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隐藏考验!
    当洛厚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们一瞬间眼泪都落了下来,毕竟迟迟不见他出现,每个人心里想的并不太好哪怕,明知道他的实力很强,可那又如何?

    毕竟,天灾面前,众生平等,哪怕实力再强,也没有人敢说可以硬抗天灾而不死谁也不知道,这天灾的威力有多大,也不知这天灾的危险程度有多高

    面对众人的这番表现,洛厚自然有些无奈,但想想之前的一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之前,那一刻,自己的心脏貌似真的停止了

    很快,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雪崩灾难的现场,之前倒不觉得,此时看起来却觉得天灾的可怕若不是自己那个时候醒的及时,或许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这雪崩带来的危害不少啊

    “老大,怎么样?你知不知道这雪崩的受灾情况如何,可有人员伤亡?”洛厚不自觉地问道,一来的确担心这雪崩带来的危害,二来也想做些什么弥补一番

    不管怎么说,这雪崩的出现,和自己多少有些关系若是自己没有激战那雪怪,或许也不至于引发雪崩发生,也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

    彭易摇了摇头,欣喜地说道:“你放心吧,据刚刚收到的最新消息,目前还未收到任何人员伤亡信息,而且因为后大哥提醒的早,我们做的准备也很充分,因此带来的财产损失也降得很低”

    “只不过,山底有几个村落,因为雪崩的降临,导致他们的房屋坍塌,损失有点小严重好在,这并不算什么太大问题,黄源已经安排了物资支援,会在第一时间内将那些村落的村民给安排到位不仅仅提供食物、棉衣和水源等支持,不久还会重建房屋,便于他们新的村落建立”

    虽然不是很清楚洛厚为何会咨询这些,但彭易还是很全面地给出了概括,当然这些目前能够想到的举措,也切身地与那些村民们息息相关,可以最大程度上帮到他们

    洛厚点了点头,心中暗喜,至少这次的行为,不至于扣除功德币同时,也对他们的处理感到欣慰,大家修的是仙道,虽说可能需要斩断一些情感链接啥的,但他却并不希望,大家连最基础的善良也被摒弃

    “雪崩发生,即便没有什么伤亡问题,但是附近医院肯定会出现大量的病人毕竟天灾带来的不仅仅是直观上的灾难,还有气候的变化,这种突如其来的气候变化,定会导致流感等疾病的发生”

    洛厚淡淡地说道,然后领着大家却是离开昆仑山下,到了附近的城镇旁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而之前的话语,也似乎并不是经由脑子说出,而更像是背景的阐述

    事情远比洛厚想象中要麻烦,他们到达附近医院时,得到的信息却是一种全新疫情的出现,似乎因为大雪崩的出现,曾经隐藏在地下的某种特殊细菌病毒伴随着飞出,从而造成附近大面积的疫情

    如是而言,这种疫情的出现,俨然已经超越了之前的雪崩,成为第一大问题,它不像天灾那般直接面对,而更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死神,令人更加畏惧

    他二话不说地加入到援救的队伍中,不管怎么说,他掌握的一手经传于太上老君的炼丹术,还认识了一群鬼仙华佗、张思邈等牛人因此,哪怕是暂时没有办法找到抑制病毒的药物,他却也能尽可能地减轻病人们的痛苦

    几日后,何夕站在洛厚的身旁,不免心疼地说道:“阿厚,你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

    洛厚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用那干涩的声音说道:“小夕,放心吧,我还能撑得住,要知道,比起那些普通人,那些医务人员,我做的并不算太多”

    看着他坚持的脸庞,何夕不免有些无奈,只是默默地为他泡了一杯暖暖的咖啡她此时感觉到内心的无力,在他遇到困难时,自己仿佛根本帮不了什么

    哪怕是彭易武辉他们,多少可以在各自的领域和手段上,给他提供支持反倒是自己,哪怕已经成就妖狐之身,但也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实际上,从洛厚踏入这医务室后,他已经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三天三夜,为了保持自己的状态,他无时无刻地调用体内真元,确保每一次使用仙法,可以做到舒缓病人们心情的作用,也尽可能地延长他们存活下去的寿命

    哪怕,这段时间,他已经见到无数次聂小倩的身影,她领着地府死神前来引魂入地狱作为死神,他们也很无奈,一切均有天道既定,他们只能根据地书-生死册来引魂,哪怕是洛厚,也没有办法阻拦

    此时的后卿,远远地在附近的高楼上走着,手中难得没有拿着食物,而是抱着小年兽,然后口中淡淡地说道:“二狗,你说我要不要去阻止小洛厚这么拼命下去,眼下的一切不过是虚无,他如此拼命下去,最终不过是一场空空如也”

    他话语之中的言外之意,似乎很明显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者正是如此,后卿才会看得如此清楚从最开始,他便几乎将自己脱身室外,除了那次提醒之外

    只是,眼前的这一切的一切,不论怎么看,都像是对眼前这些孩子们的隐藏式考验哪怕后卿看清了一切,却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提醒他们,醒过来!!

    万一醒过来了,可考验没过,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打击吧!而且,这种考验,对于他们的心境磨砺,似乎有着不少的作用,也许利大于弊吧!!

    “年,年,年!!”小年兽三声很自然地吼叫后,便不再开口,只是趴在后卿的手臂上,直接睡了过去

    后卿闻言,自言自语地说道:“是吗?顺其自然就好了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哪怕此时点醒了他们,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任何作用吗?”

    “罢了罢了,洛厚,我相信你小子,肯定能够看破一切,也能在在面对考验时,做出你遵行你内心中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