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毛利小五郎上电视了
    “爸爸这是真的吗?日卖电视台邀请你去参加节目?”

    “啊!对啊!就在今天晚上,好像是一个关于侦探还是探案什么的一个企划,正好你爸爸我如今名气那是如日中天,他们想到邀请我过去提高收视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哇!老爸!好棒耶!”

    “哇哈哈哈!那是!”

    在小兰满眼小星星的吹捧夸赞下,毛利小五郎忍不住再次表演了一番他舌头伸出来的魔性狂笑。

    而一旁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柯南早就满脸嫌弃的看着电视假装听不见了。

    对于毛利小五郎这种拿别人成果闯自己名气的无耻做法,柯南早就看淡一切了,也幸亏他是善良守序阵营的,不然就凭柯南的恐怖实力,毛利小五郎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就和他前不久感叹的大山将一样。

    可惜,对于柯南的装聋作哑,喜欢作死的毛利小五郎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将日卖电视台送给他的观众票掏出来抖了抖后,再次得意的大笑起来。

    “小兰啊!这是我和日卖电视台要的我今天参加的那个企划的观众票,你带柯南也过去看看吧!现场感受一下你老爸我的雄伟英姿,今天我要让你感受到你老爸我幽默的一面,我也是很有综艺细胞的哦!要不是我选择了用才华吃饭,就看我这颜值,当个当红明星也不是问题啊!哇哈哈哈!”

    “走吧!我们得早点去电视台,我还得去和主持人对一下台本,化化妆什么的呢!”

    终于在柯南忍无可忍的时候,毛利小五郎看着柯南那对快要翻上天的死鱼眼心满意足的收起了话题。

    虽然在小兰她们面前一副无所谓,小意思的表情,但其实毛利小五郎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毕竟两世加起来,他也没有上过一回电视,就是外派记者的路上采访,当一回吃瓜群众的机会都没有过。

    所以当他被电视台工作人员引到后台的时候,什么都好奇,又要什么都装作无所谓的表情简直让跟在一旁的柯南差点笑破肚。

    经过化妆,对台本之后,毛利小五郎也终于见到了今天和他一起参加节目的主持人。

    “啊!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毛利小五郎先生吧?您之前破获的那些案子,包括写那些案子的自传小说我都有了解拜读过,对于主持这档节目的我来说,能成功邀请您参加这次的节目,真是太高兴了!鄙人松尾贵史,请多指教!”

    “哈哈哈!松尾先生客气了!区区薄名而已,让松尾先生见笑了,我也只是可能有些运气罢了!才会在最近闯出一些名头而已!”

    “哎!毛利先生客气了!对了,这位是我的助手永井亚矢子!一会儿就是我们三位一起主持这次的企划!”

    “啊哈哈哈!久仰久仰!”

    又是一阵商业互吹后,就在柯南快要对大人的世界绝望的时候,距离节目开始录制的时间八点整终于快要到了。

    在后台商业互吹的毛利小五郎等人也终于结束了他们的话题,在松尾贵史的引导下,坐在了演播厅中。

    “各单位注意!五秒!四秒……一秒,好!正式开始!”

    “欢迎各位再度收看这个礼拜的透视日本侦探社,我是主持人松尾贵史!”

    “我是助理永井亚矢子!”

    “本节目的宗旨是为全国各地的观众朋友们解决各式各样的疑难杂症!今天很高兴能请到这位实力雄厚的来宾!”

    “没错!能请到他,我们的节目组可是没有少下功夫!那么他是谁呢?”

    “他就是……最近媒体上最活跃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

    “哈哈哈!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就是毛利小五郎!很荣幸这次能参加这个节目……”

    随着两个主持人对气氛的把控和调节,原本有些拘谨的毛利小五郎也渐渐放松起来,甚至开始主动找话题和两位主持人谈论。

    于是聊的越来越嗨的毛利小五郎在聊到关于窃听这个话题的时候,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他也没有管这个世界科技的发展趋势,按着以前世界的认识,吧啦吧啦的扯了一堆,甚至扯到了这个世界刚刚开始流行的手机的窃听。

    甚至还给亲身演绎了一番。

    “喂!小泉吗?好久不见!晚上去你店里好吗?”

    “我老婆?没关系啦,反正是分居嘛!晚上一起狂欢一下吧!”

    “嘟!”

    把电话挂了以后,将手机还给松尾的毛利小五郎脸色严肃的对着电视机解释起来。

    “任何甜蜜,危险的谈话都可能被窃听!所以全国各地有外遇或者偷腥的朋友们请注意!千万小心防范!”

    “噗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搞笑?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那个松尾先生,记得一会儿把这段剪掉哈!”

    看着一脸恶搞笑容的毛利小五郎,对于他这么一个名人玩儿这么大而感到无语的松尾贵史尴尬的张了张嘴后,终于还是决定把实情告诉了毛利小五郎。

    “那个……毛利先生……咳咳!这个……是直播!”

    “哈?直播?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怎么……”

    笑着笑着突然想哭的毛利小五郎想到这是全国直播,甚至可能妃英理现在就坐在沙发上撸着自己的猫,对他刚刚那番话冷眼相待。想死的心就更加浓重了,不作不死,自己怎么就忘了这条世界定律了呢?

    然而不管他内心如何崩溃,节目还得录下去的毛利小五郎忍着悲伤终于还是配合着松尾贵史完成了这次现场直播,而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就在他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没骨气的先和妃英理服个软,提前解释一下的时候,进来时候还没有这么吵闹的演播室外突然全都是唧唧喳喳的议论声。

    听了一会儿后,他们才明白,原来监制这档节目的诹访道彦这次录制节目居然没有在现场坐镇,等到节目录制完后,寻找他商量事情的工作人员才在四楼的休息室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没错,是尸体!日卖电视台,就这么突兀的发生了枪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