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前因
    虎,从风,是山中君。

    龙,从云,是海中王。

    所以虎堂炼气修士,修行的功法、法术,基本都是风属或者山属的。

    龙堂修行,修行的功法、法术,才会是云水属性的。

    而看那几乎将白彦腰斩两半的劲气,到此时依旧有着稀薄云气缭绕的迹象,明显一看就是龙堂的手段。

    若说这是龙堂炼气修士出的手,那是正常。

    但是偏偏出手的,却是虎堂修士小队的队长‘霸虎’!

    这其中,究竟有何意味?

    梁辰心中惊悚,一时有些不敢回头去看队长。

    “这是‘腾龙吞云气’。”队长‘霸虎’的声音却在这时传来,道:“是‘龙行九变’的进阶炼气功法。”

    “若说‘腾龙吞云气’你不熟悉,那么‘龙行九变’,你应当很熟悉了吧!”

    ‘霸虎’的话,让梁辰心脏再度狠狠一跳,猛然转头看向对方,惊道:“你……”

    他没有说下去,他已经明白,必然是自己平常修炼‘龙行九变’的情况,被对方看到了。

    看到梁辰惊慌的模样,队长‘霸虎’面上笑容越发明显,不过在那脸上疤痕影响之下,倒是越发显得狰狞。

    虽然狰狞,不过梁辰能够感觉到对方对他并无恶意,心中倒是稍定,不禁问道:“你究竟是虎堂之人,还是龙堂之人?”

    队长‘霸虎’却是微微摇头,道:“我是龙虎堂之人!”

    “龙虎堂?”梁辰有些愕然,不知道从哪又跑出一个龙虎堂来。

    这时,却听队长‘霸虎’继续道:“梁辰,你虽然天资很高,但是龙堂、虎堂成立至今都有近二百年了,你不会以为一直以来,就只有你才发现,龙堂、虎堂的功法相合,可以合炼吧?”

    “果然!”梁辰闻言,面上倒是有些释然之色了。

    当初他发现‘龙行九变’与‘虎扑八法’可以合炼,根本就是一门功法拆成两门之后,就曾怀疑过,龙堂、虎堂之中,是否还有别人如他一样,将龙虎两堂功法合炼的。

    如今看来,果然有!

    队长‘霸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同时修炼龙虎两堂功法的,组成的势力自然叫做‘龙虎堂’,其中既有虎堂的人,也有龙堂的人。”

    梁辰微微点头,消化着对方的话,他没想到,在世代敌对、厮杀不断的龙堂、虎堂之中,竟然还潜伏着一个‘龙虎堂’。

    这情况似乎越发的复杂了。

    “梁辰,你的‘龙行九变’是从洛海东身上得到的吧?”这时,队长‘霸虎’,忽然问道。

    “洛海东?”梁辰满是疑惑的看向对方。

    ‘霸虎’道:“就是前段时间,在东阳县城中闹的沸沸扬扬的那死去的龙堂之人。”

    梁辰心中跳了一下,却也无法否认,点头道:“是的,大概三个多月前,我在县城碰到那洛海东的尸体,从他身上得到的‘龙行九变’。”

    ‘霸虎’点点头,道:“那你知道,那‘洛海东’是怎么死的吗?”

    梁辰这一次,连眼角都忍不住的抽了抽,强自镇定说道:“郡城来人不是说,那洛海东是从虎堂总堂之中,盗取宝物被发现,被总堂的人重创!想来,应该是逃到东阳县的时候,伤势爆发而亡的吧?”

    ‘霸虎’点头,继续道:“那你知道,他为何要去虎堂总堂盗宝?盗的又是什么宝?是谁告诉他虎堂总部有宝?他又是如何从防守严密的虎堂总部盗出宝物?最后又为什么会暴露,被重创致死么?”

    队长‘霸虎’的一连串发问,将梁辰问的一时有些发蒙。

    不过好在他毕竟有着前世记忆,逻辑推理还算可以,很快便理清头绪,心中一道电光闪过,眼中闪过几分明悟之色,道:“这些都是龙虎堂做的?”

    “不错!”‘霸虎’直接点头承认,道:“怂恿洛海东去虎堂总堂盗宝的是我们龙虎堂的人!帮助他从虎堂总堂顺利盗宝而出的也是我们龙虎堂之人!最后暴露他、使他重创身死的,还是我们龙虎堂的人!”

    “那个洛海东是什么身份?”理清头绪之后,梁辰的反应很快,龙虎堂如此苦心积,目的显然除了盗宝,就是要那‘洛海东’死。

    如此一来,那洛海东的身份,就很值得怀疑了。

    听到梁辰的问题,队长‘霸虎’面上笑容越发明显,眼中满是激赏之色,道:“洛海东是龙堂洛家人,而洛家正是掌控龙堂的家族,龙堂总堂主就是姓洛!”

    梁辰有些无语,这个‘洛海东’和那君少爷差不多,又是一个‘皇子’式的人物。

    “所以,龙虎堂的目的,就是要挑起龙堂与虎堂的仇恨,挑起两家的厮杀不断?”梁辰说道:“龙堂与虎堂,世代以来的恩怨与厮杀,难道都是龙虎堂暗中挑起的?”

    “不!”‘霸虎’这时候却是摇摇头,说道:“挑起两堂的仇恨与厮杀,这的确是我们的目的。”

    “我们龙虎堂之人,兼修两堂功法,实力更胜两堂同阶修士,但是就因为上面没有能够对抗两堂总堂主级别的高手,不得不潜伏在两堂之中,坐看龙堂、虎堂占据两郡之地资源,我们如何能够心服?”

    “所以,挑拨两堂仇恨与厮杀,不断削弱龙堂、虎堂之力,是我们龙虎堂一直以来都奉行的政策。”

    “不过!”‘霸虎’说着,又摇摇头,道:“龙堂与虎堂之间的仇恨与厮杀,可不是因我们而起,而是两堂开创者本就有着仇怨,两堂的仇恨、厮杀不过是他们意志的体现与延续。”

    “而且,龙堂与虎堂势力之间的仇怨与厮杀,还有两郡之外,外部势力的压迫与操控的原因。”

    “我们龙虎堂所做的,不过是些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削弱龙堂与虎堂的力量,而增强我们龙虎堂的力量。”

    “不过,这种情况也不会再持续多久了!很快!很快我们就会有对抗、甚至是压下两堂总堂主的力量!”

    “到时候,这两郡之地,就是我们龙虎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