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魂兮归来
    白蛇庞大如倒塌的树木坠下,荡起了浓重烟尘,轻罗滚到了角落里,白鳞就在眼前移动,白蛇的身躯堆满了整个底。轻罗不断缩着身体,避免被蛇触碰到,魔能从眼部发出,覆盖全身,蛇的视域很窄,多数时候是依靠热能感应物体存在,而魔能可以一定程度伪装自己。

    巨蛇突然哀嚎一声,轻罗清楚的看到一段剑刃从巨蛇腹部刺出,剑刃如一条鲨鱼游动,巨蛇光洁的鳞片纷纷碎裂,身躯裂开一个长口,浑身是血的男人从蛇身体中跳出,粘稠的内脏无比恶心的顺着衣角滑落,剑刃沾满鲜血,但血液却不流下,像是被吸收了一样。

    “人心不足蛇吞象,贪者罪也。”

    顾行歌反手将尽渊插回铁箱,沿着蛇身走向轻罗,抬手将装有蛇眼的匣子抛出。

    “收好你的东西。”

    轻罗稳稳接过,望着那闪烁的红光,心也逐渐平复下来,她抬起头,偷偷注视着清理着身上血污的男人,不知是不是该道谢。

    “加点工钱就好了,”顾行歌拍打着衣衫说。

    “真让人恼怒,”轻罗没来由的气愤,大概是被看穿了心思。

    “那交易取消,”顾行歌走向身后,“这颗蛇眼就算作我的酬劳了。”

    “什么?”轻罗一愣,又急忙跳上蛇背跟了上去。

    顾行歌在蛇头前跳下,蛇的上颚依旧张开,蛇信在两颗毒牙间半吐着,轻罗看到了,蛇信根部是一颗发光的肉瘤。

    顾行歌催动魔能覆盖手臂,伸手握住那颗肉瘤用力一扯,血水喷涌而出,一同出现的还有那暗红色的蛇眼。

    “收好,走了,”顾行歌将蛇眼抛向轻罗。

    轻罗小心翼翼的用木匣盛放好蛇眼,直到封闭的木匣里红光依旧闪烁,她悬着的心才彻底落下。可还未等她开心,一瓢鲜血准确无比的灌在了她的脸上,她抹了把脸,模糊的视线中,顾行歌站在蛇的头颅之上,巨剑刺入白蛇头颅中,蛇开启的上下颚猛的聚合,将口中鲜血吐出。

    “你是想让我清醒清醒?”轻罗强压着怒意。

    “我只是怕它没死透,”顾行歌抽出巨剑,“这种事见太多了,击倒魔物,准备离开时,魔物突然站起,吃掉一个人,谨慎或许会让你过得很累,错过许多,但总不会让你走错路。”

    “又开始说教,你以为你是谁?”轻罗一脸不屑。

    “皇都私人武装,顾行歌,”顾行歌平静的说。

    “还是一名海盗,”轻罗补充。

    “是,是海盗,”顾行歌跳下巨蛇,仰头看着洞穴上方,转头说,“都是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海盗也是皇都人,只是被驱逐了而已,倘若不被驱逐,那么也不会做海盗。”

    “但被驱逐肯定是有原因的,为什么一定要当海盗?去放逐之地不好么?”轻罗说。

    “原因?谁关心原因?皇都只关心事实,而事实就是我们是海盗,烧杀抢劫的海盗,”顾行歌说。

    “那为什么要劫掠呢?生存又不单单只有这一条路,被歧视是有原因的。”

    “是有原因,但谁关心原因?”顾行歌问,“那你说?什么原因?”

    “因为海盗烧……”

    “因为海盗烧杀劫掠?可你见过我烧杀劫掠么?我们初次见面时,我是以皇都税务官的身份出现,可你知道我海盗出身后,就觉得对我充满鄙夷,但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我出生时就在海盗的船上,我就是一个海盗,我想活命就要工作,工作就是抢劫船只,但我讨厌杀戮和抢劫,只有别人来杀我时,我才会反手,可即便如此,我依旧是一名海盗。”

    轻罗嘴唇微张,却什么也说不出。她不懂为什么是什么原因,沉默半晌后她说:

    “你这是在为海盗和你辩护。”

    “对,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顾行歌注视着轻罗眼睛,“清空浊海之间,无至清无至浊,无真善无真恶,便也无对无错,立场决定行为,无论何时都要明白,你能掌握的只有自己。”

