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老人,招灵!
    洛厚的一番话语,宛若晴天霹雳,顿时让现场所有的道士都愣住了,然后一直不动了,也没有人再继续询问问题了。

    他也觉得无趣,索性离开这里,自己去找个乐子玩。而这番转转悠悠地却走到了那集市区,打算看看有什么好东西,企图玩一玩捡漏的乐趣。

    可惜毕竟是吃过“鲍鱼”的人,眼前这些“小鱼小虾”真的无法令其提起兴趣,这些东西实在太垃圾。偶尔有几样不错的灵药,却因为采摘者的粗心大意,使得那些灵药受损严重。

    不过最令他感到无语的是,有那么一个家伙,脸上故意带着面具,却公然地售卖着自己的丹药。这人洛厚都不用去猜,用脚后跟都能想到他是陈不凡,难道说这个家伙怎么不和自己一起来,原来是为了这处。

    陈不凡也似乎看到了洛厚,对方那不经意的笑容,让他内心有些慌张,同时也有些无奈。这丹药虽好,但对于现在的他,他更需要另一样东西。

    洛厚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停在对方的商铺前,既然自己已经将那三枚丹药送给了他们,他们自然有处理的权利。至于他摇头是,对方应该知道自己的性格,若是有问题,大可找自己帮忙,但是他没有。

    继续在这集市里走着,蓦然之间,他看到一个老者。对方的身前就放着一枚古物,然后还有一个立牌,便再无他物。

    这老者看起来年龄不小,身体微微有些佝偻,但他依然很坚持地将腰板挺得笔直。身上的衣服很朴实,甚至有着几处补丁,在这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但此时的他屹立在那里,仿佛一杆标枪,坚韧有力。

    整个街道集市里都热闹非凡,除了他这里,偶尔有两三人停驻于此,却再看到那立牌上的文字后,便摇了摇头离开。至于那件古物,根本就没有太多人去在意,这种东西或许值钱,但却在这个圈内不值什么。

    而且还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对方并不是修炼者,也不是古武圈内的人,更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之类。但对方却能够进入这个地方,那满脸沧桑的脸庞上写满了故事,那屹立不倒的身躯,彰显了对方的身份。

    这是一位老兵,军人。

    洛厚不由好奇地走上前去,想要看看对方那立牌上写的什么,为何那么多人看完之后,只能摇了摇头,然后离开。

    “招灵!!”

    两个大字,顿时让洛厚的兴趣更加浓厚起来。所谓的招灵,一般是指道士借助手段,招出地府魂灵的手段。而根据道士修为,可以招出的地府魂灵也有不同。

    而眼前这位老人家,想要招灵的人数有点多,而且有点远。因此即便修为高深的道士,恐怕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哪怕是如今的道家掌门,也心有余力不足。

    “老人名叫范远洋,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场的老兵,今年已经89岁了。听师傅说,他从十年前开始,年年都会来到这里,摆着这样一个立牌,希望找到人,可以帮他召回那些客死异乡的战友们。”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洛厚转身看去,却是一个光溜溜的头出现在眼前。此人正是之前在妙法寺事情中认识的和尚,法明。

    “哦,那你师父怎么不帮人家,我记得你们佛家似乎也会超度吧!”

    看到熟人,洛厚不由地问道。虽然招灵和超度有些不同,但看这老人的意愿,两者其实都可以,他只希望战友们能够回家!!

    “阿弥陀佛,师父也无能为力,这项工程的庞大可想而知,哪怕少林寺内所有高僧聚集,恐怕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

    洛厚微眯着双眼,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着眼前的老人,那双不喜不悲的冷漠面容,已经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或许在他临死前,只希望能够见到战友回归就好了。

    “你知道吗?老人其实每个月都会收到国家津贴,甚至还不低,完完全全足够他一个人的开销,可是他每个月却依然雷打不动地去捡垃圾费品,去换取一些微薄的金钱。”

    “据说他将每个月的津贴分成了三等分,其中最大的一部分会分批送到他曾经队友的家庭中,除非对方的家人已经没有了。而还有一部分则是捐赠社会,给一些读不起书的孩子们,一个读书的机会。最后零下的微薄钱财,则自己开销使用,买买报纸书籍什么。”

    法明在那里呐呐自语,似乎在说给自己听,也似乎在说给洛厚听一样。这种无奈的行为,到真的令洛厚有些无奈。

    “虽然他基本都不相信神佛存在,但听说这个地方之后,他便每年的这个时候,早早地爬上山来,等待这里大会的开放。然后立下这样一个牌子,希望找到一位可以帮助他的高人,哪怕这个高人是他以前并不愿意相信的存在。”

    洛厚微眯着双眼,静静地看着法明,说完那最后一句话,然后淡淡地开口道:“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要做什么!!”

    “呼,我之前问过师傅,这世间可有人能够帮助这位老兵,师傅只说了一句话。华夏之内,唯洛厚可尔。”

    法明正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帮助他!!”

    洛厚微微一笑,这些个和尚,真的是,一个个都如此地“虚伪”。明明想找自己帮忙,为什么不直接说,还要将那么多的故事,难道不知道他们讲的故事一点都生动嘛。

    他没有多说,直接走上前去,然后弯下腰来,捡起那枚放在地上的古物,不,或者说是一枚勋章。只是长期没有清洗擦拭,反倒是看起来像一枚古物。

    “老人家,你这枚勋章送给我可好!!”

    范远洋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知为何选择了点头。而点头之后,他便开始慌了,若这东西被对方拿去,自己恐怕就再难拿出一枚勋章可以换取别人的帮忙了。

    但很快,他便看到那年轻人,不仅拿走了那么勋章,还顺带着拿走了那块立牌,然后留下淡淡地几句话。

    “今晚八点,山顶十里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