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老将
    “不能出城去决战!对方一天一夜挺进了这么远,一定有所凭仗,这时候冒险去攻击对方,赢了对方有可能还有后续兵力,输了我们就丢掉了沃拉沃。”站在城头上,看着远方平原上那面黑色金鹰王旗,老将军弗兰奇按着自己的长剑,对求战的下属安慰道。

    他的声音很慈祥,仿佛是拥有魔力一般。听到他的分析之后,那些蠢蠢欲动,准备和城下敌人决一死战的军官们,都按下了自己想要争夺功劳的心思。

    “让我们的人抓紧时间休息,对方可能不会马上发动攻击,不过我们要做好防御准备,城墙不能出任何差池!”弗兰奇经验丰富,是一名久经战场考验的老将军了。

    有些担忧的看着远方的那些按兵不动的敌人,他不得不又对自己的手下补充说道:“如果对方进入射程,就用城墙后面那些远程投石车击退他们。”

    弗兰奇很有大局观,他知道城下的爱兰希尔部队不可能持久,他们一鼓作气想要夺下沃拉沃,其实就是他们想要进入城市避开随后的野战的最好证明。

    因此,他作为一名前线指挥官,要做的事情不是什么消灭敌人争取功劳,他要做的就是不让敌人完成自己的战役目标,就算师赢取胜利了。

    只要对方久攻不下,亚兰特帝国的后续增援部队一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对方就只有撤退一个选择。如果圣魔帝国参战,那局面将会对亚兰特帝国更加有利,弗兰奇非常清楚,没有凡人是那些圣魔帝国的龙骑士们的对手。

    所以,现在的情况看起来非常棘手非常复杂,可是在老将军弗兰奇眼中看来,其实简单的让他觉得有些无聊。任何凡人君主想要打破势力分配的努力,终究都是徒劳的。

    哪怕是狂妄的佐恩,也在南下的战争之前,安排信使前往圣魔帝国的边境,递交了一份有关南下多森帝国战争的文书。在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下了,只要多森河以北地区的诉求。

    “轰!”就在弗兰奇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远方的爱兰希尔方阵亮出了他们的底牌,一枚炮弹划破了空气,带着尖利的啸音,落在了沃拉沃城的城内。

    那枚炮弹撞进了一座房屋里,直接砸碎了那间房子的屋顶瓦片,然后在屋子爆炸,推倒了两面屋墙。紧接着周围的房屋开始随着震动坍塌,发出了低沉压抑的轰隆声。

    “那是……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身后远处,冒着浓烟正在坍塌的一排房屋,弗兰奇沉稳的声音里面带着颤抖,难以置信的下意识开口问自己的副官道。

    同样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副官,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回答弗兰奇的问题了,他看着那正在随着硝烟扩散倒塌的房屋,耳边还是刚才那让他难忘的爆炸声。

    “轰!”两个人的震惊还没有结束,第二枚炮弹就撞在了沃拉沃的城墙上,爆炸让整个城墙龟裂开来,不过厚实的城墙依旧倔强的没有倒下。

    只是城墙上的士兵们,已经被连续两次巨大的爆炸吓得有些面色发白了。他们不害怕敌人黑压压的冲到他们脚下,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办法来和攻城的敌人较量厮杀了。

    可是现在,摆在他们眼前的一切,都已经超脱了他们的认知。现在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而无知带来的恐惧,才是真正深入骨髓的恐惧。

    “轰!”就好像是末日的钟声一样,那爆炸声响个没完没了。第三声爆炸同样在市区内发生,又是一片无辜的建筑物坍塌了下来,冒起了滚滚黑烟。

    弗兰奇这个时候已经从震惊中调整过来了,他知道现在他认为万无一失的战术,似乎已经彻底失效了。原本几乎无法攻破的城墙,似乎在对手的眼中,根本不堪一击。

    “难道说,圣魔帝国已经倒向了爱兰希尔吗?难道说,那个贪婪的爱兰希尔君主,愿意用更多的饲料,去喂养那些圣魔帝国的恶魔吗?”在滚滚的硝烟中,弗兰奇盯着远处的那面黑色王旗苦涩的感叹道。

