙了。

    时隔几十年之后,又出现了一个能够使用八门遁甲之阵的忍者了。

    “我只希望能够和大人一样,有生之年,守护着村子。”

    迈特戴想起了早上听到的那个传言,这位大人为了自己的手下,在火影面前砸了桌子。果然,这才是我等应该侍奉的领袖。

    黑衣老者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但他还是磕了三个头之后,才站起身来。

    天亮了。

    木叶大门口,宇智波止水等的一脸不耐烦。

    距离集合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了,卡卡西才姗姗来迟。他一脸的抱歉,然后懵逼的发现夕颜竟然还没到。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