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杀气腾腾
    涪县并不是一座大城,事实上它更像是绵竹的卫城,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一座城,它相比于绵竹来说,难度要小上不少,也是李信现在的最佳目标

    他甚至没有让队伍休整,就直接开始了攻城,目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l

    现在,江油关被破的消息,应该才刚刚传到涪县,要知道江油关是在剑阁身后的,理论上来说,剑阁没有破,江油关是不太可能有什么危险的,但是现在江油偏偏就是被一夜之间破关了

    这让涪县的守军如何不心惊胆战?

    虽然江油关只有两千人在守,但是整个涪县里,也就只有三千守军而已

    所有的涪县守军,看着气势汹汹冲杀过来的小公爷叶茂,心里都有些胆战心惊

    好在这些人都是出身平南军,并不是什么废物,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开始有组织的准备守城,应对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朝廷兵马

    就在涪县这边开始大战的时候,另一边的大将军叶鸣,也率兵到了剑门关下

    剑门山是蜀道之上最为难过的一座山,传闻之中这座剑门山本来没有剑门,是蜀王派力士迎牛之时,被剑门山所阻,力士一怒之下拔剑劈开了剑门山,留下了这道类似利剑劈砍出来狭道

    狭道长五百多米,宽五十米,是绝对的易守难攻之地,从古至今,这个地方都是巴蜀最核心的关口,也是兵家必争之处

    如今,平南军在剑阁最少部署了日五万人,就是为了把叶鸣所部,死死地拦在这里

    但是叶大将军到了剑门关下之后,并没有着急进攻,而是好整以暇的开始安营扎寨,一不邀战,二不进攻,仿佛是来游山玩水一般

    有时候,这位叶大将军还会派人喊话,说要跟李家的两兄弟喝酒

    但是坐镇剑门关的李慎李延两兄弟,并没有搭理这位叶少保

    李慎站在剑门关的城楼上,远远的看着远处叶鸣的营帐,深深皱眉

    他有些看不懂这位叶大将军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此时,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的李延,正垂手站在李慎身后,虽然已经入冬,但是李延身上还是穿着简单的秋装,并没有身着棉服

    “大兄,这位叶少保,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延皱眉道:“他到剑阁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这几天时间里,他不仅没有攻城,甚至连攻城器械也没有开始准备”

    所谓的攻城器械,一般就是云梯,投石车,撞城锤这些,这些笨重的东西,军队一般是不会随身携带的,通常是到了地方之后,就近砍伐附近的树木制作

    而现在的叶鸣,连这些基本的攻城器械也没有开始制作

    李慎也有些想不明白,他看了叶鸣营帐方向许久之后,突然心里隐约有一丝悸动,猛地回头看了一眼锦城的方向

    “大兄,怎么了?”

    李延连忙问道

    平南侯微微皱眉,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但愿是我想多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在这里盯着叶鸣,我要回一趟锦城看看”

    说着,他就要走下城楼

    这个时候,一个平南军的将士,衣襟上还染着鲜血,踉踉跄跄的登上了剑门关城楼,然后扑通一声半跪在李慎面前

    李慎心里不祥的预感更重了,他一把拉着这个人,低声喝问:“出什么事了?”

    “大……大将军,江油关被破了!”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让李慎头皮几乎炸开

    他瞪大了眼睛,喝道:“胡说什么,江油在剑阁后面,如何被破的?”

    “是被破了……”

    这个人颤声道:“前天夜里,一帮人突袭江油,卑职等猝不及防,江油关一夜之间就被这些人给占了,他们占了江油之后一天也没有停留,立刻朝着涪城的方向去了,卑职死里逃生,特地赶来剑阁报告大将军……”

    李慎脸色难看

    过了很久之后,这位柱国大将军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缓缓问道:“是谁打的江油,他们有多少人?”

    “不知道”

    这人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事出紧急,卑职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不过看情况,最少过万了”

    “这些人占了江油之后,立刻就去了涪城,现在应该是在进攻涪城,大将军快增兵涪城,不然卑职恐怕涪城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李慎缓缓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从牙关里挤出了几个字

    “是李…信!”

    “前段时间叶鸣所部分兵开始,我就隐约觉得不对,李信那小子几个月没有现身,更让人觉得诡异,没想到他既然带人绕过了剑阁!”

    李延愣神了许久,喃喃问道:“他们是怎么绕过剑阁的……”

    “摩天岭!”

    李慎闷哼一声,咬牙切齿:“从摩天岭可以直接绕到江油关,他们定然是从这里进来的,当初父亲也曾经打算从这里入蜀,只是派人探索了之后发现走不了人,没想到李信他居然带人走通了这里!”

    曾经李知节攻打南蜀,什么法子都试过了,摩天岭这条路他也派人去看过,只是那个时候李知节是一个外来人,身边没有一个蜀人,他派人去探索摩天岭,那些人见了这种天险,自然觉得军队不可能通过,最后李知节只能用了八年时间,把南蜀一点点硬啃了下来

    短短片刻时间,李慎就把李信入蜀的路线推测了出来,他一把把跪在地上的人拉了起来,开口道:“你说他们在打涪县?”

    这人摇了摇头,颤声道:“卑职只是猜测,具体如何还要等涪县那边的消息……”

    “等不及了”

    李慎眼中杀气毕露,低声道:“李信就算爬过了摩天岭,手底下也不太可能有太多人,他们既然敢深入西南腹地,我们就得尽快把他吃掉,不能让他与叶鸣内外呼应”

    说着,李慎回头看了李延一眼,开口道:“你在这里盯着叶鸣不要让他入剑门关,我现在回一趟锦城,李信他们由我来处理”

    说到这里,李慎叮嘱道:“无论如何,你只要看着叶鸣就好,不管李信他们闹出什么动静,你都要在这里死守剑阁,听明白了没有?”

    “大兄放心,我明白的”

    李延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大兄,剑阁少一些人也能守,要不要现在从剑阁分兵支援涪县?”

    “用不着”

    李慎看了一眼涪县的方向,目光凶狠

    “锦城那边我还有人可以用,足够把李信他们留在涪县了”

    平遥侯爷杀气腾腾

    “他敢进来,我就敢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