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向着内陆进发
    面对累的疑惑,黄迪没有解释,因为这本身带着一丝内心的阴暗,又如何能解释呢?

    可以说,正是胸口这小小一块布的遮掩,开始了氏族时代结束的脚步。

    看起来只是遮掩了一种美丽,而事实上,这是从捆绑开始,对于氏族权利打上了枷锁。

    当然,这仅仅是个开始,开始而已。

    第二条和第三条,起始于黄迪这个现代社会穿越来的人的思想结构,代表着他在意累,甚至触发了那种占有欲。

    然而,这却不仅仅是喜欢和占有欲的问题。

    这两个条件,不过是释权的开始,而第一条则是为了制衡。

    累现在很听话乖巧,但是她若是成了酋长后,知道了权利,享受了权利后,还会甘心听黄迪的话吗?这很显然是个未知数。

    累生活的年代,耳濡目染的,是氏族血脉统治着一切,分配着一切,要从根本上改变她的思想,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那么便需要制衡。

    黄迪准备要留下大部分的原始女人和男人,他要改变这种氏族结构的部落。

    换句话说,他要在部落的基础上,创造一个名字叫做“家”的单位。

    氏族的这种部落沿袭,很明显是不利于人类繁衍生息的,只有后世的家单位,才是最适合人类繁衍生息并且壮大的方式。

    有了家便有了私心,有了私心的人,才能即胆小又勇敢,更能理智选择和判断。所以说裸g可怕,因为他们只有“勇敢”。

    他有考虑过,那些最原始,躲过大洪水的巫觋们,肯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是他们最终选择了氏族方式延续人类群体,目的应该是为了控制人口。

    至于是因为食物不充足还是仅仅为了利于控制,便不得而知了。

    不过,几百上千年过去,现在的巫觋是否还能明白这一点?黄迪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不懂,绝对的不懂,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家”这种单位结构的出现,最终会彻底粉碎氏族部落的结构,成为全新的主流。

    别问黄迪为什么如此肯定,他可是完成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

    黄迪来的这个世界,来到这个年代,想要更好的生活下去,苟且一隅很显然是不可能的,野外那些巨大的野兽,不会给任何人独活的机会。

    想要活着,便需要群体的组合配合。

    那么,既然必须要融入这个落后原始的群体,自己有什么理由活在别人的控制之下?那可是生死的控制。

    最好的办法,便是拥有自己的地盘,拥有自己的部落,自己掌握自己的一切。

    累的部落,便是这一切的开始。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如果有可能,黄迪会希望通过自己的并不是很迫切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成更美好的样子。

    当然,这只是一种接近梦想的理想。

    但无论如何,他的底线是有一个自己的部落,不受别人生死控制的部落,然而用更适合的幸福反馈给累。

    毕竟,黄迪认为自己还是利用了累,哪怕事实上,如果没有黄迪,累恐怕早已经死去。哪怕不死,也终身没可能完成复仇。

    约法三章就这样毫无阻碍的通过了。

    累没觉得这三个条件有多难接受,要说稍微有些难受的,就是以后必须穿上黄迪用巨齿鲨皮做的,被他称为“文胸”的东西,那真的很不舒服。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需要他,无论是精神还是其它方面,当然,累或许还分不清物质和精神的区别。

    她只是知道,哪怕不是为了报仇,黄的条件,她也都愿意接受,愿意去答应,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她想,喜欢答应他那些怪异,但是却让自己莫名舒服的条件。

    夜里。

    累蜷缩在黄迪的怀里熟睡。

    不知道何时开始,累发现自己不在黄迪的怀里,根本无法入睡。

    她不明白什么是依赖,也不会去思考这些无聊的名词,她只是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睡去,那就对了。

    只不过,这小丫头现在,哪怕是熟睡的时候,身体也会不自觉的如鱼般蠕动。

    只要黄迪睡时不小心把手搭在她腰部往下一点,她就会在梦里呼吸变得急促,柔软的身躯好像蛇盘树一样,使劲的在黄迪身上摩擦,拧蹭。

    每当这个时候,黄迪都会被这小丫头鼻孔和微张的小嘴内吐出来的热气弄醒。

    而他,则会恶作剧的把手放在累那越来越饱满的上围,轻轻揉捏。

    然后看着累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鼻孔哼哼着喷出来的热气也愈加滚烫,然后才捂着肚子下雀跃的鳗鱼转头睡觉。

    特么!难受这种事情,一定要对等!要憋死,也要一起!

    “我的鱼没水游,那就让你洪水成灾。”

    “哎!快点拥有一个安全的栖身之所吧!我一定要做一段时间接生婆,锻炼好接生技巧,然后......”

    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

    黄迪醒来时,发现累不在身边,急忙起身跑出洞外,看到小丫头已经煮好了早餐,一个人在阔谷里练习射箭。

    没有人教导,但是这有着狩猎基因的丫头,已经开始自发训练起移动射击的技巧。

    “累,保存体力,吃饱了后,我们就要出发了!”

    累听到了黄迪的声音,展颜一笑,蹦蹦哒哒的跑回来,任凭黄迪并不算温柔的擦着她额头上的汗。

    吃过了早餐,短暂休息后。

    黄迪穿上了早已经功成的藤甲。

    只见这藤甲几乎遮住了他全身,头盔上直接带着一个面具遮盖,只留出双眼一个古圆的框。

    要说唯一的弱点,就是关节的接缝处,在这里,可以通过挑刺,毁掉盔甲内的身体,然而那需要足够的技巧,也需要敌人懂得。

    最起码,现在这里明白这个弱点的人,只有黄迪。

    黄迪挎好弓箭和朴刀,累背好了盾牌小弓和巨齿鲨的牙齿磨制的匕首,俩人跳进布满着海藻的波浪,沿着悬崖下的海岸线,向着陆地的入口进发。

    有了藤甲和滕盾的二人,在海水里游行毫不费力。

    这种桐油浸泡后的软藤,有着极强的浮水性能,可以让二人几乎不费什么体力泅水。

    划开闪着油光的海藻层,俩人踏上了进入内陆的阔谷森林。

    黄迪来到这个年代,这个世界的第一场杀戮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