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意料之中的冲突
    当诡异的乐曲配上另一副画面之后,

    之前阴森恐怖的画面就像是在一瞬间被调换了过来。

    不仅没有让人被吓的浑身发冷,

    反而让瑞恩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所以,

    在足足看了十分钟之后,瑞恩才断开了和真眼的视觉共享,同时依依不舍地睁开了双眼。

    借着迎面吹过来地凉风,

    瑞恩总算从热血沸腾状态中清醒了一些。

    长长地吐了口气,

    瑞恩揉了揉自己的脸庞,怎么忽然就觉得自己好似错过了许多美好的风景?

    明明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

    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踏上向全世界传播快乐的道路?

    或许,

    这就是因为爱吧。

    就在瑞恩脑海中思绪疯狂碰撞的时候,握在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应该是洗完澡的斯凯看到了手机上的三条未接来电。

    ”喂,洗完了?”

    “...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在洗澡?”

    斯凯裹着浴袍,

    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有些疑惑地朝四周看了看。

    她知道瑞恩拥有那种神出鬼没的能力,只是她很快就发现瑞恩并没有出现在他身边,神盾局安排的房间虽然不小,但是一眼也能够看完。

    “嗯...我猜的。”

    这件事情,

    瑞恩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摊派,

    不然自己很可能被贴上一个变态的标签,他敢向斯坦李保证,他事先是真没有想到真眼还能够有这种功能。

    今天的情况,

    只能够算作是一次意外。

    “好吧,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个惊喜。”

    斯凯有些不愉快地说道。

    “最近在神盾局过的怎么样?”

    瑞恩开始转移话题,他不想在刚刚的话题上继续说下去。

    “还行,神盾局的人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冰冷,我被分配到一个叫做科尔森的人手底下,汉克说他可以算是神盾局内脾气最好的一个人。”

    “是吗?”

    瑞恩抬头看了一眼星空,

    自己明明已经改变了进程,但是斯凯竟然还是被分配到了科尔森手底下?

    这难道就是所谓地宇宙的自我修正力?

    “对,你最近在干嘛?”

    “也没什么,我现在正在为神盾局做一件事情,等做完了之后,我会去找你。”

    “你是想我了吗?”

    “...算是吧,我觉得电话沟通还是没有见面方便。”

    “行,我等你。”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

    斯凯那边挂断了电话,她现在还只是属于实习特工,想要正式加入神盾局还需要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考验,所以她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来学习一些知识。

    “你怎么也来了?”

    刚刚挂断电话,

    瑞恩忽然开口对着一片漆黑的海面说道。

    “我过来透透气,罗德上校也来了,有他在,托尼不需要保护。”

    哈皮·霍根在瑞恩身边蹲了下来,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叼在嘴上,同时递了一根给瑞恩道:“来一根?”

    “我不抽烟,谢谢。”

    瑞恩眼眸闪了闪,

    罗德的到来似乎也意味着两个人即将开始大打出手,

    然后应该就是托尼·斯塔克利用神盾局的帮助获取他爸爸想要告诉他的信息,最后浴火重生,完成英雄归来的剧情了。

    十分直白的超级英雄剧情,

    虽然这类超级英雄的剧情看似没有什么深度。

    但是在瑞恩看来,

    其实这其中似乎也十分明显地是在表达正义和邪恶,个人利益与群体利益,力量与责任之间的选择和对抗;

    虽然这些浅显的道理似乎已经被拍烂,

    使得这类超级英雄片更多地被沦为爆米花电影,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类电影和那些晦涩难懂地纪录片,文艺片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无非就是一种隐晦一种直白,一种倾向于深度剖析一种只注重于最普通的道理而已;

    这些道理虽然普通,

    但是这种普通的道理并不是所有人都懂,甚至大部分人就算懂了也不会因此而改变自身行为。

    所以,

    这类人就算是看了更加深奥的电影,透彻了更加深奥的道理又能够怎么样?

    除了能够在闲暇时无病呻吟几句,

    除了能够在社交中偶尔吐出几句听起来有逼格的感叹;

    瑞恩甚至觉得他们还赶不上那些喜欢超级英雄或者热血动漫,并且能够将那些看似中二,看似不切实际的精神付诸于行动的人。

    “你们这种杀手是不是都不碰这些,为了保证你们头脑的绝对清醒?”

    哈皮·霍根吐出一口烟道。

    “当然不是。”

    瑞恩笑着摇了摇头,

    眼前似乎浮现了另一个世界中的画面,那还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他还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

    “是因为小时候我父亲总是喜欢拿香烟逗我玩,每次看到我呛地不停咳嗽都会露出诡计得逞的奸诈笑容,久而久之,也就让我对香烟这种东西产生了本能的抵触。”

    “哦?”

    哈皮·霍根有些意外地看了瑞恩一眼,

    突然发现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人似乎和他内心那种冷酷无情的冷血杀手形象完全无法联系起来。

    “你和我想象中不一样。”

    “怎么?”瑞恩便过头笑了笑,“我应该是那种不苟言笑,只知道杀人的杀人狂魔吗?”

    “当然不是。”哈皮·霍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将头偏向另一边,“托尼之前身体好像出现了一点问题,但是自从你下午和他独处了一段时间,

    我能够明显感觉出来他的身体状况好了不少,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如果做到的,但还是谢谢你。”

    “呵...你这就见外了。”瑞恩站了起来,看向了别墅的方向。“我的工作不也是保护他的安全吗?”

    “我知道,但是...”

    哈皮·霍根将烟头朝着海面扔了下去,刚准备继续说些什么时,忽然被瑞恩打断:

    “先别说了,我觉得我们需要忙碌起来了。”

    “轰!!!”

    话音刚落,

    别墅那边先是传来一阵骚乱,紧接着突然响起一道爆炸声,随即一道银色的身影踩着刺眼的火焰撞破了别墅的天花板,朝着远处飞了出去。

    “该死!”

    哈皮·霍根脸色猛地一变,直接就朝着别墅方向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