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玫瑰陷阱!?进来又如何!
    洛厚微眯着双眼,看着这主动送上来的“桃花运”,内心却很紧张不过,不是因为美女在前的紧张,而且紧张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话

    薛丹一个、王梦菲一个、何夕一个、雷泽雅一个,甚至连聂小倩和阎小罗也来凑热闹,至于自己那几个损友,还有袁铭陈不凡二人,此刻全部都盯着洛厚看,眼神中有带着威胁,有带着看戏,还有带着幽怨

    “不好意思,我和我朋友明天就要离开吉隆坡了,所以还是不留联系方式了”犹豫片刻,洛厚轻轻说道,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手却不着痕迹地将对方递过来的酒杯收入储物箱内

    对方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却很快地消失不见,然后轻轻侧下身子,故意将胸前的风景暴露出来给洛厚看着

    脸部靠近过来,在洛厚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之后便飞快地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唇印,便离开了这个酒吧

    眼前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甚至快到其他人都来不及说什么,对方便已经离开了这酒吧中唯独洛厚脸上的唇印,格外的耀眼,格外的醒目

    “喂,人家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什么啊,怎么?是不是后悔了啊?要不要追上去啊!!”何夕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古怪,就好像男女朋友之间的吵架一般

    雷泽雅也有点幽怨地说道:“讷讷,洛厚,那个女人既然经常混迹在酒吧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和对方怎么样才好”

    “就是,就是,以本少女的经验来看,那女人肯定是只想尝一尝你那小鲜肉的身体,甚至玩弄下你们这种小奶狗的感情不要太认真哦!!”一言不合就开车的王梦菲也不由地打趣

    至于薛丹则直接很多,嘴里面吐出的都是词语,有二字的,有三字,还有四字的,只是没有一个是夸奖的话语

    “流氓、败类、无耻、负心汉、见色忘义、好色之徒......”

    气氛一度很尴尬,黄源也有点哂笑,此时此刻上演的场景虽然是想要的效果,但是这种局面却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完全不是剧本安排啊!!

    “咳咳,明天早上我们还要赶飞机,不如现在就回去休息吧也整理整理下行李,免得明早大家手忙脚乱地收拾!!”

    最终,彭易这个老大哥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也算是将这个局面破除只是几女对洛厚的脸色并不好,特别是看着对方脸上依然留着那红唇印,更是嘟起了嘴巴,似乎要表示,自己用的口红也不必那个“妖精”差

    回到酒店之后,洛厚这才收拾了下自己,只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直接休息,而且过了一会后,准备离开房间

    “喂,你该不会打算去赴约吧!这么晚了,记得注意安全措施啊,还有,你放心,我会给留门的,不然你早上回来尴尬!!”

    陈不凡难得打趣说道,他之前就坐在洛厚的旁边,却是看出那个女人说话的唇语,大概知晓了些什么

    洛厚摇了摇头,不想解释太多,只是挥了挥手,表示感谢之类而唯独他自己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遇到了桃花运,而是属于玫瑰陷阱

    比如,之所以不愿意摸去那唇印,是因为洛厚担心暴露些事情,同时也想要了解些事情

    面对陌生的美色,无论对方多么火辣性感,亦或者多么地美丽动人,但洛厚也不至于那般失去镇定

    别的不说,自己见过的嫦娥仙子,美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可他依然很镇定,外表的镇定这种出自仙女级别美女的考验,洛厚根本不担心会被美女欺骗

    对方靠近时,身上那淡淡地香气,若是普通人闻了,会大大地促进体内荷尔蒙地激发,从而变得急不可耐而若是古武者,便会形成一种可怕的毒药,噬魂夺命香

    同时她在自己脸上印上的唇印,以及之前送的那杯酒,其中蕴含了不下十枚蛊虫之卵若是自己不小心中招,对方会直接催生那些蛊虫生长,然后自己就该危机四伏

    那个女人与其说是美女,不如说是蛇蝎美女,在幽冥战瞳之下,她的背后跟随着无数的冤魂,同时其身后有着一只凝聚成型的蝎子模样的东西,极其诡异

    也多亏了幽冥战瞳的警示,否则洛厚还一时之间无法反应过来而面对对方的主动上前,他犹豫了片刻,索性准备来个计中计

    而且对方的修为境界并不高,一身的实力更是不咋样,若不是身后那诡异的蝎子,以及一手的巫蛊术,恐怕都不算什么哦,差点忘记说一句,她应该就是导致王梦菲昏迷的巫鬼教门徒同时,也是令那朴胜立死亡的凶手!!

    对方走之前,在他耳边留下的是一个房间号,好巧不巧的也是在w酒店想来对方早已计划好了,就等待着自己上钩,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自己,恐怕还是自己身上那不经意透露出的气息,与之前杀小鬼破蛊虫的气息相似

    洛厚来到那个房间门前,看了看四周没人,然后敲了敲对方的门对方很快就给他打开了门,而映入眼前的则是一大片的风景

    这女人此刻身着镂空内衣,身体上的美色暴露出大半,仿佛她并不是来刺杀洛厚的蛇蝎,而是真的打算和洛厚共赴**之乐的妹子

    静下心来,默念了几句佛经,压制住自己那躁动的年轻的小心脏这画面实在刺激,洛厚纵使知道其中的危险,也不得不深呼吸几下,保持自己的镇定,这具处男身体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小哥哥,你终于来了,奴家可是等你等了好久了人家已经洗白白了个把小时了,还以为不来了!!”

    对方如此撒娇的话语,实在让人受不了,同时口中继续吐着那淡淡地云雾香气,仿佛在增添情趣一般

    看着洛厚尴尬的模样,对方直接将他拉近了房间,然后伸出小手,在他身体中抚摸这一切看起来,就真的好像要展开十八禁的操作一般

    洛厚的眼神也愈加涣散,而女子也揪住时机,手中猛然多出一把匕首,准备划过他的身体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无法使劲动弹,而对方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紧扣自己的脉搏之处而且对方应该涣散的眼神,此刻却尖锐无比,根本没有任何被迷惑的样子

    “美女,想要杀我,也要和我说下理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