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无痕公子
    这里是一座远离人间的山庄,山庄构造精巧,别致大方,颇具匠心

    在山庄的入口处,挂着一块匾额,上书“桃花山庄”四个大字

    字迹飘逸俊秀,带着淡雅之气,笔走龙蛇间,已然能够看到一个白衣胜雪,不近烟火的绝代人物

    既然叫做桃花山庄,那自然少不了桃花

    院子里栽满了桃花,一簇簇,一朵朵红的似火,粉的如霞,白的胜玉在青翠欲滴的绿叶衬托下,越发的鲜艳动人

    还有许多小小的花苞,含苞待放,细看下去,也是别有风趣

    踏过片片花瓣铺路的小径,嗅着随风而来的淡雅花香,李君逢已走进了一间别院之中

    别院的名字唤做“桃花小院”,院子里栽种的还是桃花

    在别院中,除了桃花外,还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石桌上放了两个的酒杯,一个酒壶

    一个白衣人,正持伞而立,立于小院中,一双狭长的凤眸似在欣赏着梅花,又似乎穿破层层虚空,到了极远的地方

    白衣人脸庞犹如白玉雕成,俊美绝伦,三千青丝随风飞扬,冷傲高绝,容华绝代,宛若谪仙临世

    他一身白衣如雪,更是不染丝毫尘埃细细看去,足踏虚空,并未履尘,似乎不想沾染一点尘埃,显示出一身惊世骇俗的轻功

    李君逢一身亦是白衣,相貌俊秀,带着淡淡的书香气,但与眼前这白衣人一比,却是逊色了三分不止

    “师父”

    李君逢走上前来,躬身行礼,极为恭敬

    眼前这一位,便是他的师父在数十载前,江湖中名声紧次于“不败顽童”与“霸刀”之下的无痕公子

    江湖传言,他的师父武功高强、轻功了得,知天文地理,晓阴阳五行琴棋书画,奇门遁甲无所不知,便是鬼神之事,亦有通晓

    其人最擅暗器,一手“漫天花雨洒金钱”的本事,天下无人能及

    在李君逢看来,师父并没有传闻中的那样玄乎,而是一个洁癖严重,喜好杂书,想一出是一出,足不出户的死宅

    “你来了”无痕公子淡淡的扫了李君逢一眼,旋即又道:“你在我门下,修行了多久?”

    “回师父,已有十三载了”李君逢回答道

    “是啊,十三载了,如今你已经十六岁了”无痕公子深深一叹道:“你三岁入门,历尽十三载,已得我门三昧,如今,也到了在江湖历练的时候”

    李君逢恭敬道:“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徒儿无以为报,愿终生侍奉师父左右,结草衔环,生死不负”

    “去去去,你都在我这待了十三年了,你不腻味,我都腻味了”无痕公子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说道:“你如今正是年少,应当鲜衣怒马,醇酒美人,仗伞江湖,方不负我传你的一身绝学”

    “师父,我……”李君逢道

    他也曾想要离开山庄,仗剑江湖但这里却是他待了十三载的地方,眼前这人又是他唯一的亲人,如师如父,又如何舍得

    “勿要多说”无痕公子扬了扬手,又转过身来,望着李君逢,狭长的凤眸中蕴着三分笑意,对十三年前收的徒弟是极为满意:“为师一曲风流高歌,天下皆知此番出世,莫要坠了师父我威风,”

    “是……,”李君逢有万般言语,最后也只剩下这一个字

    “你如今的武功已是天下一流好手,纵然敌不过那些绝顶高手,但逃命却也无碍不过,还是有一些人你要注意提防”

    无痕公子又郑重起来,开始对这徒儿传授一些江湖知识

    “师父请说”李君逢心下凛然,他虽不曾踏足江湖,但却有着来自另个世界的灵魂,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第一人,铁胆神侯朱无视”无痕公子竖起一根手指头,面色越加郑重起来

    “此人武功超迈凡俗,已臻天下绝顶,昔年更是击败不败顽童古三通,精通百家绝学,隐有天下第一人的实力他不仅武功超凡,手下更是创建了护龙山庄和天下第一庄两大机构,与东厂督主曹正淳互相抗衡”

    “我早年与此人交好,引以为平生知己,赠其丹药“万毒避虫丹”,更帮助其调教玄字一号密探上官海棠,也就是你的上官师姐”

    “不过,这些年来,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我却发现这位好友实在是不简单甚至当年在太湖一战,也有他的一些痕迹,并且还修炼了天池怪侠留下来的吸功**”

    “此人,不得不防”

    “你此行若是有机会,便将你师姐上官海棠从天下第一庄拉出来吧她不过是一颗棋子,在东厂、护龙山庄、以及当今圣上的较量挤压下,这颗棋子很有可能被碾为齑粉”

    “是,师父”李君逢心下为师父点了一个赞,师父只有早些年出过江湖,但却对江湖事了若指掌

    天下人皆以为铁胆神侯忠肝义胆,他却是对其起了怀疑

    “至于第二人,就是与朱无视敌对的东厂督主曹正淳”

    “这人执掌东厂与锦衣卫,是皇上眼前红人,权势熏天,几乎不弱于朱铁胆修炼天罡童子功,至少也有三四十年的功力,便是师父我也不敢轻言胜之”

    无痕公子又道,不过对于曹正淳倒是未曾长篇大述

    在无痕公子看来,曹正淳是属于**裸的小人,名声狼藉,自家徒弟只要不是一个傻子,就应该知道防范

    反而是朱铁胆那家伙,就算是自己也看不透,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

    大忠似大奸

    “至于第三人,虽不习武,却比天下绝大部分的武者更加可怕他便是天下第一富人,万三千其人家财万贯,富比石崇而且此人仗义疏财,江湖中受其恩惠者不计其数”

    “据我所知,近些年来,唯一练成了魅影神功的湘西四鬼也成了其护卫此人心狠手辣,若是遇到,定要小心”

    “如若得罪了,无须留情,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