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极品先天灵宝,穿心锁!
    经由母亲的提点,洛厚总算是有了明确的目标,独自一人前往购买了数件物品之后,便一一地发送给了师尊

    “曾观师尊爱喝茶,特奉上铁观音二十余斤或许它比不上师尊日常喝的那些灵草仙根,但它独具‘观音韵’,清香雅韵,冲泡后有一股天然的兰花香,滋味醇浓,香气馥郁持久希望师尊喜欢”

    “吾尊道袍,或许它比不上师尊如今身上的衣物,也毫无任何的作用,但这种风格,若是穿在师尊的身上,不知为何,气质非常搭配希望师尊喜欢”

    “......”

    洛厚合计送出了十一份礼品,也算是一心一意的真挚道歉,或许这些物品价值并不算贵重,可却均属于他千挑万选的物品

    只是,让他略微有些失望的是,这些红包,对方迟迟没有收师尊毕竟不像太上师兄那般,时刻抱着手机不愿撒手,也不会看到红包就一定会去点开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暗叹,或许这一次自己真的做错了,哪怕是送出这些礼物,恐怕也难以讨的师尊欢心也不知道,下一次,师尊再理自己会是何时?

    而就在他打算放下手机,准备放弃之际时,耳边猛然听到提示声

    “鸿钧道祖领取你的红包:铁观音二十斤”

    “鸿钧道祖领取你的红包:吾尊道袍三套”

    ......

    一连十一下,对方终于是接收了自己的礼物,洛厚此时开心的像个孩子不管如何,至少师尊已经收了自己的东西,那么离原谅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了

    “师尊,我错了!!”

    趁着机会,洛厚非常诚恳地选择了道歉,虽然这个时间并不算是很好,但他却还是选择这个时候,直面自己的问题

    鸿钧此时幽幽地看了身旁的物件,它们零星地在地面上堆积着,或许他并不怎么需要这些东西,但它们是小徒弟的心意

    “唉,罢了罢了,为师赠你一眼,三思而后行日后做任何事情,多想一想后果,这般也能够控制下你的暴戾之心,也不至于影响你的修道之心”

    “是,敬遵师尊训言,吾日后必将做到三思而后行,绝对不会再冲动做事,任意妄为了”

    “孺子可教也,既然你已知悔改,那为师索性赠你一物,它将时刻提醒你,这番道理”

    还没等洛反应过来,眼前却是一个硕大的红包出现,他没有做任何地犹豫,点开了红包

    “叮,主人领取了鸿钧道祖的红包:穿心锁,极品先天灵宝!!”

    这东西一领取成功,洛厚的胸前便直接亮起一道迷蒙的宝光,而他的脖颈之上,陡然多了一把长命锁似物品

    这长命锁锁体乃是金黄色,其上两侧刻有诡异的天道铭文,锁下有三条白玉锁链,显得古朴大气

    还没等洛厚端起细看,这锁下的三条白玉锁链,顿时释放出九条黑玉锁链,瞬间将他困束在其中

    这一瞬间,洛厚只感觉顶上三花将灭,胸中五气也渐消,三魂七魄与五脏六腑此时被牢牢锁住动弹不得

    若此时有修行之人在旁,或许会惊慌地发现,此时的洛厚宛若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体内生机几乎全灭,就差那么一丝,将步入鬼门关!!

    此时的洛厚感觉着锁链上传来的威压,以及那种渗入到骨髓里的痛苦折磨,或许死亡对他来说,都算是一种奢侈地解脱

    那从黑玉锁链上传来的浩瀚天道,哪怕洛天已经步入合体期,也压根无法完全抵抗他的魂魄光是苦苦支撑没有奔溃便已经是极限,更何况谈其他

    这种感觉约莫一直持续了十分钟,那黑玉锁链才骤然间松开了他的身体,然后缩回到白玉锁链中而神魂重返**的洛厚,微微睁开双眼,恍若隔世,脑海中对于大道的感悟更进一层

    “师尊,这东西...多谢了!!”

    洛厚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东西的价值绝对不凡,君不见极品先天灵宝的贵重更何况,在如今这个年代,连最低阶的法器都不常见,洛厚却已经拥有了极品先天灵宝,可见其珍贵

    但他有些敢怒不敢言的却是,刚刚那种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那是一种比曾经在地狱内扫荡十八层地狱还要难受的感觉灵魂受到大道的威压,若一旦承受不住,他恐怕早已经成为痴呆儿童

    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在直面大道威压的时候,洛厚可以在这其中去感悟大道,这种难得的机遇,哪怕是三界诸多大佬恐怕也没有机会

    “哈哈,你小子就该多吃些苦头你且记住,这穿心锁有九条黑玉锁链,分别象征着九道封印禁锢,日后你若能解开每一道锁,便能炼化一条锁链供你驱使当然想要解开那一道锁,你必须要亲自去感悟其中的威能”

    “师尊,我能不能不要!!”

    洛厚有点怯弱地说道,这东西体验一把就已经够了,而且想要炼化九条黑玉锁链,呵呵,这至少也要到大罗金仙吧,可以如今的速度,也至少要百年左右吧!!

    “哼,你何曾见过,师尊送出去的东西,又收回的!!而且你小子可记住了,你在将九条黑玉锁链炼化之前,每日子时都将会体验一次方才被束缚的滋味,每次持续时间为十分钟在这段时间内,你倒不用担心自身安全,这穿心锁有护住功能,所以你到时候可以尽情地享受其中的苦与乐!!”

    “师尊...我真的不想...”

    听闻这消息,洛厚顿时感觉五雷轰顶,伸手想要去扯下这东西但它牢固地绑在脖子上,任凭如何,也无法取下来

    “你小子,虽然这穿心锁上的天道铭文,会在给你惩罚时,压迫你的灵魂但你何尝不等于遨游在浩瀚的天道法则之中,切身地去体会那其中的奥妙因此福祸相依,你且好好去感受一番,也顺便帮你养一养性!!”

    “是,师尊,我知道了!!”

    洛厚有些无奈地回答道,这理由给的,自己毫无反驳之力啊!师尊莫不是偷学乐最近的辩论大会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