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掌柜、账房、屠夫
    李君逢这一抓,当真灵动若惊鸿,有着说不出的缥缈潇洒之感,掌中劲气吞吐不定,四周空气向内挤压,让那店小二不自觉的向李君逢身前飞去。

    这一抓之精妙,莫说是个普通的店小二,就算是江湖中一流好手也绝难躲过去。

    那店小二惊骇无比,眼见无法摆脱,忽的咆哮一声,身子暴涨一尺。原本平凡普通的店小二,此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凶戾万分,脸色涨红。

    同时,他已连连打出三拳,三拳凶猛有力,呼呼生风,其力量之强悍,足以将一块大石化作齑粉。

    店小二想要以此拳势,化解李君逢的这一抓。

    可就在拳头与手掌碰撞的那一瞬间,李君逢的身子一偏,同时手臂竟然呈现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弯曲,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三拳。

    而下一刻,修长有力的手指,便抓在了店小二的喉咙上。

    嘭!

    李君逢拽着店小二的脖子,狠狠的按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小二哥,我可是好心好意的请你吃肉喝酒,可千万不要拒绝。”

    李君逢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手指卡再店小二的脖子上,真气透过手指侵入到店小二体内,封锁其经脉,让其无半分反抗之力。

    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拿起酒壶,就要往店小二嘴里灌去。

    “唔唔唔。”小二哥眼中带着惊恐之色,全身乏力,只能闭着嘴,唔唔的挣扎起来,看起来可怜极了。

    “客官,客官,你这是做什么,小张有何得罪你的地方,我替他向你道歉。”一旁的掌柜见此情形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一张胖脸上有着紧张和关切之情。

    李君逢笑道:“不过是请小二哥吃肉喝酒,掌柜的难道也想要吗?”

    掌柜的急道:“客官,你这那是请人吃肉喝酒,分明是要人性命。”话语间,掌柜已经走到李君逢身前。

    “哎,客官你如此不懂礼貌,老夫也只能送你一程了。”

    就在片刻时间,那掌柜轻轻一声叹息,同时一掌挥出,掌出如风,人随风走,嗖的一声,已然朝着李君逢袭了过来。

    这一掌缥缈灵动,宛如一缕清风,叫人摸不清真切。而更是配合了掌柜的高超的身法,越发诡异起来。

    其掌力内聚,一旦催发,便犹如雷霆一般,摧山裂石,不在话下。

    这一掌阴阳并济,天下间那些以掌法著称的高手,若是见了,定然要羞愧的无地自容。

    “终于出手了,这一掌倒是有点看头。”

    李君逢倒是半点都不意外,骈指如剑,直直的刺出。刺破那层层清风,化虚为实,几乎在一个刹那之间,便与掌柜的手掌碰撞起来。

    “嘭”的一声闷响,指掌交击。

    掌柜的顿时脸色一变,饶是他先发制人,近乎全力的一击,此时忍不住也是口中发出闷哼,向后猛然退了七八步,脚下地板出现道道蛛网似的碎纹。

    这那里是两根手指头,分明是一把划破长空的神剑。

    “屠夫,账房,快出来,遇到硬茬子了。”

    掌柜的脸色泛红,紧皱着眉头,已然知道眼前这青年公子绝非自己一人能够对付。

    “嘿,老子还以为是什么练家子呢,原来竟是小白脸,若是拿来做肉包子,味道定然不差。”

    后台的棉布帘子被人掀开,有两人先后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足有九尺,体魄强悍,目露凶光,手臂肌肉虬结,整个人站在那里,便犹如小山一般。

    在他的手中,犹自提着一把剔骨刀,锋锐异常,血迹斑斑,叫人望而生寒。

    “小白脸吗?我喜欢小白脸了,他们的身体很娇柔,相貌也不比女儿家差。”第二个走出来的是一个账房先生。

    这位账房先生身着一身儒衫,面容略显苍白,十指修长,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个铁算盘。

    账房先生在打量着夏云墨,那眼神豁然生光,就像是大多数男人看到少女**皮肤的那样。

    屠夫脸上露出想要呕吐的表情,说道:“你这家伙,不会还喜欢男人吧?”

    账房先生“妩媚”一笑道:“我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紧接着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屠夫:“有时候,我还很喜欢你哩。”

    屠夫脸色发青,一阵恶寒,忙的向前走了两步。

    “好了,不要再玩了,点子扎手,快些解决,可不要出现变故。”掌柜的皱了皱眉头,他原来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人物,手下有一伙悍匪,后来被朝廷的连锅端了,只剩下他一人逃走。

    经过数年的修生养息,又收了这三个人物做下属,重出江湖。

    不过,他的这些下属互相看不过眼,并不听话。更倒霉的是,出山后的第一次行动,就遇到了这样的硬茬子。

    “莫要再多说了,快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的本领吧,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李君逢笑呵呵的说道,并不把这几个家伙放在眼里。

    而他先前那个小二哥,此时已经被强行灌了酒,晕了过去,气息衰弱,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嘿,小白脸,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纳命来吧。”

    蹬蹬瞪,屠夫一个疾步,几乎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出现在李君逢的不远处。与此同时,一道凄厉的刀光已经斩下。

    凌厉的刀光,划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客栈,让人心神一震。而从刀光从散发出的血腥气,更是让人闻之欲吐。

    这“屠夫”的绰号并不算好,可这一手刀法却委实强悍,已然迈入当世一流刀客的境界。

    “嘿,小家伙你是我的。死的活的我都不介意。”

    那账房身影一窜,速度奇快,于此同时,双手袍袖挥动,迅疾犹如疾风骤雨。

    眨眼之间,原本手中的算盘上的算珠已经飞了出来,轰然袭向李君逢的周身大穴。

    这十来颗算珠上已多出了一排锋利的锯齿,隐隐发青,淬有剧毒。它们在空中互相碰撞,炸出道道火花,并且不断变化位置,难以锁定。

    这一位账房先生,精通的不是算账,而是暗器与下毒功夫。