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又现黑袍者!
    面对这些家伙狗血版的口号,洛厚反倒是有些不适,倒不是因为这种激情会对他产生什么威胁,只是这种氛围,怎么感觉很微妙

    而且不管怎么看,这里面除了那为首者身上煞气不断外,其余精怪身上的煞气均很单薄,几乎没有什么可偏偏这些家伙,却又都极其信任眼前这泰迪精,实在有些奇怪

    对方看到洛厚迟迟没有动手,表情上不经意露出一丝得逞的微笑,身形逐渐地向后移动,似乎打算逃跑,亦或者将目标对准了何夕

    原来何夕和洛厚出现之后,她便去里屋照顾自己的族人,那只既聪明又很笨蛋的小狐狸此番这泰迪精若是能够挟持何夕,肯定可以威胁到洛厚,而且还可以用这些笨蛋家伙,吸引洛厚的注意力

    只可惜他自以为然地得逞,却在洛厚看来不值一哂,何夕的手段可不差,这个满脑子思想不纯洁的家伙,根本不提

    “算了,看这些家伙如此执迷不悟,自己便送他们一程吧!雷霆......”

    洛厚不打算继续看戏,手掌心上汇聚的雷霆渐渐发散开来,就要准备丢下去,给这些精怪们致命打击

    可那雷霆刚刚丢出,却猛然被一团黑暗力量给笼罩,那黑暗力量如黑洞般旋转着,却不经意间将洛厚这强劲的雷霆一击给化解开来

    “咳咳咳,洛先生此等行为是不是有些不妥,这些精怪并未做什么坏事,可否看在老朽薄面上,放他们一马!!”

    黑暗消逝,只见一个黑袍者出现在洛厚的眼前,这人的装扮看起来很眼熟,和当初蚩尤尸身复活时遇到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洛厚轻轻地拍了拍手,似乎在为刚刚对方精彩的表演鼓掌,只是在这片宁静的氛围之中,显得异常无比至于那些精怪,呵呵,早已经被洛厚刚刚那雷霆释放出的力量给整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死亡是可以靠的这么近,刚刚那一刹,它们感觉到死亡的到来,那一刻脑海中浮现出自己从幼体时不断成长不断修行,想到了爸爸妈妈......

    而见到黑袍者的出现,很明显那泰迪精活跃了一些,脚步加快了不少,就要靠近何夕那里甚至随时随地准备出手,暴起控制何夕,以此来威胁洛厚

    “不自量力!!”

    洛厚看似随意地丢出一枚飞镖,朝着那泰迪精飞了过去,黑袍者微微一怔,没有想到自己都那般说话,对方居然还动手而且他动手的目标,正是自己一直以来利用的家伙,似乎不能让他成功

    黑袍者速度飞快地向飞镖靠近,却惊讶地发现那飞镖的速度越来越快,明明只需要伸手便可以握住那飞镖,可他的手始终无法抓住!!

    很快,飞镖刺入了泰迪精的脖子,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身体一轻,重重地倒下,眼神还在何夕的身上自己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就可以抓住那个女孩,用来威胁他了!!

    “阁下是不是过分了些!!”

    这个黑袍者明显不像之前那个,面对洛厚此番行为,顿时火爆了起来,特别是刚刚那飞镖事情,对方明显是在戏耍自己!!

    黑袍者有些不服气地,夹带着怒气冲击上前,手中多了一把煞气满布的长刀,就要斩杀洛厚这长刀宛若定准了目标一般,无论洛厚如何闪躲,都会跟随其后,势要将他斩杀

    “区区元婴期的修魔者,还想斩杀我,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洛厚本打算玩上一玩,却没想这黑袍者老是招招致命,实在有够不配合,他直接轻喝一声,单手伸出,直接捏住了刀身!!

    “桀桀桀,居然敢手握我的血饮狂刀,那么就让你见识下它的威力嗜血,尽情地吸食眼前这修士的血液吧!!!”

    那黑袍者见到洛厚手握长刀,非但没有惊慌反而欣喜不已而洛厚也感觉到长刀上传来的吸引之力,体内的血液也隐约冒动,似乎打算出去,任由着这长刀将他的血液吸食

    “呵,既然你想吸食我,那么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吞噬神刀,出来吧,我的虎魄神刀!!”

    洛厚此时左手握着那血饮狂刀,右手却显现出自己的虎魄刀,毫不客气地直接朝着那血饮狂刀的刀身斩去!!

    “叮,蹦!”

    两个声音响动,叮是刀与刀之间的碰撞,很轻微,因为虎魄刀直接劈砍而下,将那血饮狂刀直接斩断

    黑袍者挚爱的血饮狂刀就这样被虎魄刀一刀两断,而且虎魄刀还非常不客气地将血饮狂刀里蕴含的煞气吸食干净,使得它彻彻底底地变成废铁一块,哪怕有人可以修复这等法器,却无法恢复成最初的模样

    面对爱刀的毁灭,黑袍者彻底地疯狂起来,毫不吝啬地释放出体内的魔气,并速度飞快地吞服了一颗血色晶体般的存在,使得这魔气暴掠无比

    而魔气四溢,居然直接侵蚀了原本那些精怪,吞噬了它们,魔气变得更加血虐,然后扩大目标,赫然打算再来吞噬洛厚!!

    “修魔者的手段就不能更加新颖一些,区区魔噬**,虽然加入了点激情燃料,但依然还是这么地垃圾!!”

    洛厚手中飞快地丢出一个佛珠手环,朝着何夕那边丢出,直接将她还有那个小狐狸给笼罩起来这魔气对自己无效果,但对何夕她们却还是存在一定作用,万一一个不慎,她们受伤那可就不好!!

    而丢完那佛珠手环,他再次掏出一个玉质玲珑塔,口中默念法诀,直接将玉塔扔到半空之中,玉塔的体型大小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自那塔底部位传来一股庞大的吸力,这股吸力却直接将那团团魔气吸入其内

    魔气进入玉塔,瞬间将它黑化,魔气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被吸入其中,试图将这个看似法器的东西给侵蚀可很快地,一股奇特的力量自塔顶而下,将黑色的魔气渐渐地同化,而玉塔的颜色也渐渐地恢复成本尊模样,依然那般晶莹剔透,玉石般纯洁!!

    “唉,何苦呢?明明只打算用点小手段的应付应付,可偏偏要用上噬魔**,硬是逼着我用这件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