    “坚守阵地!不允许后撤!我们是亚兰特的勇士!死亡对于我们来说,就和回家一样!”他猛然间大声的对自己面前所有的士兵喊道,鼓舞士气的声音在爆炸的间隙里面飘出了好远。

    “轰!”不过几秒钟后,更凶猛的炮火就把沃拉沃城上面的呼喊声给彻底压了下去,城下的爱兰希尔部队集结了40门大炮,一次齐射的威力,根本不是**凡胎可以抗衡的。

    “轰隆隆!”随着又一轮针对城墙的齐射完毕,沃拉沃厚重的城墙终于在爆炸声中断裂坍塌。垛口翻滚着掉落到了城下,城墙上的士兵还有士兵的尸体也随着坍塌埋葬在了烟尘与瓦砾之间。

    看到自己的城墙已经出现了缺口,弗兰奇知道这一次防御战,注定要变得艰难起来。不过他一点儿也不后悔之前拒绝对方劝降的选择,他知道有的时候军人就是要坦然的面对最坏的结果。

    一架高耸着的投石车被爆炸的冲击波撕碎,无数木头支架倒塌碎裂,这些投石车下面的士兵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巨大的木头撬杆砸在了旁边的另一台投石车上,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响。

    在三轮炮击之下,沃拉沃城内已经是一片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了。这也是爱兰希尔开始南下之后,第一次用如此粗暴的攻击,来占领一座大型城市。

    “大人,对方并没有包围我们,我们向东撤退吧!”弗兰奇的副官脸上已经满是烟熏的灰尘,拉着弗兰奇的胳膊,大声的劝说道。

    没有办法,在几轮炮击之下,战场上所有人说话的声音都会变得巨大无比,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那种震耳欲聋的环境,他们的耳朵也早就变得不再那么的敏感。

    这名副官身上的盔甲早就已经不再光鲜亮丽,甚至可以在上面看见一些飞溅过来的血迹。敌人还在数里开外的地方,结果城墙上的守军已经损失惨重了。

    刚刚的爆炸让他们损失了上百人,还有上百人轻伤。如果不是有盔甲的保护,可能这些士兵的损失会更大一些。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士兵的损失,而是沃拉沃的防御工事,差不多已经被完全摧毁了。

    “锵!”弗兰奇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推开了抱着自己胳膊的副官,大声的命令道:“预备队!跟我去坍塌的城墙!列队!准备迎战!敌人应该马上就会冲过来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跟在他身后的军官们也都抽出了自己的佩剑,这位老将军在沃拉沃很有人望,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也有更多的人愿意站出来,支持这位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将军。

    远处的山坡上,莫德莱尔骑在马背上,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他侧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副官,开口命令道:“让一营准备冲锋!我只给他们15分钟,夺下缺口,攻上城墙!”

    副官立即昂着下巴应道:“是!”

    “第二条命令!”他不等副官离开,跟着下达了第二条命令,然后才让对方去传达自己的命令:“第二营做好战斗准备!当一营完成任务之后,我需要他们立即扩大战果,横扫城墙上所有的守军!”

    随着他的命令被传达到了部队内,一个一个步兵方阵开始从原地待命的状态复活过来。和之前一个营一个步兵方阵不太一样,现在的步兵营已经不再堆到一起,步兵连才是正面的方阵作战单位。

    这些长条形的新式方阵每列有50人左右,一共只有三列,这样安排可以让士兵有效的发挥手里的武器火力,更快速的将子弹倾泻到敌人的头顶上。

    “上刺刀!”一个挨着一个的排长昂着下巴,对自己的士兵们下达了命令。所有的士兵侧身一步,从腰间抽出了那长长的三棱军刺,整齐的挂在了自己的步枪上面。

    明晃晃的刺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所有的士兵都如同举着长枪一样,向上举着枪口,于是刺刀立刻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形成了一片尖锐的刺林。

    伴随着整齐的步伐,这些方阵开始一点点向前蠕动。他们的步伐整齐,量产出来的高质量军靴踏在泥土上,都可以发出沉闷的响声。

    “狡猾的爱兰希尔!我们被骗了!”早先听说过爱兰希尔进献红衣大炮的事情,弗兰奇也听说过红衣大炮威力强悍。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比起那些溢美的形容,红衣大炮吹出来的无边威力,竟然比不过面前这些爱兰希尔的武器万分之一。

    “不过!你只要敢贴上来!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残酷的战争!”老将军倔强了拎着长剑,站在了密密麻麻的亚兰特帝国士兵身后。他的身后,那面绿色的亚兰特王旗,依旧倔强的在黑烟中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