    女孩显然是被这莫名的一席话给惊住了,还沾染着蛇眼的睫毛微微摇动,视线却不自觉的的黯淡了下来,像是瞪大双眼期待阳光的人,被灼热的阳光照的低下了头。

    “当然,这只是你需要明白的,神将苍穹之泪放在清空,而非浊海,就是告诉我们,身处不清不浊的世界里,也要向往至清,心怀真善。”顾行歌又说。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轻罗低声问。

    “姑且算作一个人情,”顾行歌转过头去,算是中止了话题。

    轻罗只是望着顾行歌的背影,挺拔如松,却藏匿在黑暗之中,她忽然想起了初见时的场景,他站在柳林边,树影如斑驳的时光在那张俊朗的脸上流淌。

    “工钱和人情都会还你的。”

    她小声说,面前的男人手中动作一刻未停,也不知听没听得到,只是洞穴静悄悄的,心跳声也显得格外明显。

    顾行歌打开铁盒,从盒内的夹层中取出两颗椭圆形的魔能工具,名为牵牛丝,是一种蚀骨魔蛛的丝囊制作的魔能工具,充当勾锁之用,这是被皇都淘汰的东西,但对于海盗来说却是珍宝,海上战斗时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浊海,腰间佩戴有这种魔能工具便可以勾着船体,避免化为海砂。

    “牵牛丝会用吧?”顾行歌将其中一个抛出,“我先上去看看情况。”

    轻罗刚接着,顾行歌已经射出勾锁,魔能附着在蛛丝之上,勾锁迅速收拢,顾行歌也极速跃上,他扳着洞口跃出。

    一条巨蛇犹如伺机潜伏的猎手飞扑而出,顾行歌手臂一震,勾锁飞射而出,回收的蛛丝将他的身体迅速拉升,躲过那一击,他抽出尽渊直刺而下,压着巨蛇落地,巨蛇身躯最后发出一丝颤动接着静静地躺在地下。

    顾行歌死死的注视着洞里,心跳却不由得加快,蛇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地蛇尸,白色的身躯残破不堪,白骨和血水混合着,还有满地魂枝和布衣。

    “别……出去……”有人在他身后说。

    顾行歌愣在了原地,他猛的转过身,白蛇正用一双浑浊的瞳孔望着他,那道熟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

    “计划……还顺利吧……”声音从白蛇头部传出。

    “怎么会这样?”顾行歌声音忍不住颤抖。

    “蛇眼是神力根源,蛇眼被取走,神力同样会消失,我们早就转化成了蛇,只是神力使得我们还存在意识和能力,”蛇的瞳孔如风中残烛般跳动,有几瞬间都要熄灭了。

    “大族已经察觉到了,趁早离开这里。”

    “谁?他们是谁?”

    “敌人。你迟早会遇到的,最后有一个问题,”蛇竭力睁大眼睛看着顾行歌,“你的武器从何而来?”

    “一个海盗的,他死了,”顾行歌语气里不带一丝情感。

    蛇或者说露华瞳孔合上了,长久沉默之后,她又用着沙哑声音的发问:

    “幽龙啊,深渊的尽头是什么?”

    “深渊没有尽头,”顾行歌说。

    “真可惜啊……”露华不知是在对谁说。

    白蛇的身躯化为一缕光,飞入祭坛中央矗立的失离之神中,顾行歌望着失离神像,石雕的红纱丝带仿佛变得轻柔可触。

    不,是真的!红纱纤柔地从失离神像边滑落,那座石像表层的石质渐渐剥落,露出纯洁黑衣和无瑕的肌肤。

    红色魂树和黑色洞壁快速退去,顾行歌面前出现一间纱幔如林的屋子,模糊而不可见的倩影在纱幔后端坐,窗外是清澈天空,飞鸟掠过孤岛,夕阳正拥抱着海水。

    “幻术……”顾行歌握着尽渊朝前走去。

    一阵风不知从何处去,吹乱了垂下的纱幔,顾行歌停住了脚步,透过纱幔的空隙,他看清了那个端坐于席的影子,黑色长裙宛如盛开的花,鸾冠绛红如霞,覆盖双眼的红纱随发丝扬落,红纱后是一双如深渊般的眼眸,她注视着顾行歌,目光仿佛历经千年,她轻声呼唤,声如古老孤寂的歌谣。

    “魂兮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