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吾汉城雷老虎,愿尊先生为主
    滴水化剑,伤人于无形这等威力,在那乞丐看来,无疑是梦幻般的存在,若再看洛厚的年龄和容颜,不得不令他惊讶务必

    作为习武之人,他很清楚所谓古武境界的划分

    习武者,先练外再练内,而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古武境界一为外劲,外劲刚猛,发力之下能敌十人再入暗劲,暗劲阴柔,伤人于无形,发力之下能敌百人其后乃气劲,体内真气形成,举手投足之间,蕴含一丝武林高手味道

    而再其上则是传说中的宗师之境,融合天地之间,孕育天地之力此强者抛沙投石,便可取命,摘叶飞花,亦能伤人

    刚刚洛厚表现出的实力,几乎与这摘叶飞花毫无差别,小小年龄竟是宗师之境这一手,自然是镇住了痴迷武学的乞丐

    “高手,他一定是传说中的天才高手”

    不再顾忌眼前的饭菜,乞丐直接奔到洛厚身前,膝盖跪地,朗声说道:“吾汉城雷老虎,愿奉先生为主!!”

    对方突然的行为顿时令洛厚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小小的发泄,却引来了对方的跪拜,甚至臣服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听说过对方的名字,雷老虎,汉城西区的扛把子,创了一个所谓的“兄弟会”,多少带一点黑社会的性质

    对于洛厚这种大学生,几乎从来没有想到会和这种大佬扯上关系,更别提对方愿心悦诚服跪拜自己

    “咳咳,你是西区的哪位雷老大!??”

    洛厚吞了吞口水,轻声问道虽然他实力强了不少,但说句实在的,内心中还是对此类人物带有一点恐惧,可能是年少时古惑仔看多了吧!!

    听到洛厚那惊诧的话语,乞丐,不,应该是雷老虎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淡淡地说道:“从今日起,再也没有所谓的雷老大了,只有一位,愿意奉先生为主的手下”

    “呃,大叔,咱们能不能先不谈什么这件事情不如,说说,刚才的事情?”

    对方这幅“死缠乱打”的气势,着实有点吓到了洛厚,而且他还想愉快而简单地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涯,可不愿意扯上什么“黑色”关系

    雷老虎毕竟也是有眼力劲的人,自然有些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的态度,也没有再继续强求什么,或许自己有幸能够见到这样的人已经是自己一生最大的幸运,自己还能再强求什么

    “既然先生想要了解,雷老虎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知从那里摸出一支烟,雷老虎点燃之后,深吸了一大口,然后才继续说道:“事情缘由其实并不算复杂,甚至说是有些狗血”

    ......

    的确,在听完雷老虎的叙述之后,洛厚也无比地认同,这个故事实在是太狗血了一些

    事情缘由来自于雷老虎的老婆,曾经他和自己的一位兄弟同时喜欢了她,但她最终选择了雷老虎自己那位兄弟自然是黯然地离开华夏,远去海外,两人因此成为了不死不休的对头

    但在不久前,妻子因病过世,自己这位曾经的兄弟突然找上门来,并联合了东区的“白虎门”的人,袭击了雷老虎

    纵使这些年,雷老虎一直坚持习武,可他没有料到,自己那位对头实力大增,只是暗劲初期的他,远不是暗劲巅峰实力的对手的对手

    无奈之下,他只能逃亡,一边逃亡一边选择了伪装,最后成了如今“乞丐”模样只是如此,依然还被对方苦苦追杀,若没遇到洛厚,或许他今晚将命丧黄泉

    当然,作为常在刀尖上行走的他,自然是不畏惧所谓的死亡只是他担心自己的女儿,亡妻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若是对方找到自己的女儿,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你女儿该不会是在这附近的学校吧!”似乎想到什么,洛厚问道

    雷老虎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补充道:“前不久有听她说过,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名为4-303的门店,里面的饭菜非常好吃,她几乎每日都来因此,我才准备藏于此地,看一看能不能见她最后一眼”

    “呃...好吧今晚,你就留在这里吧!”

    看了对方许久,完全感受不到对方带有欺骗之意,洛厚选择让对方留下来

    只是,洛厚今晚的“无心之举”却还是将自己带入了一个不平凡的时期,同时也将整个汉城带入了一个新世纪

    汉城西区,原本雷老虎居住的别墅里,一个面色阴狠的人,此刻看着大堂中间的画像,亦或者说是灵堂

    “素秋,你说说,若是当年你选择了我,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番模样那雷老虎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害的你如此年轻便离开人世,实在是无能废物”

    “你等着,过不了明天,我将带着他,在你的坟前杀了,让你明白,你当初的选择错了”

    ......

    他自言自语底说着话语,而门口却是站了数百名壮汉,他们正是之前东区“白虎门”的打手

    他们一个个恭恭敬敬底站在那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以免惹怒了里面那位“嗜血修罗”他们可不会忘记,初次见面时,那个男人给他们带来的恐惧

    这时,门外却发生了一阵骚乱,惹的黑衣人队长的皱眉,他叫来一个手下,前去查看,自己则站在门前,静待那个男人的命令

    很快,自己的手下回来,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让他的瞳孔不自觉地收缩了一下,内心之中陷入两难之境

    但没过多久,他还是做出了选择,轻轻推开了房门,畏手畏脚地轻声说道:“老大,我们之前派出去的兄弟回来了,但他们没能带回那雷老虎!!”

    “哼,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么点小事,你们都办不了,如此的话,我要你们有何用!?”那男子不露自威,身体虽没有转过来,但身上的气势却压迫得这黑衣人冷汗直冒

    一面极力地抵御着对方的气势,黑衣人内心忐忑地说道:“据说他们遇到一位高手,单手之间,直接将他们全部击退,甚至以一杯红酒之水,使得他们全部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