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杀你又如何!
    洛厚此番话语彻底地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华家子弟,以及蜃冥都的弟子们毕竟他们可一直都将家族,将门派当成自己的家,但此时却被别人如此贬低,心情自然不爽

    可洛厚却不会因为你们不爽,就收回这句话,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只是淡淡地和武辉说了句:“一半交给你,一半交给我,如何?”

    他并不担心现在的武辉不是眼前这些人的对手,为了今晚能够不抢自己这位三哥的风头,洛厚可是借出了五分之一的真元给对方

    合体期的五分之一真元能够发挥出多强的实力,洛厚并不清楚但他记得曾经在某个空间游历时,当时还是炼虚期巅峰时,他一个人灭了一个城的邪魔,而且那还是一处都城!!

    蜃冥都的二长老严破军此时早已安耐不住暴脾气,右脚脚尖一点,人便如弹簧般射起,然后一记势大力沉的战斧式鞭腿直接向洛厚的脑袋而去,这要是被踢中,普通人的脑袋肯定会被干爆!!

    但是洛厚并没有在意着,反而不紧不慢地将碗中最后一口汤喝完,任由对方的鞭腿踢中自己的脑袋可严破军除了感觉自己的腿宛若触碰到钢管一般,那洛厚宛若丝毫没事一般,还晃了晃脑袋,表示没事

    “啊呀呀,看来这位朋友肯定是没有吃好,这般踢出的力量居然如此之下,都没能让我享受下按摩的感觉,来,来,来,我喂你喝一碗汤!!”

    他的话音刚落下,身形变直接出现在严破军的身前,没等他反应过来之际,便直接单手握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另一只手端着一碗汤,直接灌了下去!!

    严破军很想反抗,但却惊讶地发现体内的真元被逼压在丹田处,根本无法调用,他也无法施展任何的力量只能拼命地扑腾着,企图摆脱洛厚的控制,但没有任何的鸟用,依然被灌着喝汤!!

    这哪里是在喂汤,分明是在灌汤!

    但没有人一个人敢出口说什么,因为就连蜃冥都的门派二长老,在对方手中都入小鸡一般,自己这些人,上前恐怕只能是送菜!!

    倒是有人想要去对付武辉,比如那华根基,就打算做仗着手段去欺负武辉但却没有想到他一套军体拳下来,无论是宗师强者,还是练气修士,无不倒在地上,根本不是他一拳之敌!!

    华根基看到如此情况,一脸的震惊,要知道不久前,他才看过对方的资料,那上面写着的是暗劲巅峰实力可现在是怎么回事,是筑基修士?还是超级赛亚人,遇强则强!!

    同时心中升起一丝后悔,若是知道这小子有如此背景,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脑袋发昏地去安排那件事情更不会想着说,企图取而代之武家,并逼迫何月与自己订亲!!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而面对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武辉,华根基完全失去了曾经的尊严,直接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武辉,武大少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看着眼前这可悲男人的嘴脸,武辉没有丝毫的心软,一巴掌直接飞了过去,而华根基顿时被拍飞出去但武辉根本没有管这些,快步上前,又是一巴掌飞了过去

    “啪,啪,啪”

    大厅内不断地响起着这种此起彼伏的声音,还有夹杂着华根基那吐词不清的求救,可其他人直接被洛厚一人牵制,根本没有人能够分出身来,营救他!!

    二十四个巴掌后,武辉这才停止了继续扇下去,因为已经够了,他已经为自己那死去的二十四个兄弟报仇了接下来,将是私人恩怨,为了爷爷的复仇!!

    华老爷子、蜃冥都的严破军,都听闻到华根基的惨叫,也看到了对方的惨样,可任凭他们施展何种手段,均被洛厚一一化解而他们也被困在洛厚的身后,没有丝毫地空间,可以让他们分身出去

    “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见到武辉手中的刀子,华根基更加害怕起来,呼喊的声音更加大了起来他还有着美好的未来,绝对不能这么早就死了啊,他还没有享受这些美好!!

    “混蛋,武家小子,若你杀了根基,我必将疯狂报复,杀你武家全部!!”看到武辉的模样,华老爷子再也稳不住,大声怒喝道

    严破军也有样学样地说道:“武家小子,我也警告你,若你杀了华根基,我敢保证,我们蜃冥都将会集中一切力量,覆灭你武家,让你武家再也不会存在于世间!!!”

    二人的威胁似乎起了一定地效果,武辉开始有些犹豫不决起了,毕竟如若不斩草除根,未来武家真的出事,那可不得了

    “杀了又如何!!我说过,今日之后,华家,还有蜃冥都将从华夏历史上消失!!”洛厚声音说的并不重,但却让全场的人都听到,那弥漫着杀意的话语,让他们不寒而颤!!

    事实上,也不仅仅因为如此,不知何时,整个大厅内,一股莫名地寒冷渐渐地逼近,而一缕看得见地冰寒气体突然间飞来飞去,在此期间,但凡任何人或物触碰之,将直接化身冰雕,这寒气威力可见一斑!!

    “冰天雪地!!”

    洛厚淡淡地说道,这种局面已经没有必要再持续下去,还是早点让华家还有蜃冥都消失为好,不然他们总是在耳边叨逼叨比的,很烦!!

    武辉也终究下定决心,斩下了华根基的头颅,临死前的他,双眼瞪得大大地,不敢置信,自己被斩首了!!

    而整个大厅内,此时真的如同冰天雪地一般,但凡还在喘气的,均被冻成冰块,甚至都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保持着那般动作,却定格在那里

    “何月,我们走!!”

    “嗯!”

    ......

    在他们离开后,景瑜山庄遭受神秘攻击,整片区域直接消失不见,那里只有一道如同鬼斧神刀般的痕迹

    而得知消息的华家残余和蜃冥都,无不震惊,今天貌似好像是华家订亲之日,如果这里没了,那订亲是在那里举办的?莫不是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