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生死之间,元神入道宫!
    当洛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子时时刻,胸前的穿心锁,似乎没有顾忌他此时的困境,一如既然地施展惩罚。那种被天道压迫的灵魂,使得沉睡中的他不得不睡醒过来,而且调用着体内好不容易恢复的真元,苦苦支撑着灵魂,便于它能够撑过这十分钟。

    曾经他并不觉得十分钟有多长,然而此时,在这种困境之中,这十分钟感觉被无限地延长。

    十分钟,六百秒,每一秒宛若一天,而六百秒几乎快要等同于二年的时光,这种感觉,宛若隔世,亦如回到了之前虚无空间中。

    他不是不想要强撑着,去好好地感受下天道的法则之力,可惜身体的疲惫和外面的寒意,让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第一次,在修仙之后,他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哪怕他根本不惧前往地府。

    “呼,师傅,这一次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啊!也不知道这一次贸然出手,又伤了多少人,希望自己的功德币没有被扣多少,不然最近几笔生意又该白做了。”

    洛厚此时喃喃自语道,反正周边也没有什么人,权当是自娱自乐。也算是分散点心思,就好比当年关二爷,刮骨疗伤时,分心在棋盘之上,便丝毫没有觉得疼痛。

    穿心锁的惩罚来得突然,去得也很突然,而伴随着这种压迫消失,体内的真元瞬间消散而去。之前苦苦地支撑,猛然没了压力,它也一时半刻无法凝聚起来。

    散去了真元的洛厚,此时静静地感受着被埋在雪里面的感受,倒是不用担心自己会死去,这种感觉似乎也还好。再说了,好歹自己是十二祖巫的传承者,有着水神共工的传承,若死在冰天雪地里,貌似有些好笑。

    可还没有等他感受到一丝欣喜,猛然之间却感受到身体的异变,不知为何,身体内的生机渐渐消散而去。而且他感觉到寒冷,那种刺骨的寒冷,这是一种普通人才会有的感受。

    体内的真元宛若被禁锢,就连一身**之力,也仿佛被什么禁锢。这种异变,让他微微皱眉,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难道自己又在经历着另一种惩罚,可是师尊也没有和自己提及过。

    而此时的他若是能够动作,肯定会发现,原先存放在口袋里的那一黑一白的昆仑赏罚令,此时竟然闪烁着淡淡地光芒。而也正是这突如其来的光芒,竟然在隐约之中,束缚了洛厚的一身本事,它渐入洛厚的体内,然后禁锢丹田之内的真元,还覆盖全身,封印其肉身。

    他微眯着双眼,想要搞清楚眼前的状况,但是却始终无法摆脱这种状态,这已经远超于“虚弱状态”,洛厚不得不正视起来。

    若是没有一身的逆天能力,洛厚不敢保证,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能够存活多久,是一小时,还是10分钟。

    双手开始不断地动作,将身旁的雪挖开,既然没有办法,他只能想办法逃离这里。首先,至少要让头部和上半身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唯独这般之后,他才能考虑怎么样去逃离。

    当然,之后肯定也要保证身体的运动,不然谁知道,一直这样下去,会不会被冻僵。

    虽然他懂得一些求生的小常识,可是数十分钟过去,他依然还在雪地里面,空气的稀薄,身体渐渐僵硬,让他有些支撑不住。

    眼皮子越来越沉重,终于他再也忍不住,双眼直接闭上。而一缕似灵魂又似元神的他,飞跃而出,穿透了雪地,浮荡在昆仑山脉上。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身体不自觉地朝着昆仑山巅飞去。这般轻松的模样,他几乎没有多久,便来到了昆仑山巅,而出现眼前,则是那影响中的昆仑道宫。

    眼前这是何等的建筑,它绝对远超于洛厚曾经见过的任何建筑,哪怕是京都里精彩的帝宫,在这等建筑前,也似乎逊色许多。

    它并不奢华,但那玉瓦青石,简单的堆砌,却显得无比自然,而且韵味中透露出一丝道法自然。

    青琉璃,木山门,还有那不知何材料,也不知何人手笔的,“昆仑观”的门匾,在那里简单地摆放着,却显出了大气。

    烟雾缭绕,灵气弥补,这里那里像是一处道观,反倒是像是世外桃源,神仙洞府。然而,它却又切切实实的出现在洛厚面前,一切那么真实。

    见到眼前的一切,元神状态的洛厚猛然惊醒,这里莫不就是那昆仑道宫。可是自己到底是如何抵达这里,之前自己明明记得,距离这里少则千里,多则万里,可如今却怎么就到了。

    他犹豫了片刻,却想要上前去敲门,毕竟门外如此清净,那邀约自己前来的人,肯定就在里面。但如此大的道观,怎么就没有一二道童,在门外做迎接呢?

    只是,当其真正的靠近这昆仑道宫时,伸手准备敲门,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的这一片却都是虚影。它,真的不存在这里,眼前这一切赫然是幻影一片,可这到底是哪儿?

    “痴儿,沉睡了这么长时间,还不醒来吗?”

    远处一道低沉的声音,自昆仑道宫中传来,震得洛厚的元神,顷刻间便直接返回至肉身之中。那似乎是一股柔和的力量,打的他不得不返回到肉身之中,但却依然逆耳,使得脑袋嗡嗡作响。

    再一次苏醒过来的洛厚,感受到丹田的禁锢接触,还有肉身的封印也烟消云散,久违的真元回归。

    在有限的空间内,简单地抖动了下身体,二话不说,他直接朝着前往推去,准备一路退出雪地空间里面。只是,不知为何,片刻之后,他却反应了过来,不得不选择调转了个头,再一次朝前推去。

    却是因为,之前推错的位置,他差点退到山脉的最原始的地面上。于是,只能转头,再来一次。

    这一次,雪地之中,飞射而出的他,在虚空之中,停滞片刻之后,却是朝着山下闪现而去,既然力量回归,自然能怎么浪就怎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